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陈奕迅线上演唱会刷屏背后

摘要:

6点,晨光熹微,香港维多利亚港畔,音乐响起。这是歌手陈奕迅的一场清晨音乐会。它的听众,不仅是晨跑、散步路过的市民,更是订好闹钟,在6点醒来,于屏幕前观看的歌迷们。下午5点,陈奕迅又在日暮中开唱。这场免费播出的线上演唱会,是由腾讯音乐娱乐集团(NYSE: TME)旗下演出品牌TME live在中国大陆地区推出。近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副总裁、内容合作部负责人潘才俊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

访问:

中国电信天翼云S2云主机限量1折起 最低仅需88元/年

阿里云福利专场 云服务器ECS低至102元/年

潘才俊介绍,从2019年开始筹备的TME live,最初是希望与线下演出公司合作,为线下演出提供线上结合的整合方案。但疫情的到来改变了线下的部分,迅速调整策略后,TME live陆续与杨丞琳、刘若英、五月天、徐佳莹等歌手合作,带来了十余场线上演唱会。

TME live上一次“出圈”,是5月31日的五月天线上演唱会。截至7月11日,这一场在TME旗下四个播出平台(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和全民K歌)的总播放次数达到3500万。

“我们不希望去取代线下,这也是不可能的。”潘才俊说,“但希望给大家提供一种在线上听音乐live演出的全新体验。”

连接观众与演出行业从业者

疫情期间,文化艺术演出被迫停滞,很多歌手都选择通过网络进行表演。4月份,由世界卫生组织与“全球公民”共同举办的“同一个世界:团结在家”慈善音乐会在全球网络及电视进行直播,获得全球范围内高度关注。国内很多公司也纷纷上线了各类线上音乐表演,如2月份摩登天空公司在B站直播的"宅草莓不是音乐节"等等。

据潘才俊介绍,TME live自去年开始就进入筹备阶段,原本是做线下加线上的演唱会品牌,疫情让计划有了调整,于是先行推出了纯线上的演唱会。

例如在五月天那场,潘才俊介绍,五月天觉得每年五月的约会不能少,对歌迷不能爽约,于是就有了5月31日那场长达1小时的线上演唱会:包场可容纳万人但无人的台北体育场,每个座位放上荧光棒,想像每一个观众都在场。“现场所有的荧光棒都被点亮了,代表在手机旁,在电脑旁和我们一起参加这场演唱会的你们。”五月天主唱阿信说。

疫情期间的线上音乐会,一侧是观众,另一侧则是演出行业的从业者们。潘才俊称,疫情之下,演出行业受冲击十分强烈,陈奕迅发起的这场线上演唱会,初衷是希望大家关注演出行业的从业者。

“疫情期间,有很多音乐演出行业从业者是没有工作的,收入水平大幅缩减。Eason希望通过这样的形式,帮助这段时间没有工作的人员,度过比较艰难的时期。”

线上能做到哪些不一样

即便是拥有海量歌迷的热门歌手,做线上演唱会依旧要面对的问题是:如何让它和线下演唱会一样魅力十足。

线下的演唱会、音乐节,最棒的部分往往是与朋友在一起挥手鼓掌合唱甚至摇摆相拥的氛围,搬到线上后,如何弥补参与感是个难题。

事实上,线上演唱会或者是演唱会直播,过去也曾有一些互联网平台推出过类似的计划,但从用户反馈上并不理想,最终折戟沉沙。

在潘才俊看来,主要原因是在过往的live中,线上直播多是作为线下演出的补充部分,并未引起主办方的过多重视,结果是用户在线上的体验感和互动性均不佳。

腾讯音乐此前在内部也有很多探讨,有人并不乐观。

“用户为什么要花一个小时甚至更久来线上看?让我来看的‘梗’是什么?如果是没有梗的一场线上演唱会,其实跟乐迷买的演唱会蓝光碟DVD,是没什么两样的。”潘才俊说到。

对此,潘才俊希望尝试新技术、新设计,让线上演唱会带来与线下不同的体验。“在这里你可以体验到更多特别的观看角度,例如从歌手的角度向外看,甚至是俯视的‘上帝视角’。”潘才俊说,“这样的体验可不是演唱会坐在几十排开外能感受到的。”

在陈奕迅的这场演唱会中,观众可以看到,从晨光熹微到逐渐明亮的天空,背后维港的天际线,甚至来回的路人,全部都自然地捕捉在镜头里。

搬到线上后,还打破了线下对场地与舞台限制,比如刘若英的线上音乐会是在小剧场里,“刘若英她自己来做主持,没有固定的演出位置,越唱越自如,最后就整个跳出剧本,观众席、舞台、二楼的角落、过道,到处跑,非常有趣。”潘才俊说,“这是你在一般的线下演唱会绝对看不到的一个场景。”

未来,潘才俊称TME live会进行更多元化的尝试。比如《想见你》音乐乐会这样的影视剧主题,动漫、嘻哈、爵士等不同音乐品类的专场,甚至是把音乐节搬到线上。这些演出最终也将通过平台大数据挖掘的方式,触达不同圈层的用户。

商业化前景如何?

在过去,五月天、陈奕迅的演唱会门票往往一票难求,这一次在TME live的线上演唱会则是免费播出。

“疫情期间大家看到的很多live可能歌手用手机在家里支起来、对着镜头谈谈唱唱。我们做的还是专业演唱会级别的live,用的都是最新最顶尖的技术,所以成本不低。”潘才俊说,“机位至少都是4到6个起,会按照不同情境切换不同的角度,传输是用8K分辨率的传输。坦白说,过去这几场,是回馈TME用户的成分比较多一点。”

不止是技术投入,演唱会也是歌手过去的一项重要收入来源,若做免费的线上演唱会,歌手长期参与的积极性也需要探讨。

目前,TME live已经在用户和品牌两侧试水商业化。潘才俊透露,已有很多品牌表达了合作意向,未来探索的方向还包括会员和非会员不同的售票策略,或为免费和付费设置功能区隔等等。

“我们会慢慢走出不同的商业化模式。“潘才俊称,“不仅是新的技术,还有新的内容、玩法、商业化等等,我们希望能通过更多创新的尝试把模式跑通,最终让用户去认可线上演出这件事。”

热门评论

>>共有0条评论,显示0
更多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