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飙突进的特斯拉 会因为“它”崩盘失控吗?

摘要:

一位来自马里兰州的“准特斯拉车主”Riley Dove,因为发现Model Y新车存在各种质量问题,不得不拒绝提车。另一位Model Y车主Kevin Huang更惨一点,他刚提新车没多久,后排座椅就已经和汽车底座“分家”。自交付以来,Model Y不断遭遇质量风波,但这似乎并不是特斯拉首款“带病交付”的车型。

访问:

阿里云福利专场 云服务器ECS低至102元/年

近日特斯拉一些内部邮件被泄露,其中显示,特斯拉在2012年量产Model S的时候就知道电池存在安全隐患。特斯拉也曾先后委托三家公司测试调查冷却配置,三份结果都显示冷却系统的末端连接配件存在问题,可能会短路起火。特斯拉对此问题选择视而不见,对外仍旧正常交付Model S。

对此,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证实已介入调查,并将根据事实和数据采取适当行动。

面向消费者经营的企业,再怎么重视安全问题都不过分。但与特斯拉目前曝出的安全危机相比,显然是不断飙高的销量和市值更引人注目。

目前,特斯拉股价已经超越丰田,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车企,而大众、福特等传统车企也在软件方面发起了“追赶特斯拉计划”。全球头把交椅还没坐稳,特斯拉会被质量安全问题拖垮吗?

“快工”出“粗活”

特斯拉做工粗糙更像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2017年7月,特斯拉最便宜的车型Model 3正式交付,但随之而来的便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产能地狱”,2017年第三季度仅仅产出260辆Model 3。为了完成销量目标,特斯拉甚至在工厂临时搭建起简易的敞篷,也就是GA4工厂。虽然称之为工厂,但其环境简陋且四处漏风,有人调侃称甚至不及国内二三线小作坊。

特斯拉前员工向CNBC爆料,在Model 3“产能地狱”的那段日子,他们被迫走各种“捷径”以完成订单交付,生产过程非常仓促,包括使用电工胶带快速修复塑料外壳,同时使用胶带代替螺丝,将三个摄像头装在特斯拉车身上。

Model 3在组装过程中使用电工胶带 来源:CNBC

Model 3在组装过程中使用电工胶带 来源:CNBC

这些问题本在Model S量产的过程中就可以避免。IMR实验室曾于2012年7月通知特斯拉,Model S电池组末端连接配件的铝制材料没有达到应有的强度,很可能破裂造成泄漏。但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斯拉与员工分享了测试结果之后,Model S汽车仍继续出厂。

即便是现在,特斯拉销量蹿升的同时,仍头顶产能压力。而在产量和质量之间,特斯拉往往选择牺牲后者。

从国产Model3 到Model Y,急于交付的特斯拉被曝存在不少的质量问题,2月底闹得沸沸扬扬的“换芯门”,特斯拉给出的理由也是“尽快为大家提供产品”。

时至今日,特斯拉做工粗糙早已成为一种“特色”。一位国产Model 3车主告诉未来汽车日报,自己刚提Model 3一个半个月,门内面板就已经错位凸起,不得不重新订货更换面板。“如果你在意质量问题,不建议买特斯拉。”

来源:受访人供图

质量管控松散的另一端,是安全事故的频发。

2018年1月,重庆某小区地下二楼停车库,一辆特斯拉汽车在未充电情况下发生自燃。2019年3月,广州市某小区地下车库,一辆Model S发生自燃,车辆受损严重,现场一片狼藉。同年4月,一辆Model S在上海某小区发生自燃,车主同样表示车辆并未充电。

彼时,特斯拉方面曾针对自燃事件公开回应,称特斯拉汽车遭遇火灾可能性大约是传统燃油车的十分之一,“我们没有收到任何信息表明火灾与汽车本身出现问题有关”。

除了车辆自燃,特斯拉引以为傲的软件及自动驾驶功能也频频发生事故。

今年6月16日,江西南昌,一名特斯拉进口版Model3车主自述称,车辆在高速状态下突然自动提速至127km/h,随后多次深踩刹车无果,最终撞上路旁的土堆翻车起火。对此特斯拉回复称,根据特斯拉的车辆设计原理,“刹车失灵车辆自己加速的可能性非常小”。

2018年,时隔两年之久,河北邯郸的特斯拉车主高巨斌终于等到一个说法。2016年他的儿子在驾驶特斯拉Model S时遭遇车祸身亡。他将特斯拉告上法庭,认为特斯拉夸大宣传自动驾驶功能。央视披露了此案进展,特斯拉在大量的证据面前,终于承认车辆在案发时处于自动驾驶状态。

今年1月,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曾表示,将审查一份请愿书,该请愿书要求该机构正式调查并召回50万辆特斯拉汽车,表示特斯拉汽车的意外加速情况远远超过道路上的其他汽车,敦促NHTSA召回2013年至今生产的所有Model S、Model X和Model 3车型。

请愿书引用了涉及123辆汽车的127份消费者投诉,很多人都表示,在试图将特斯拉汽车停放在车库或路边时,突然发生了意外加速事故。还有些投诉则指出,在驾车时或使用驾驶辅助系统时,特斯拉汽车会意外加速,最终造成撞车事故。

科技成了“品控松散”的挡箭牌?

日前,美国市场研究咨询公司J.D.Power发布的2020年新车质量调查报告显示,特斯拉在本次的新车质量排名中表现最差,每100辆特斯拉新车就会出现约250个质量相关的问题,也因此在三十多个汽车品牌中排名最后垫底。

“事实证明,特斯拉并不擅长制造汽车。”J.D. Power汽车质量副总裁Dave Sargent总结称,特斯拉面临的挑战是汽车的基本制造。这和传统车企严格的品控管理不同,出身于硅谷的特斯拉似乎“志不在此”。

一直以来,特斯拉更像是一家科技公司,引以为傲的自动驾驶以及软件升级能力是其护城河。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日前在推特发表评论称,特斯拉应该被认为是大约十几家技术创业公司的集合体,其中许多与传统汽车公司几乎没有关联。

按照马斯克对于特斯拉属于“科技企业”的定位,似乎有意在淡化传统车企的“制造业”属性,这种“强科技弱制造”的隐喻,也为特斯拉的品控危机及安全事故频发埋下了暗雷。

按照特斯拉自己的说法,他们同样注重安全,坚信“科技有助于提高安全性”。

特斯拉表示,将主被动安全和自动驾驶辅助技术良好的结合,不仅是保障特斯拉驾驶员和乘客安全的关键所在,也是保护道路上所有驾驶员免受伤害的重要手段。这使得特斯拉所倾注的安全,有赖于自动驾驶辅助系统的落地。

根据特斯拉第一季的安全报告,在第一季度,在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参与的驾驶活动中,平均每468万英里(约合753万公里)行驶里程报告一起交通事故。而没有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参与的驾驶活动中,平均每199 万英里(约合320万公里)行驶里程报告一起交通事故。

“我觉得没有什么牌子的车能比特斯拉得更高的分,我觉得大部分汽车都不怎么样。我认为Model S可能就是最好的车。” 马斯克始终坚信,特斯拉是目前行业中最安全的车之一。

但事实是,特斯拉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并不完善,很多自动驾驶功能还需要逐步升级迭代,也就是特斯拉OTA空中升级来实现,特斯拉激进地推进自动驾驶落地,屡次因为夸大技术宣传、误导消费者、消费者当小白鼠等问题饱受诟病。

自2016年以来,在美国特斯拉Autopilot功能至少导致了三次致命的车祸,该自动驾驶辅助系统现在已成为特斯拉所有新车标配,其安全性却仍在接受第三方研究人员的评估。

2月25日,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就公开抨击特斯拉未能有效防止司机滥用Autopilot系统,并表示特斯拉缺乏系统保障。NTSB主席罗伯特·萨姆沃尔特(Robert Sumwalt)则表示,他们在2017年就已联系了六家汽车制造商,提出改善其半自动驾驶系统安全性的建议。他们中有五个对NTSB表示同意并进行了一些改进。“不幸的是,一个制造商忽视了我们,那个制造商就是特斯拉。”

这样看来,特斯拉寄希望于“科技”所带来的安全性,仍然存在不小的漏洞。

“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

对于汽车品牌来说,品控和质量是汽车制造过程中最重要的环节,每个生产步骤甚至每个螺丝出现差错,都有可能为消费者以及企业自己带来不可计量的损失。

质量问题让特斯拉吃了不少苦头。2015年11月,由于安全带存在安全隐患,特斯拉宣布召回所有Model S共计9万辆,随后又多次召回Model S和Model X车型,召回原因也“丰富多样”,从安全气囊、制动钳齿轮到刹车等均出现了问题。

前不久由于触摸屏故障,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局(NHTSA)宣布正调查约6.3万辆Model S,在评估该缺陷的 “范围、频率和安全后果”之后,该机构可以发出车辆召回通知。

历史上因为产品缺陷而导致召回,甚至在评估利弊后放弃召回的车企,在面临质量或安全方面的危机公关时,其品牌形象都会受到难以估量的伤害。

由于存在突然加速的安全隐患,2009-2011年,丰田在全球启动了超900万辆的最大规模召回。事后,丰田章男在各国巡回公开鞠躬道歉。他在多个场合一再强调,丰田将永远把安全排在第一位,但丰田也因此陷入舆论漩涡。在经济损失方面,仅在2009年就因“召回门”损失20亿美元。

上世纪70年代,福特推出了一款小型车——福特Pinto,售价2000美元,因为外观时尚且价格合理,福特Pinto一经推出便大受欢迎。不过这款车问世7年间,发生了近50场有关车尾爆炸的事件,公众也逐步意识到这款车油箱设计在车身后面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

事实上,福特早已发现这款车的缺陷,按照福特估算,福特Pinto可能导致180人死亡和180人烧伤,外加2100辆车烧毁,按照当时的赔偿标准,福特预计需要付出4950万美元。而将1250万辆车辆全部召回并增加安全装置,则需要1.375亿美元。两者比较后,福特得出结论,放弃增加安全装置。

1978年,福特最终迫于压力召回了150辆Pinto,但其声誉已经无法挽回。3年后,Pinto永远退出了市场。

“安全是一家车企赖以生存的根本,绝不应该为了经营绩效,而对安全隐患视若不见。”一位中国品牌车企内部人士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很多情况下,在汽车行业此消彼长的发展过程中,打败自己的并不是其他车企,而是自己。

如今特斯拉已经成为市值最高的车企,与丰田、大众这种年销千万辆级别的传统车企相比,特斯拉的年销量不及50万辆,仍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但对于特斯拉来说,如果不改掉发展初期“做工简陋、品控松散”的毛病,继续漠视车辆的质量安全,用不着对手出招,自己便先倒下了。

访问:

Verisign - .com域名的守护者 为品牌代言

热门评论

>>共有0条评论,显示0
更多评论
阿里云云服务器特惠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