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card、瑞幸、Wework……为什么“暴雷”公司审计师都是安永?

摘要:

今年以来,三家炙手可热的明星公司——有“德国支付宝”之称的Wirecard、瑞幸咖啡和Wework相继暴雷,累积给公司股东们带来300亿美元的损失。若要说这三家“暴雷”公司有什么共同点,那就是他们的审计机构都是安永。

访问:

淘宝双12超级红包领取入口:每天最多领3次 最高1212元

阿里云双11全球狂欢季返场继续 - 双核8G云服务器首年286.44元

Ernst-Young.png

没能排掉Wirecard的惊天大雷

作为“德国支付宝”Wirecard的审计机构,安永德国早在2016年就对Wirecard把现金放在不受其控制的银行帐户这一异常安排提出疑问,但最终还是签署通过了Wirecard三年业绩审计报告。

今年6月,Wirecard帐户中的19亿欧元“消失”了,该公司声称这19亿欧元现金根本不存在,只是保留再由受托人控制的账户中。

19亿欧元相当于Wirecard 2016年至2019年集团总收入的逾1/4,这个消息宛如一记惊雷,令市场错愕不已。Wirecard股价在消息公布当天便跌去60%,不到10天千亿市值跌去了99%,宣布破产。一代支付帝国瞬间灰飞烟灭,这也成为今年德国商界最大的丑闻之一。

在这场事件中,新加坡华侨银行成为了焦点。消息人士称,安永连续三年未能向华侨银行索要账户信息,而Wirecard曾声称在该行拥有10亿欧元存款。

华侨银行于早些时候曾表示,Wirecard与本行并没有业务关系,该公司没有在银行开设任何托管账户,在2016年至2018年,他们也没有收到安永关于Wirecard的任何查询,这让这起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对公司的银行存款进行审计是常规例行审计程序,这令多位银行人员和审计师都对安永的“失职”匪夷所思。

责任到底在谁,多方各执一词,都在为己辩护。安永在声明中表示,“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诈骗,涉及世界各地多个机构,即便拥有最强大的审计程序,也无法发现这种瞒天过海的欺诈行为。”但可以确定地是,安永已经面临Wirecard投资者在德国提起的集体诉讼。

也未能躲过瑞幸

除了Wirecard,另一家被安永审计的“暴雷”公司就是瑞幸。

今年4月,瑞幸发布公告称,公司内部调查显示,COO及其部分下属员工从2019年二季度起从事某些不当行为,与伪造交易相关的销售额约为22亿元。财务造假曝光之后,瑞幸股价一落千丈,最终被强制退市。

事实上,早在瑞幸知道瞒不住坦白一切之前的两个月,做空机构浑水就发文称,收到了一份长达89页的不明身份的报告,这份报告中列举了瑞幸咖啡5项数据造假证据、6个危险信号、5个商业模式缺陷。不过当时瑞幸否认了这份报告中的所有指控。

虽然安永未对瑞幸咖啡2019年度财务报表出具审计报告,但在今年年初负责承销瑞幸咖啡股票和债券发行时,安永曾发出了一份非公开的‘安慰函’(comfort letter),表明安永对瑞幸咖啡2019年前三个季度的财务业绩没有任何问题。

安永在公告中表示,在2020年1月下旬对瑞幸咖啡2019年度财务报表进行年度审计工作的过程中,安永注意到瑞幸咖啡迅速增长的代理业务模式及相关代理商存在疑点,在及时引入反舞弊调查团队后,安永发现了瑞幸咖啡部分管理人员在2019年第二季度至第四季度通过虚假交易虚增了相关期间的收入、成本及费用,并对此发现向瑞幸咖啡审计委员会作出了汇报。瑞幸咖啡董事会因此决定成立特别委员会负责相关内部调查。在此基础上,瑞幸咖啡于2020年4月2日就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期间存在的财务造假行为发布公告。

而关于那封安慰函,安永称这并不属于公开信息,不具有审计意见的效力。因此,安永认为自身无需对瑞幸咖啡2019年度披露的财务信息承担审计责任。

安永与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的关系要追溯到八年前,作为神州租车的创始人,当年陆正耀在筹划神州租车上市时,也是找的安永作为审计公司。

为什么是安永?

作为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一员,安永的审计原本是为了让投资者安心相信企业披露的财务状况,然后屡次未能再造假丑闻公之于众前警示市场,亦未能积极追究造假公司的责任,不禁让各界对安永的审计工作产生质疑。目前各国监管机构正在对安永的职责进行审查。

一年之内多家被安永审计的企业暴雷,是不是巧合我们不得而知,但安永的部分商业策略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问题频频出现在安永身上。

审计是劳动密集型和耗时型的工作,研究公司Audit Analytics的数据分析显示,在美国和欧洲,与四大事务所中的另外三家相比,安永的审计收费平均较低。

因此相比于其他三家,安永吸引了更多年轻、快速成长的科技公司。

前SEC首席会计师Lynn Turner称,安永向来都试图吸引准备上市的公司,并与给初创企业提供融资的风投发展良好关系。安永将审计价格定得“异乎寻常地低”,以此吸引初创企业,希望后者在成功上市时,能够补偿最初安永提供审计服务时的折扣。

在内部人士看来,这一做法除了存在潜在的利益冲突外,还给会计事务所施加提供低成本审计的压力,也限制了他们在审计工作上投入的资源。

连续踩雷Wirecard、瑞幸、Wework和NMC后,市场开始质疑,如此巨大规模的会计欺诈行为只要没有第三方刻意隐瞒或疏忽,就不会持续下去,就像当年倒下的麦道夫和安然一样。显然,这件事中安永的责任不可推卸。

而缺乏透明度及责任过度分散的大型会计师事务所,有时能为此类事件创造理想的温床,使得一些公司能够寻找到漏洞的缝隙。

在重演安然的丑闻后,会计巨头安达信也被牵连破产。如果Wirecard破产也引发安永破产,那么其影响力也会远远超过Wirecard破产。目前很多人已经开始怀疑安永破产的种种迹象……

访问:

Verisign - .com域名的守护者 为品牌代言

热门评论

>>共有0条评论,显示0
更多评论
阿里云爆款特惠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