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拆亚马逊?美国众议员“迎战”科技巨头

摘要:

美国西雅图女众议员Pramila Jayapal于近日发起了一项反垄断提案,可能将迫使亚马逊(AMZN.US)面临分拆压力。Jayapal提出的终止平台垄断法案(Ending Platform Monopolies Act)得到了美国国会两党的支持,该法案的目的是遏制四大科技巨头(亚马逊、Facebook(FB.US)、苹果(AAPL.US)和谷歌(GOOG.US))权力。

继去年秋季结束的为期16个月的反垄断调查之后,美国众议员本月公布了五项反垄断法案,旨在通过限制这些科技巨头吞并或削弱竞争对手的能力制衡它们的权力。

Jayapal的提议将允许联邦政府起诉,以迫使四大科技公司出售被视为“利益冲突”的业务。这将意味着亚马逊不能再为第三方卖家运营市场,同时也不能用自家的产品与其竞争。其他科技巨头也需要进行类似的分拆,所有这类公司都可能因不合规而面临巨额罚款。

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副主席Jayapal表示,不能相信大型科技公司会自我监督,即使加强了联邦监管也可能不够,因此必须强制分拆。

Jayapal在接受采访时指出:“这不仅仅关乎亚马逊,还事关四大科技公司的垄断权力。对于在多个平台上运营、存在利益冲突和业务竞争的公司来说,以压制竞争的方式使用权力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冲动。”

另外,她还提及了谷歌和Facebook在广告平台的主导地位,这两家公司吞噬了大部分在线广告收入,加速了报纸和其他地方新闻机构的衰落。

亚马逊的统治地位

亚马逊自去年创下销售记录,并在疫情导致多数零售店关闭之际继续招兵买马,实现超越波音(BA.US),成为了华盛顿最大的私营企业。截至2020年,该公司在西雅图拥有超过8万名员工,较上一年增长了25%。

尽管亚马逊在当地经济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并为市场提供了众多高薪技术工作,但在很久以前,亚马逊就不再仅仅被视为一名简单的私人企业雇主。由于对待员工的态度以及对住房负担能力的影响,亚马逊遭到了西雅图部分领导和活动人士的猛烈批评,甚至对其充斥敌意。

对当今无所不在的大型科技巨头的关注,在某种程度上让人想起了美国过往的反垄断斗争。例如,上世纪80年代,联邦政府强行打破了贝尔系统(Bell System)电话业务垄断。此外,上世纪90年代末,美国还试图打破微软在个人电脑市场的垄断地位,这场争斗最终以2002年达成的一项协议而告终,而该协议在某方面限制了微软的行为。

美国各个政治党派的回击

如今,四大科技公司已经激起了来自各个政治党派的回击,尽管原因并不总是相同的。并且,在上周推出的五项众议院法案都得到了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共同支持,不自然地形成了某种联盟形式。

例如,作为民主党人、美国国会进步党团主席Jayapal提出的法案,是与保守派人士、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众议员Lance Gooden共同发起。

在近期的采访中,Gooden认为,像亚马逊和Facebook这样的公司并“不尊重”自由市场,它们想要控制市场的思想、言论,还有植入式广告。而实际上,它们是在推销自己控制搜索引擎结果和引导网络流量的能力。”

在反垄断浪潮下,亚马逊的高管开始为自家做法进行了辩护,他们认为,分拆亚马逊或以其他方式监管其广受欢迎的平台的努力,最终会损害消费者和小型企业。

而当被问及Jayapal发起一项分拆亚马逊的法案时,该公司发言人Jack Evans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我们尚未对该法案发表评论,并将拒绝对Jayapal议员的角色置评。”

然而,在去年秋季回应众议院反垄断报告的一篇博客文章中,亚马逊评论了其“边缘观念(fringe notions)”,并表示“错误干预自由市场将扼杀独立零售商,并通过迫使小型企业退出受欢迎的在线商店、抬高价格以及减少消费者的选择和便利,来惩罚消费者。”

第三方商家的“反对”

虽然数以百万计的第三方卖家能从亚马逊的Marketplace平台上的销售中获益,但部分商家已将其视为“与魔鬼的交易”,称亚马逊通过控制电商交易的几乎所有方面来挤压他们,并推高竞争对手的价格。

位于雷德蒙德、销售笔记本电脑扩展底座及其他电子产品的Plugable Technologies公司创始人Bernie Thompson表示,他的公司85%以上的销售额来自亚马逊平台。

Thompson称,亚马逊建立了一个“非常成功的模式”,邀请竞争对手进入其平台以及拥有巨大的客户群。不过,他表示:“但在各个层面上,亚马逊拥有一定的优势。拥有一个公平公开的竞争环境从来都不是亚马逊的价值观或重点之一。”

另外,Thompson对国会加强对亚马逊行为的审查表示欢迎。他指出,虽然政府监管存在风险,但“一个大型实体不受竞争压力影响的市场也存在巨大风险。”

上个月,哥伦比亚特区总检察长Karl Racine首次在美对亚马逊提起反垄断诉讼,指控亚马逊的行为“人为抬高”了面向消费者的价格。

并且,亚马逊还被指控利用其庞大的销售数据库,瞄准第三方卖家,并以低于第三方卖家的价格出售产品。在某些情况下,亚马逊基本上是复制第三方卖家的畅销产品,然后以更低的价格出售。

对此,该公司一直否认以这种方式滥用第三方卖家数据。2019年,亚马逊的一名律师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表示,“我们不使用个人卖家数据”在平台上与其他企业竞争。

但在去年,根据相关媒体援引对20多名前员工的采访报道称,亚马逊员工曾利用这些数据推出了属于自家的产品,并从中受益。

Jayapal在去年的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就这一报告向亚马逊CEO贝佐斯提出了质疑。贝佐斯回应称,公司有一项禁止使用此类数据的规定,并正在调查员工是否系统地违反了该规定。

一位名为Jason Boyce表示其亲身体验了亚马逊的商业策略,从2003年开始,他成功地经营了一个第三方销售业务,并成为体育用品的主要销售商。

Boyce表示其曾经是亚马逊最大的支持者,但现在他对该公司的情感是“爱恨交织”,其中更多是“恨”。

Boyce指出,亚马逊利用自家成功的产品,以折扣价出售相同或类似的版本,从而削弱了他在瑟马米什市经营了多年的业务。最终,他卖掉了自己的公司,创办了Avenue7Media,为其他商家提供如何在亚马逊系统找到正确的应对方法以及自我保护的建议。

Boyce称,亚马逊仍在使用一些策略扰乱第三方卖家,比如让消费者更难获取不受欢迎的商家的物品的链接——当消费者没有耐心,在比较网上商品的时候,这将成为一个巨大的劣势。

因此,Boyce的证词在众议院的反垄断调查中被引用,并称政府应更早地进行干预:“要么分拆,要么采取更为严密的保护措施来维持竞争。”

对于这种评论,亚马逊辩护称,其在1999年开创性地决定欢迎第三方卖家加入其平台,这一决定令消费者、第三方卖家以及公司都获益良多。

亚马逊在去年的一篇博客文章中表示,将第三方卖家与亚马逊产品分开,将复兴亚马逊在过去20年前曾经尝试过、失败的两店模式,这种模式遭受了小型卖家和客户的拒绝。

其他组织的评论

美国商会也批评了众议院的一系列提案,包括Jayapal针对四大科技公司的提案。

美国商会执行副会长兼首席政策官Neil Bradley近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针对特定公司的法案,而不是把重点放在商业行为上,纯粹是糟糕的政策,从根本上讲是不公平的,这可能会被裁定违宪。”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资深研究员Mark McCarthy一直在跟踪这场战队大型科技公司的辩论,他认为,Jayapal等人提出的法案中概述的反垄断方法有利有弊。他表示,迫使亚马逊与其第三方市场分离可能会产生一些负面影响。

McCarthy表示:“这样做的后果可能对消费者和商家都不太友好。”他认为,消费者将更难找到产品,卖家也可能会失去客户。

McCarthy指出,民主党众议员David Cicilline提出的另一项反垄断法案不会迫使科技公司分拆,但将禁止“主流平台”的“歧视性行为”,并规定亚马逊使用从第三方卖家产品上获得的非公开数据是非法的。

McCarthy认为,不采取任何措施才是错误的:“这正是我们需要进行的对话,讨论如何最好地应对这些公司拥有的巨大权力。我很高兴这个话题被提及了。”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