暴风乐视:同命殊途

摘要:

在困境中不断挣扎的暴风集团,终究还是步了乐视的后尘。7月8日,由于未在限定时间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暴风集团被暂停上市,与上月刚刚被终止上市的乐视网成了难兄难弟。虽然同是互联网视频起家、创始人都被“千夫所指”,但在电视业务方面,暴风和乐视如今走上了不同的道路。背靠大佬融创,乐视电视如今还活跃在市场上,暴风TV却失去了资本的倚靠,销声匿迹。

访问:

阿里云福利专场 云服务器ECS低至102元/年

资本市场的溃不成军

暴风集团发布的公告显示,由于该公司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根据《关于发布〈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的通知》《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第13.1.1条、第13.1.5条的规定以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深圳证券交易所决定其股票自2020年7月8日起暂停上市。

对于迟迟没有披露年报的原因,暴风集团解释称,自公司披露与审计机构终止合作后,暂无合作的年报审计机构,同时由于首席财务官的缺位和其他财务人员的匮乏,公司未能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公司将继续努力寻找有意愿的审计机构和首席财务官,并尽快披露2019年度业绩情况,争取在被暂停上市之日起一个月内完成聘请工作并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但不排除最终无法如期完成的可能性。

此外,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如果暴风集团股票被暂停上市后一个月内仍未能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或者被暂停上市后的一个月内披露了2019年年度报告,但未能在其后的五个交易日内提出恢复上市申请,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决定终止该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北京商报记者就暂停上市一事联系了暴风集团的公关部工作人员,但对方均表示已经离职。

上个月,乐视网也经历了类似的命运,刚刚被终止上市,目前正处于退市整理期。乐视网终止上市的原因是因为该公司2019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期末净资产均为负值。根据相关规定,如果上市公司被暂停上市后首个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或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负值,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决定终止其股票上市交易。早在2019年5月13日,乐视网已经被暂停上市。

平行线下的相似命运

巧合的是,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和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都来自山西,都以互联网视频网站在业内成名,几乎在同一个时间段创造了股价“奇迹”,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暴风集团和乐视网都曾在资本市场如鱼得水。2015年3月,暴风集团登陆创业板,随后创造了40天内36个涨停板的纪录,被股民戏称为创业板的“股王”“妖股”,其股价于2015年5月一度达到123.85元,市值突破408亿元;而乐视网2015年5月股价最高时也曾达到179.03元,市值高达1700亿元。

时至今日,两家公司在资本市场基本以失败告终。今年6月30日,暴风集团暂停上市前的最后一天,其股价已经跌到1.48元;乐视网在7月8日收盘时,股价跌到0.19元,市值只有7.58亿元。

虽然“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但贾跃亭和冯鑫现下的心情恐怕天差地别。日前,负债累累的贾跃亭如愿以偿,其在美国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方案通过并生效,还能在美国的土地上继续发挥创业的余热。而冯鑫自去年因为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被批准逮捕后,就再也没有公开的消息了。

在暴风和乐视的创业史上,除了互联网视频,互联网电视也值得一提。2013年起,互联网电视产品在市场上掀起了一阵热潮,很多没有实体产业背景的互联网公司纷纷入局,此阶段的电视市场迎来了品牌大爆发阶段,业内也将这些互联网电视称为“搅局者”,乐视和暴风就在其中。

公开数据显示,2014-2016年,乐视电视销量分别达到了150万台、300万台和600万台,销售数据直逼一线阵营。凭借着暴风影音曾经的影响力,暴风电视在一段时间内也备受关注。

2015-2016年是互联网电视各品牌斗争最严重的时期,肩负代工费、版权费等各种成本的互联网电视厂商们,开始了一轮轮恶性竞争,55英寸电视2000多元,“你卖电视送会员,我卖会员送电视”,卖一台赔一台的现象在市场中已经成为了常态。

由于无法承受亏本的现实,2017年开始,互联网电视开始没落,逐渐在市场上失去了声音,这其中就包括看尚、微鲸等品牌。至于暴风,其智能电视彷佛只是出名了一段时间,在销量上完全无法跟乐视相比,暴风TV早在2016年就亏损了3.58亿元。

2018年冯鑫在接受采访时曾说,目标是2018年暴风TV卖出200万台,到2019年就能进入大规模盈利的状态。但根据暴风集团公告,暴风智能电视2018年销量只有约70万台。冯鑫还曾自信地表示:“暴风TV在2019年可以进入盈利期,2020年和2021年有10亿-20亿元利润的期望值。”但事实最终并未如他所愿。

电视市场的不同轨迹

虽然过去有着相似的命运,同时也都已脱离原公司的控制,但如今乐视电视和暴风TV却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2018年9月,融创旗下的天津嘉睿成为乐融致新(乐视电视主体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今年6月,该公司又以约1.3137亿元的价格竞拍下乐视网包含“乐视TV”“乐视TV超级电视”在内的1354项商标专用权,至此,乐视电视几乎完全成为融创旗下的资产。

产经观察家丁少将认为,乐视电视虽然不复往日辉煌,但仍有生存和发展的空间,毕竟有一定的品牌基础,还有融创的资源背书。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乐视电视这两年一直不断有新品上市,今年还开启了2020年“4·14乐迷节”,经营并没有受到太大波及。

在阐述乐视电视的未来发展战略时,乐视电视市场部高级总监吴国平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乐视电视会持续在低价和用户体验上寻找平衡。

相较之下,去年7月,暴风集团失去对暴风智能相关经营活动的主导作用和实际控制权后,暴风TV就在市场上失去了踪迹,2019年底,风行网宣布独家代运营暴风TV系统、内容服务、广告业务。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尝试登录暴风TV官网、暴风TV官方旗舰店和暴风商城,但这几个网站都已经打不开,在京东、淘宝等平台搜索“暴风电视”也只剩下配件产品,没有电视在售。

家电分析师梁振鹏指出,暴风TV早已停售,没有任何前景可言,即便风行网的风行电视做了好几年,到现在也是无声无息,在彩电市场上没有任何地位,风行接手暴风的广告系统,只不过是看中暴风之前的软件和系统资源广告平台。

至于互联网电视行业的未来,丁少将并不太看好。“互联网电视企业在最鼎盛的时候,也不是电视行业的主流,未来也不会成为行业主流,但融合互联网思维的电视企业会成为行业主导力量。”

梁振鹏则认为,未来互联网电视应该还有很大的发展前景,因为从华为荣耀不断进入彩电领域,还有一些手机品牌推出互联网电视来看,这个行业还有比较大的发展潜力,但也预示着未来的市场竞争会越来越激烈。

访问:

Verisign - .com域名的守护者 为品牌代言

查看评论
阿里云云服务器特惠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