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税减半背后:大厂不受影响 利好个人开发者

摘要:

大家都知道,对于那些在苹果支付渠道上产生的消费,比如iOS手机游戏充值、视频会员购买,苹果都会收取30%的渠道费用,也就是大家平时说的“苹果税”。对于这个“苹果税”,大家的看法普遍都是“苹果罪大滔天,搞到百姓怨声载道”。

访问:

阿里云双11全球狂欢季返场继续 - 双核8G云服务器首年286.44元

访问:

苹果在线商店(中国)

毕竟为了利益最大化,绝大多数的软件开发商都选择将这笔本应自己支付的渠道费转嫁到消费者头上,就像当年那些因个税登记而给租客加房租的房东一样。而作为消费者的我们,也只好默默的承担着“这个身份不该有的责任”。

不过,事情马上迎来新转机:2021年1月1日起,若开发者在上一个日历年的收益100万美元以下,将享受降至15%的佣金费率。但问题也来了,“苹果税”降了,实惠就一定能落到消费者身上吗?

别想了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要收渠道费?

要想搞清楚这15%的佣金减免进谁口袋,还得先讲清楚佣金费率这回事。

首先,无论是苹果App Store、谷歌的Play Store、微软索尼在各自主机平台上的游戏商城,甚至是国产手机内置的各大应用商店,他们都会对软件或游戏进行抽成。毕竟搞排行榜、在全球各地建立服务器机房、聘请运营维护人员这些操作都要花钱。为开发者提供更好的应用展示、分发渠道,本身就是一项收费的服务,因此对购买应用收取佣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而且对于绝大多数国内开发者来说,将自己的软件卖到海外,除了要过语言关,海外分发推广、收款渠道搭建都不是一两天能解决的事情。使用渠道提供的现有途径,只要支付佣金就能使用各大应用分发渠道;与自己亲力亲为相比,这种佣金合作模式显然更具可行性。

因国内独特的应用生态,国内渠道还催生出另一种合作模式——“渠道服”。顾名思义,渠道服由各个渠道建立,比如某些手游就有“手机品牌客户端”“视频网站客户端”等各式各样的渠道服。而这些渠道服内的氪金内购,自然也要被渠道“雁过拔毛”。

换句话说,在互联网巨头与大型软件发行商眼里,渠道佣金无疑是拦路山贼;但对与不少个人开发者来说,渠道佣金不过是“租用”分发渠道的“租金”罢了。

说完了渠道收取佣金的正当性,那么我们来讲大家最关心的问题——iOS开会员能便宜多少?

佣金减半,是不是开会员就能便宜了?

我们先看看本次小型企业计划的准入条件:若开发者在上一个日历年的收益100万美元以下,将有资格参加该计划。换句话说,只有自然年的年收益在100万美元以下(约合657万人民币或775万港币)的企业,才有资格享受15%的新佣金比率。

那么我们常见的、要开包月会员的公司,每年赚多少呢?

举个例子,2018年爱奇艺收入250亿元;2019年B站总营收67.8亿元,斗鱼营收72.8亿元,净利润3.46亿元。也就是说,即使佣金一折,在iOS上开通对应的视频会员也不会便宜哪怕一元,能享受到佣金下调优惠的,还是那些体量不大的个人开发者或小型工作室。

再说了,即使苹果“大发慈悲”降低所有开发者的佣金比例,或者巨头通过分摊收益、虚增成本的方式“降低”自己的年收入,让自己也能纳入到“小企业”的范畴内,难道他们就会因为这15%的佣金下调而降低整体售价吗?比如今年四月增值税下调,又有哪些品牌调低了产品售价呢?

就像前段时间知乎关于“卫生巾减税”的讨论一样,“减税”说白了只是经营成本下降,并不代表着企业就要调低售价。更何况这段时间包括爱奇艺、腾讯视频在内的多家视频网站不约而同的宣布“会员涨价”,与此同时网站还推出了“超前点播”等增收方式,很难想象这些品牌会因为其中一个渠道的佣金下调而调整相应的内购价格;更多的应该还是假装没事发生,然后在明年财报里“再创新高”。

原来苹果才是大慈善家?

那么难道苹果就不想收入翻番吗?为什么要对App Store收入打五折呢?原因很简单,因为实际的佣金收入,有很大一部分都来自那些“百万巨头”。根据SensorTower给出的数据,占比只有1%的应用巨头占据着全球移动游戏市场几乎95%的收入,而剩下的99%只提供了5%的收入,平均每个发行商大约18100美元。

换句话说,苹果为小企业“减税”,仅仅是对那5%的佣金打了五折,对整体收入的影响微乎其微。但对这些开发者来说,他们在iOS平台上的收入却能拥有15%增长。在新Mac电脑可以直接运行iOS应用的2020年,这无疑是吸引开发者上架App Store的好办法。

而且,降低应用佣金在反垄断方面也有着自己的作用:为了刺激市场,在特定条件下,各地的反垄断法都有相应的豁免条件,比如我国的反垄断法与相关规定中提到了“能够使消费者分享由此产生的利益”。

除此之外,美国的反垄断法本质上反对的是“滥用行业统治地位”,从某种程度来说,为了更好的服务消费者,“统治地位”也是被允许的。苹果在取得统治地位后,不仅没有上调佣金,反而对佣金进行减免,从法律的角度来说这也是对垄断风险进行了规避。

总结

“苹果税”下调,对苹果与绝大多数开发者来说都是一件大好事,一方面提高了开发者收益;另一方面也可以壮大App Store的软件生态,提高ARM Mac的竞争力。

而且等明年App Store佣金正式下调,压力自然交到了谷歌与国内应用分发平台头上,那些习惯了五五开、甚至91开的国内分发平台能不能顶住苹果的5折攻势,明年自见分晓。

访问:

Verisign - .com域名的守护者 为品牌代言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