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畔“大学”没了:马云曾立志要办300年

摘要:

5月17日,湖畔大学官方微信公众号显示其名称由“湖畔大学”认证为“湖畔Hupan”,账号主体为“浙江湖畔大学创业研究中心”。而在此前一天,西湖鹆鹄湾旁,一名工人手持气焊,将昔日熠熠生辉的“湖畔大学”从巨石上逐渐清除,仅剩“湖畔”再无“大学”。

访问:

阿里云6·18主会场:每日10点 爆品限时秒杀

出品 《风眼》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

作者 | 徐硕

编辑 | 于浩

天眼查数据显示,“湖畔大学”成立于2015年3月6日,法定代表人为马云,注册资本1000万元,社会组织类型为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机关为浙江省民政厅。目前湖畔大学官方微博名称已改为“湖畔创研中心”,并回应称其在创办之初便是在民政部门注册的民办非单位,不属于学历教育序列。

据《财经》报道,此前多家对外称“XX大学”的教育培训机构,近期均已在名称中去掉“大学”字样,改为“XX商学”、“XX学园”或“XX高研院”等名称。熟悉教育领域的人士称,这些教育培训机构,都不从事学历教育,不再自称“大学”,有利于规范教育培训行业的运营行为,也避免公众形成误解。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2020年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金服IPO被叫停后,阿里巴巴被进行反垄断调查,2021年4月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垄断行为作出行政处罚,罚款182.28亿元。

此后,湖畔大学停止招生,原定于3月底开课的一年级也已停止授课。

马云曾豪言:湖畔大学要办300年

湖畔大学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早在2008年马云便萌生了创办一所民企学校,培养创业人才的想法,后来马云还多次与郭广昌、沈国军、史玉柱等交流办学事宜。2014年,彼时曾任阿里巴巴人力资源副总裁的卢洋突然被通知筹备“大学办学事宜”,并被要求“现在就干”。

“我没搞过教育、我的团队里什么都没有,生源、师资、教什么、学什么,完全是一筹莫展。”卢洋后来回忆道,当时湖畔大学的全部起点只有马云的一句话,“不做培训班、商学院,要建一所三百年的大学”。

一年后,马云拉来了联想董事长柳传志、万通董事长冯仑、复星董事长郭广昌、巨人董事长史玉柱、银泰董事长沈国军、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等人出任校董。马云担任第一任校长,指定曾鸣担任教务长,卢洋则负责带团队挑选学员、并拟定教学大纲。

在马云的心目中,湖畔大学就是黄埔军校。校董史玉柱也曾表示,湖畔要做成中国新一代创业人的黄埔军校,学员最重要,“而黄埔最牛的就是第一届学员”。只是想进入这所黄埔军校,门槛并不低。

从入学条件来看便颇为严格。首先要求报名者创业超过3年,年营收超过3000万元,且拥有30人以上的团队;其次报名者必须有三位保荐人,其中至少一位指定保荐人。据公开数据显示,湖畔大学成立的五年中,总共由11788位学员报名,但最终只录取了255位学员,录取率仅有2.16%,比哈佛、斯坦福的录取率还低。

湖畔大学秘书长卢洋则表示,为了找到首届最适合湖畔的学员,他曾带队上门拜访了全国各地100多个企业的创始人,最终挑选出48位进入笔试。其中最重要的标准是价值观的契合,“我们想要发现真正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而所谓企业家精神即‘坚持底线、完善社会’,这将体现在他们面对诱惑和痛苦时做的每一个决策。”

首期的入学面试名单也堪称豪华,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百合网创始人慕岩、优米网创始人王利芬、“俏江南”投资者汪小菲这些互联网时代的新创业者都名列其中。

第二期至第六期每期报名人数均逾千人。其校友涵盖了搜狗CEO王小川、外婆家创始人吴国平、滴滴出行CEO柳青、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米未传媒创始人马东、优信集团创始人戴琨等超过30个行业的企业家及知名明星李冰冰、胡海泉、胡彦斌等人。

据了解,湖畔大学的学费是三年28万元,按照湖畔大学的学程规定,在3年当中,学员们每两个月集中学习一次,每次4到5天,具体开课时间定在3月底,由八名校董亲自授课。

一所分析失败案例的学校

“人类犯的商业错误,最重要的也就是二三十个,湖畔大学会重点研究失败。”马云说。

对外婆家创始人吴国平这样务实的创业者来说,当马云要办一所“愿意分享具体失败案例”的大学时,他唯一的选择就是立刻报名。当时比吴国平年轻20岁的陈伟星向学校推荐了这位餐饮界传奇人物作为湖畔大学的二期学员。而这位连续创业者当同龄人都在享受守业状态的时候,他还在不断创立新品牌,每次也都是将把身家、脸面全部都搭进去。尽管家人怕他失败、怕折腾,但吴国平就是喜欢,“我觉得餐饮这件事我还没做到极致。”

十月妈咪创始人赵浦年纪比吴国平小,创业年头却是从1993年就开始了。他读过市面上大多数商学院,清楚商学院里的各种门道。“比如长江商学院偏向交友,中欧则多是相对成功、年长的企业家。”赵浦表示,大家聚在一起更多是打打球、聊聊天,结交下同一级别的朋友,但这种状态并不是他想要的。

卢洋表示,互相吸引的始终是同类,湖畔的两期学员中,很多都有中欧、长江经历,大家都不是来交友的,也不需要到一所新成立的学院来拓展人脉。大家都是冲着马云来到湖畔,都是坚信这里能提供关于创业——而不是任何其他的“真经”。

作为一所重实战的大学,它的第一届学员平均年龄35岁,最年轻的孙宇晨生于1990年。这不但因为湖畔创始人—不仅仅马云,还包括校董柳传志、冯仑、史玉柱等人已足以让他们向往,另外也因为湖畔的出现恰逢中国经济新群体的崛起。

今天的年轻创业者很多人都有强背景,如第一期学员中汽车之家创始人秦致来自哈佛商学院,年轻的孙宇晨有沃顿背景。在传统商学院教育中,这属于“学到顶”了,如何为这样的人提供新的知识,首先是个考验。

毫无疑问,湖畔要走的是理论联系实际的路线,“我们的企业家讲实际这没问题,但是谁来讲理论,这个理论必须和前面那个『实际』非常搭,你光讲干巴巴的理论,这些创业者马上能把你踹下去。”湖畔大学教务长曾鸣此前表示。

回忆起曾教授的课堂,美柚创始人陈方毅兴奋地认为,那当中充满了格局的力量。湖畔同学刘成城对陈方毅的评价是:“他有自己特别完整的一套逻辑,思维特别可怕,每个细节都想得极其清楚。”

不同于一些本身带着困惑来湖畔求解的创业者,陈方毅觉得自己是想得很清晰了的。他最初来湖畔是想把上学当成放假,来这里想着能放放空。但曾鸣“有实战有体系有格局”的课震撼了他。陈方毅表示湖畔大学里有条河,他每次上完曾教授的课都要去河边走半天,去消化“那个巨大的信息量」”。

“所以湖畔大学就是要找到和我们价值观接近的人,然后共同完成这种新知识的生成和传递。”卢洋总结,入学门槛的高标准也在于:湖畔大学不是来教你挣钱的,也不是教创业者如何活下去,我们要来研究(企业)如何活得长,活得久,活得健康。

而作为有保荐学员资格的校董,柳传志在《为湖畔正名》一文中说,“不成想才办到第三届,湖畔大学名扬四海,报名者几乎千中取一,保荐一名学员真是天大的权利。因为知道我有这个权利而要求我推荐的朋友着实不少,弄得我委实难做。我明年将主动放弃这个权利,免得得罪朋友。”

湖畔大学前身:江南会

尽管有不少教育领域的人士对湖畔大学更名持乐观态度,表示不从事学历教育的教育培训机构不再自称“大学”,有利于规范教育培训行业的运营行为,也避免公众形成误解,但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此前因“八项规定”被关停整顿的江南会。

2006年,马云和郭广昌、丁磊、宋卫平、陈天桥、鲁伟鼎、沈国军、冯根生等八人创立了江南会。江南会实行严格的会员制,会员费为20万元,通过严格审核才可以成为会员,一年的会员考核期满后转为终身会员。

江南会规定,一人有难,众人相帮。入会会员,一人一张江南令,但只能用一次。只要发出此令,其他人都会出手相助。彼时,宋卫平遭遇资金链危机,危急之际,阿里发出内部邮件,“员工在绿城3座楼盘购房可享受9.2折加团购折扣”,引得百余名阿里员工前往绿城看房,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绿城的危机。

2014年,江南会响应“八项规定”,主动关停整顿。不管是江南会还是湖畔大学,本质上都是一个阶层的“圈子”问题。

如今,阿里巴巴因垄断被重罚,或许也与马云此前希望“中国500强企业有200家出自湖畔大学”的愿景有关。

有行业专家表示:“假如这张巨大的商业网络中,都是“自家人”结盟,掌握着商业竞争的生杀大权,便很难再有小公司突出重围。”

热门评论

>>共有0条评论,显示0
更多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