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当年是怎么面试我的?

摘要:

本文是 Quora 上关于“How hard did Steve Jobs work?”问题的回答。

自 2003 年以来,我一直很高兴为 Apple 工作,并且在那个非常特殊的时期在 Apple 工作,特别是与史蒂夫一起处理各种事情,我感到非常高兴。


而且,我相当有信心史蒂夫将我视为朋友,而不仅仅是与他一起工作的同事。

回头看,我很幸运被特别内推,然后被 Apple 招募。

我飞到库比蒂诺(加州 Apple 总部所在地)面试,当时我刚刚在麻省理工学院(MIT)完成博士学位;我当时非常特立独行(不讨人喜欢那种)。我去面试是因为周围人告诉我如果我连去面试都不去,那我一定是疯了。我打定主意,去了就是聊聊,然后拒掉 Apple 公司开的任何 Offer。

在参观了美丽的建筑之后,这让我进一步确信我会拒绝任何 Offer,因为它对我来说是如此的公司化并且不知何故感觉很假惺惺。我被带到了与一个副总裁的面试中,他问了我一些很平常的面试问题,然后在回答问题的中间我听到一扇门打开和关闭的声音,然后在我身后响起一个声音说:

“我们真的还在面试时问这种愚蠢的该死的问题……候选人有什么可能的回答可以让我们区分他们是完全愚蠢还是完全聪明?”

我没必要转身。我知道说话的是史蒂夫。

他继续在办公桌周围走来走去,并挥挥手把正在面试我的高级副总裁从他的办公室赶走了。然后他坐下来,默读着手里的一张纸(我猜是刚刚那个副总裁准备问我的面试问题表)。他从不看我,也不跟我说话。

他继续读下去,偶尔会嘲笑他读到的东西,摇头或称他读到的任何东西都没用。

在看似永远那么久的时间过后,他将问题表扔到房间的另一头,它实际上击中了一件带框的艺术品,艺术品大声掉落在地板上——史蒂夫从不费心看那件我们可能已经严重损坏的艺术品。他只是盯着我看,就像永远一样久。(绝对是非常尴尬的一分钟,实际上在这种情况下真的像是永恒。)

然后他问:“你是谁?”

我告诉他我的简历在桌子上——他说“我没有问你那个。” (与此同时,请注意,他的目光从未从他刺眼的灼灼凝视中移开。)

我告诉他我的名字;然后他很快回答道:“如果我想知道你的名字,我会问你叫什么名字……我问的是你是谁”……“你不是很擅长面试,是吧?”

我说我是个为了一份我很可能不会接受的工作而大老远跑来面试的人——但是被一遍又一遍地问为什么我不去面试是一种痛苦,所以我想我会去面一下,把 Offer 拒绝掉,然后回家继续做其他事情。问题搞定。然后我告诉乔布斯,我来之前唯一担心的是,如果他们给我一份工作,拒绝工作可能会很尴尬。然后我感谢他刚才的所作所为让说出拒绝对我来说变的很容易,因为他真是一个傲慢的混蛋

他很不解地看了我几秒钟,然后疑惑地问:“你知道我是谁,对吧?”我说是的。他说:“你知道我是史蒂夫,史蒂夫·乔布斯” 我点点头——他坐回椅子上(仍然很困惑)然后他微笑着告诉我:“这个办公室糟透了,这个副总裁没有一点品味。”

我实际上同意这哥们品味确实不咋地。

他说:“好吧,我现在每天都去散步,你看起来足够聪明,不会为了一份你不打算接受的工作而熬着完成这次面试。并且,今天真的是非常棒的一天”(是的,他真的用了他那句老套的口头禅,哈哈)“加入我一起走吧”。我有点晕头转向:眼前的乔布斯简直是来之前听到的关于他的所有刻薄评论的化身。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但我确实想去跟他散步;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但我还是跟上了他的脚步。

我们正在走路,对我来说很有趣的是,在那里工作的人完全没有人跟他打招呼或向他点头 - 老实说,大多数人似乎采取尴尬的转弯,好像都想避开他。

不知何故,尽管他可能永远不会注意到,因为即使在我们闲聊时,他也是那种即使在拥挤的走廊里,不知为何,作为个大人物的他,会让你觉得他在世界上唯一关心的就是你;他全程给你他绝对的全神贯注

这是非常独特的,他经常可以很容易地让你看起来好像你甚至不在物理空间中。而这种独特的侵犯你的存在的感觉,某个角度看是种彻底的粗鲁。

一旦我们在外面的空地上,史蒂夫话锋突变 - 他基本上很困惑的问我为什么不想来他那里工作?他开始历数几乎像孩子一样的逻辑——他问我“假设我没有粗鲁并且完全破坏了你的面试,你仍然会拒绝吗?我这个人很惹人讨厌的事实与你的选择无关?是不是?”

我说:“你真的知道你这么粗鲁吗?”

他说“是的,我当然知道我很粗鲁”-“我是史蒂夫,我通常很粗鲁”(就像我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然后他开始向我推销 Apple - 他告诉我他们所做的所有事情,但我不可能猜到还有其他“伟大的东西”(是的,他也用了这句口头禅)他告诉我所有这些东西,疯狂的东西。(顺便说一句,他实际上还没有问过我的名字)

但是,他就像世界上最兴奋的孩子一样滔滔不绝的讲起 Apple 和他们的“酷东西”,这一切都是那么真诚(同时他说我就是个孩子,我以前甚至没有上过班,如果我不去 Apple 工作那么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整个桥段太疯狂了。

我一直在想,这家伙陪我这么久,是不是缺席了某个会议,或者肯定他必须在某个地方处理事情。然后他说他想给我“看个东西”,并见见 Johnny。

我们走进了 Jonny 的小世界,他对我非常有礼貌,然后用了然的眼光瞅了一眼超级兴奋状态的史蒂夫(Jonny 小声说他真的很喜欢你 - 我小声说他甚至不知道我的名字,认真的,Jonny 说那么他真的很喜欢),然后他回去工作了。

终于有人找到史蒂夫说有一个超级重要的客人在他的办公室里已经等了他整整 90 分钟,他的脸色又变了,他说“我真的必须走了”,然后告诉找到他的人“让他等一下”。

然后他告诉我:“听着,我保证这会很棒……我可以向你展示这一切,但你一时半会儿消化不了……他说「给我在 Apple 呆一个月,如果我错了就直接离开……我会付钱给你正常月薪的 3 倍,公司在这里为你提供公寓和汽车,如果我错了,我会支付你想要的一切或任何搬东西来回的费用”。

我说“你甚至不知道我的名字啊史蒂夫”-然后他说了我的全名,他知道关于我的各种事情,我在哪里、什么时候上的什么学校,我的生日——我长大的地方。

现在我很困惑。非常。

我问他为什么当时他把一切都弄得这么尴尬,或者之前什么都没告诉我。

他说:“这不是更有趣吗?

我不得不同意。是更有趣

史蒂夫然后说“你很有趣”我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你只需要做个有趣的人... 事情... 人们都很平庸”和“你很有趣”。

然后他说,回答我,“来不来”。

我完全糊涂了哈哈,我说:“好吧,一个月就一个月”。

他边大步流星走开边说“我们明天见”,我提醒他:“今天是星期五”,他说“我知道!”

门关上了,史蒂夫走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老实说,我甚至不知道我在大楼的什么地方——我猜是史蒂夫雇了我,但我去了哪里——我和谁说话了?我如何解释他给我的离谱的 Offer?

我回到面试开始的办公室去找那个被赶出去的副总裁。一直试图弄清楚我要说什么,然后我意识到我甚至不知道他想让我做什么岗位。

我可能花了 10 分钟才到达那个副总裁的办公室(我知道史蒂夫在一场肯定是很严肃的会议中所以没法去问他)。

但是当我到达那个办公室时——可能只有 7-9 分钟。不知何故,史蒂夫给我的 Offer 的每一个疯狂的部分,具体到最微小的每一个细节,都以某种方式被魔法完全传达给了那个副总裁。

那个办公室里大约有 3 个人正在让他向我保证的一切都发生——有人打电话说我的驾照已经复印好了,我在电话里听到有个人说要为我准备好公寓——他们问我是否可以安排某人打开我的公寓好让搬家工人入场(我告诉他们我用不着这么多……那个女孩看着我说:“你瞧,史蒂夫说他想要的是你就留在这里,同时你的所有东西都搬好……如果他想要的事情没有完完整整一字不差的完成,我就惹麻烦了”(她几乎既用一种奇怪的方式解释着史蒂夫,又担心她会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而遇到麻烦)

我坐下来填写保密协议——以及其他文书工作——我终于问我的工作或头衔到底是什么?有人告诉我,我的职位是“史蒂夫雇来的”(“Steve hire”)(基本上是说,等我找到合适的职位,他们再为我制作一个头衔)。

一切承诺都立即得到了兑现——公寓、汽车等在 30 分钟内完成,我拿到了钥匙——我收到了一张公寓的地图和一张回来的地图,以便返回 Apple 总部(无限循环路 1 Infinite Loop)。我被告知不要迟到——史蒂夫痛恨迟到。

我再也没有回到我在麻省理工的公寓。

在我回到东海岸之前,2 年过去了,可能更接近 3 年。

史蒂夫“抓住了我”。

对不起,这太长了 - 并没有真正回答你的问题。但是好吧,我可能是现在他去世后唯一记得这件事的人。

撇开我明显的偏见不谈;多么棒的故事啊。

当我第一次写这篇文章时,我笑得很开心,泪水从我的脸颊上流下来。

我还在 Apple - 我现在担任高级职务。这真的是我待过的唯一一家公司。我非常喜欢它。

我只是偶尔回顾一下 Apple 和史蒂夫的经历,并在某种程度上回顾了我曾经参与过的事情。它是如此狂野。

史蒂夫当年放在我手里的东西之一是一个已经联调启动的 iPad,那么多年之前。想象一下我现在的感觉,每天看到他们,无论我走到哪里,并且知道我在其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史蒂夫努力吗?比谁都努力。史蒂夫是不是总是把一切、每一个风险和每一个潜在的失败都放在自己身上?是的。

他是否以某种方式制造了像 iPad 这样的设备——甚至没有人知道这东西应该存在,并将其变成每个人都必须拥有的东西?是的。

他对操作系统的愿景是不是从那么多年前就奠定了 OS X 其中大部分核心?是的。

有成千上万的人帮助史蒂夫创造了这个愿景并使其成为生产力吗?是的。

史蒂夫改变了世界吗?是的。

史蒂夫有没有兑现他雇我的那奇怪的一天他说的每一个东西,每一个承诺?绝对的。

他是否经常如此令人难以置信地严厉、刻薄、严厉、粗暴、困难、极端,有时甚至残忍?是的。

他是否促使 Apple 的每个人变得更好、更聪明,并以几乎不可能的标准工作,以满足最后期限并超越我们最疯狂的想象力进行创新?是的。

他是否以某种方式知道他在经历上述一切的同时,停下他手头在做的一切并请我去散步,让我觉得那一刻世上没有任何别的比我和我的问题更重要 - 并且他尽一切努力让事情变得更好,而且几乎总是如此?是的。

当他无法立即找到解决方案或帮助时,他是否停止过尝试?绝不。

他有没有索取得比他给予的更多?绝不。

他是不是更努力了,却要失去更多?总是。

他是不是因为癌症而进入苹果公司如此虚弱和瘦弱,以至于几乎无法走路,却像我们每个员工一样拼了命的工作?是的。

他是否曾经为此苦恼过——尽管他的问题和担忧更为紧迫,但他是否曾未能注意到我们每个人的问题和担忧?不。

我真的了解或接近了解史蒂夫吗?不可能的。

有人了解吗?没人。(也许劳伦和他漂亮的孩子们了解一点吧)

我是不是非常非常非常想念他?You have no idea.

会不会有取代他的人,或者会不会有任何接近他的高度的人?绝对不可能。

我希望这里的少数读者至少能带走一个真正“有趣”的史蒂夫故事。也许他们会通过我和他的经历再次瞥见他的样子。希望如此。

他改变了很多东西。但最重要的是他改变了我。因为认识他,我成了一个更好的人。他给了我如此美好的生活。

谢谢史蒂夫 - 我爱你,仍然想念你。

你的朋友,永远

热门评论

>>共有0条评论,显示0
更多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