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链解禁之后,互联网强权时代走向终结

摘要:

一年一度的情人节已然到来,但今年的情人节却比较特殊,既要面临复发的疫情又与春节“撞档期”,这对于依赖情人节经济的产业来说算得上是一次挑战。 在 10.9 亿微信用户等待腾讯解除对外链的屏蔽时 ,QQ 抢先一步解封了淘宝和抖音的链接。

访问:

2021年天猫双11红包领取页

京东2021双十一"头号京贴"领取入口

眼下,互联网生态环境从闭塞走向开放,平台之间的互通难题被逐步瓦解。看到这一步的变化,多位电商从业者表示:“淘宝购物不能使用微信支付,微信不能分享抖音链接很快将成为历史。”

而各大互联网平台解封外部链接行动的背后,离不开国家监管层面的重拳整治。

9 月 9 日,工信部在“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上,提出了有关即时通信软件的合规标准,并要求限期内各平台必须按标准解除屏蔽,否则将依法采取处置措施。

此外,工信部提出有关即时通信软件合规标准的同时,还提到,若企业在 9 月 17 日前仍未整改完成,工信部将直接启动处置措施,不再约谈。

据此前媒体报道 ,9 月 9 日与会企业中,互联网大厂的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百度 、360 等悉数在场。而随着 QQ 解封淘宝、抖音链接,这场互联网破壁行动的篇章已就此开启。

解除外链屏蔽,反垄断的一盘大棋

DoNews(ID:ilovedonews) 注意到,在工信部政策出台后,包括腾讯、阿里巴巴以及字跳动等互联网平台,纷纷举双手表示支持。

其中,腾讯在回应中表示,将坚决拥护工信部的决策,在以安全为底线的前提下,分阶段分步骤地实施。阿里巴巴则回应称,互联是互联网的初心,开放是数字生态的基础。阿里巴巴将按照工信部相关要求,与其他平台一起面向未来,相向而行。

而字节跳动除了表示将认真落实工信部决策外,还呼吁所有互联网平台行动起来,不找借口,明确时间表,积极落实,给用户提供安全、可靠、便利的网络空间,让用户真正享受到互联互通的便利。

互联网大厂对解除外链屏蔽的表态背后,实际上与国内反垄断监管的加强息息相关。

据此前中关村在线报道,从今年 3 月 31 日至今,互联网服务公司被反垄断法罚款,累计达近 190 亿元。其中在今年 4 月,因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阿里巴巴被罚了 182 亿 ;4 月底,市场监管总局又宣布依法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处罚是一方面,在监管上也不断有政策出台。今年的 8 月 27 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互联网信息服务算法推荐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就提到,算法推荐服务提供者应当向用户提供不针对其个人特征的选项,或者向用户提供便捷的关闭算法推荐服务的选项。

也是在这个月,在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禁止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规定》的征求意见稿中,提到拟禁止互联网企业在无正当理由的情况下,对其他平台“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实施屏蔽、拦截、修改、关闭、卸载”等行为。“所以我认为这次的解除外链屏蔽,或就是落地的一个动作。”一位电商从业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月 13 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作为工信部新闻发言人、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赵志国表示,今年 7 月份工信部启动了为期半年的互联网行业的专项整治行动,屏蔽网址链接是这次重点整治的问题之一。

大厂跑马圈地的利器

互联网企业之间的选择性屏蔽,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可追溯至十一年前的 “3Q 大战”。

在 2010 年中秋节期间,有 QQ 用户发现自己使用的 QQ 医生自动升级为 QQ 电脑管家,一些 QQ 用户因安全过程中并未有任何提示,而倍感不满,而这也为此后 360 与腾讯的正面交锋埋下了伏笔。

在此后不久的 9 月 27 日,恰逢国庆节前夕 ,360 推出了旗下产品——隐私保护器,该产品仅针对的软件只有一个,那就是 QQ。

而就在双方就 QQ 是否窥探用户隐私互呛之时,腾讯科技发布文章称,称 360 浏览器涉嫌借色情网站推广。

而双方大战最终在 2010 年 11 月 3 日达到了顶峰,在这一天的晚间,所有的 QQ 用户收到了《致 QQ 用户的一封信》, 其中提到,“亲爱的 QQ 用户,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们刚刚作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在 360 公司停止对 QQ 进行外挂侵犯和恶意诋毁之前,我们决定在装有 360 软件的电脑上将停止运行 QQ 软件”。

而在当时这场“二选一”的背后,直接导火索是作为 QQ 电脑管家前身 ——QQ 医生的上线。

最终,随着工信部的介入,这场闹剧才得以收场。

此后,随着互联网从 PC 端走向移动端,为了用户争夺,屏蔽外链正式上演。而这场屏蔽战,在 2013 年率先在淘宝与微信之间打响。

彼时,微信活跃用户数突飞猛进,在增幅上达到了 1104%, 也是在这一年的 8 月,微信上线了微信支付功能,为微信商业化的道路再添基石。

而在腾讯的微信支付入场时,阿里也掀起了屏蔽战。公开资料显示,在当时淘宝关闭了微信的淘宝客接口。随后在这一年的 11 月,所有来自微信的链接也被屏蔽掉。

面对阿里的屏蔽,腾讯也不甘示弱,对淘宝的跳转链接进行封杀,这也导致用户如果想在微信内跳转到淘宝,需要复制连接后再通过浏览器打开。自此,微信与淘宝之间的围墙竖立起来吗,此后,微信淘宝双方更是围绕着“淘口令”进行了多次你来我往的补丁升级与封杀。

互联网巨头之间你来我往的外链屏蔽行为,更多的可能是在流量和获客、转化上的冲突,但是同样是外链屏蔽,对于垂直电商等重度依赖流量获客的平台来说,则无异于致命的打击,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例子是阿里与蘑菇街。

2011 年创立的蘑菇街,以内容导购的独特模式获得大批粉丝簇拥。当时用户可以通过蘑菇街的内容以及购物体验等数据,种草自己喜欢的商品,并直接从蘑菇街跳转淘宝完成购物流程,而蘑菇街则从中获得导流的分成。

因为优质内容可以更好的刺激消费者的消费欲望,因此蘑菇街通过优质内容可以不断给淘宝导流,同时自己又可以赚取分成,在双方的合作下,蘑菇街曾一度成为了国内头部的电商导购平台。

然而,随着蘑菇街的不断壮大,或是基于对流量和用户习惯的忌惮,阿里在 2013 年推出了对第三方导购平台封杀政策,而作为赫然在列的蘑菇街失去了此前来自淘宝的依赖,一度陷入低迷,直至指标电商风口的到来,才有所起色。

此后,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巨头之间再次上演了屏蔽外链的戏码,只是,这次腾讯的对手换成了字节跳动。

随着短视频业务的爆发,抖音及其背后的字节跳动,逐渐与互联网巨头形成了分庭抗争的竞争形势。而这种抗衡的局势,从 2018 年 5 月 7 日,马化腾与张一鸣在朋友圈互相呛声事件中,便可以略知一二。在那次争论中,双方的焦点仍然是屏蔽外链的问题。

呛声背后,源于当年 4 月,腾讯的微信和 QQ 等产品正式屏蔽了抖音链接。对于原因,腾讯方面给出的解释是,互联网短视频整治期间,暂停短视频 APP 外链直接播放功能。值得注意的是,也是在同期,腾讯推出了自己的多款短视频产品。

据网传的一张截图显示,张一鸣在朋友圈发文 “celebrate small success”, 并配了抖音 Tik Tok( 抖音的国际版)拿下 Q1 App Store 免费下载量第一名的截图,并在评论区写到,“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随后,马化腾回复张一鸣称,“可以理解为诽谤。”

虽然二人此后并未再对外回应呛声一事,但从目前公开信息来看,在腾讯与抖音之间的战争远未终止。比如在今年 2 月抖音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向腾讯提起反垄断诉讼,起诉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要求法院判定腾讯立即停止通过微信和 QQ 限制用户分享抖音的内容等。

从腹背受敌到多方受益

随着工信部解除屏蔽外链政策的落地,各大互联网平台对屏蔽外链的态度已经有所松动。

以腾讯为例,据其 9 月 17 日发布的关于《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调整的声明显示,外链管理措施将分阶段分步骤实施,其中第一阶段将于 9 月 17 日起开始执行。

微信第一阶段的外链开放,以确保信息安全为前提,用户在升级最新版本微信后,可以在一对一聊天场景中访问外部链接。但从目前来看,虽然用户通过微信端和企业微信,在一对一聊天的场景下可以打开淘宝首页,但是具体的淘宝商品链接,目前还无法直接跳转购买。

此外,群链接因涉及广大接收方用户,外链内容暂时维持目前的管理规范。不过,微信表示将继续开发便于用户自主个性化选择的功能。

值得注意的是,在工信部正式提出有关即时通信软件的合规标准,并要求限期内各平台必须按标准解除屏蔽之前,部分互联网平台已经有所动作。比如今年 7 月有媒体传出阿里巴巴和腾讯考虑互相开放生态系统,双方分别制定放松限制计划的消息。

在今年的 8 月 3 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在公开场合提到,平台之间的大循环能产生的社会价值,一定远远大过在单一平台内的小循环。对中小企业来说,解除外链屏蔽能降低流量费用,有利于降低经营成本,带来更好的经营便利;对消费者而言,则有助于提升生活便利度。

而随着互联网平台解除外链屏蔽,作为互联网巨头的腾讯、字节跳动以及阿里巴巴的竞争格局是否会由此产生变化,则成了备受热议的话题。

一位电商平台负责人分析,在微信接触屏蔽外链后,阿里有三大利好。“首先是在用户增长上,目前阿里有 9.39 亿的月活,肯定不算低,但是相较于 12.5 亿月活的微信来说,生态打通,势必会在用户数上获得一定增长;其次体现在与以往基于微信生态而起家的平台的竞争中,阿里将不再落后,比如昔日拼多多崛起的背后,与微信流量的保障息息相关,而随着平台间“围墙”的拆除,阿里进入到微信生态中,拼多多或将受到影响;最后则是在支付上,目前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占据着国内大份额的支付市场,而如果外链屏蔽彻底解除,是否能争取到以往微信用户中使用微信支付的一部分用户群体,也为阿里旗下的电商平添了一些想象力。”

当然,在这个互通的过程中,微信也是有所收获的。“比如淘宝、天猫平台上的商家和客户资源,毕竟在互通之前,很多商家就已经开始着手做私域这件事了,可能商家以前还是通过在淘宝上采买公域流量来获客,后来发现流量成本越来越高,便借助微信的私域方式,将采买的公域流量,通过社群等方式转化成自己的私域流量,从而拉升老客复购以及新客的转化,并借助私域高效触达用户,只不过是说以前双方互相掣肘,但今后如果互通了,腾讯生态,尤其是在私域流量转化效率这块,也会得到提升。”上述负责人说道。

相较阿里巴巴,逐步解开外链屏蔽的腾讯,最大的压力可能来自字节。

DoNews 注意到,在近日抖音举办的第二届创作者大会的主题演讲中,字节跳动 CEO 张楠对外公布了抖音最新的数据,其中提到,截至 2020 年 8 月,包括抖音火山版在内,抖音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超过 6 亿。

显然,从用户数量的维度来看,抖音和字节跳动势必将能从微信中引流走部分用户,比如在这 12 亿微信用户中,仍未使用短视频的用户,但这部分用户的体量究竟有多少,则有待观察。

值得注意的是,近些年来,字节跳动在电商业务上也频频发力。

在 2014 年,作为字节旗下的今日头条就曾推出“特卖”频道,通过导购的方式,引导用到淘宝等平台购物 ,2017 年 9 月,今日头条又在 APP 内的一个电商二级入口位置,上线了“放心购”,并主打货到付款。

此后在 2018 年,作为字节跳动旗下另一款产品的抖音上线了“抖音小店”,并与淘宝达成战略合作,而与淘宝的合作,或也让字节看到了短视频、直播与电商相结合的潜力,于是在 2019 年的 6 月,抖音正式成立“直播”部门,在 2020 年电商 618 节日前夕,字节更是成立了以“电商”命名的一级业务部门,以统筹公司旗下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多个内容平台的电商业务运营,这意味着“电商”已成为字节的战略级业务。

与字节在电商上的不断开疆扩土对应的是,在 2020 年抖音电商全年的 GMV 超过了 5000 亿,相比 2019 年的 GMV 高了三倍不止。

该电商负责人判断,解除屏蔽外链,抖音电商不仅可以利用微信的社交流量池带动增长,还可以从依附于微信生态下的嫡系——比如拼多多的手中“抢夺”。另外,当外链解除封禁用户体验得到改善之后,用户流失率也会随之下降。

眼下,对于开拓新业务的互联网大厂以及二三梯队的玩家来说,外链解禁不只是一场单纯的破冰行动,而是过去十年由巨头定义游戏规则的时代,在今天就此终结。

热门评论

>>共有0条评论,显示0
更多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