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嘎子”的九月,“潘子”依旧在卖酒带货

摘要:

如果现在再提“潘嘎之交”,很多人都只会当你在炒过了气的“烂梗”。的确,在现今的国内互联网环境下,一个网络词汇的火爆与过气,也只不过是几天的事儿。更何况,“潘嘎之交”还是个“诞生”在半年前的词。不过,“潘嘎之交”这个词虽然在如今鲜有人提,但对于“潘嘎之交”主角之一的潘长江而言,这其中的故事,却远远没有结束。

访问:

2021年天猫双11红包领取页

京东2021双十一"头号京贴"领取入口

就在前不久,潘长江在短视频平台上的一次带货直播,转眼间又在网络上引发了一阵讨论热潮。事实上,在“潘嘎之交”发酵,并成为网友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时,深陷舆论中心的潘长江,曾经暂停直播过一段时间。直到九月,潘长江才开始再次复播,复播的内容也并没有让网友们“失望”——依旧是熟悉的带货卖酒。


在潘长江的直播间里,只见身着黑色印花T恤的“潘子”,正抱着各样式不同的酒,“拼命”上演着一出出“砍价大亏本”的戏码。相比于之前直播带货时的不熟练,以及动不动就拿“一口气吹一瓶水”的老绝活来暖场的尴尬,本次带货的潘长江,显得从容不迫,并且话术也掌握得更加游刃有余。与之相对的,则是一旁的女助理,总是紧张到嘴瓢。技术团队也是很懂氛围,时不时地将“加入粉丝团”和“墨镜”特效,加到潘长江的头上,及时转移嘴瓢带来的坏影响。

没有“嘎子”的九月,“潘子”依旧在卖酒带货

从潘长江的精神状况来看,带货时的他还是很亢奋的,无论是语气、音量、还是情绪,完全没有一点69岁高龄的颓态。但无论是深厚的眼袋、塌陷的眼窝、还是皱皱麻麻的“老人纹”,都又时时刻刻在提示你眼前的“潘子”,已经是个爷爷辈的人了。这矛盾吗?矛盾,或许又并不矛盾。看着“潘子”微微起红的脸颊以及逐渐红通的鼻子,这一切似乎就能解释清楚——这与那些喝酒上头的老人,简直一模一样。

但这也不能说,“潘子”同为喝了假酒的受害者。带货的潘长江,显然是卖酒的利益既得者。这点,从潘长江屡次带货后的销售数据,就能反映出来。根据资料显示,潘长江在9月9号至9月11号的三日连播中,酒类的销售额已超过了5000万,按20%的抽成计算,“潘子”最少也能从中到手1000万。三天1000万,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结合“潘嘎之交”时期的带货主播榜,潘长江可以说是深深地尝到了直播卖酒的甜头。


时至今日,网友对明星在短视频平台带货捞金,早已见怪不怪。在上面贴出的带货主播榜上,除了潘长江,还有其他艺人明星也是榜上有名。明星带货已成常见的社会现象,但提到潘长江,网友却还总是习惯性地单拉出来叨叨两句。甚至在评论区里“恶心”一下“潘子”。


“潘子”能被网友们如此“另眼对待”,终究还是因为吃了“潘嘎之交”的亏。就算潘长江希望以数月停播来避避“潘嘎之交”的风头,但现实却依旧告诉他,互联网是拥有记忆的。

毕竟,在“潘嘎之交”发生前,潘长江还是以“潘叔”的身份,来劝“嘎子”的扮演者谢孟伟,不要沉迷网络带货卖假酒。当时那个视频,潘长江言辞句句在理,字字落地有声,同时包含了自己作为长辈和演艺界的前辈,对“嘎子”这一后辈的关心以及劝诫。这一套“组合拳”下来,直把谢孟伟说的是痛哭流涕,连连向潘叔表示要“改邪归正”。


哪能想到,前一秒刚义正词严地劝“嘎子”浪子回头的潘叔,转头就一脚踏入了直播带货的行业。好巧不巧的是,潘长江带货的产品,还与谢孟伟一样是酒类产品。这下,潘长江可谓是一夜之间人设崩塌,从“潘叔”这个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变成“潘子”这个说一套做一套的跳梁小丑。之前潘叔对“嘎子”掏心掏肺说出的那段金玉良言,也被认为是“潘子”在下大棋,有意劝退竞争对手。毕竟,“嘎子”在直播卖酒的行业里,浸淫多年——在这里,“嘎子”才是前辈。


在这一连串的反转与“操作”下,“潘嘎之交”成为当时国内互联网上最有名的梗。甚至有望编入数十年后的“经典语录大全”。“潘子”和“嘎子”也因此猛吸了一波流量,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小兵张嘎》和《举起手来》霸屏的年代。


这样看来,之前潘长江对谢孟伟那波苦口婆心的劝诫,都有可能是所谓的“节目效果”。毕竟,“嘎子”在哭了一通后,也没放弃趟“直播卖酒”的浑水;“潘子”则是靠着人设反转,直接创出“潘嘎之交”,一跃成为主播带货行业中的佼佼者。这么看,那妥妥的是双赢策略。

“潘子”和“嘎子”如果光是带货,那也就罢了。但是,“嘎子”和“潘子”在直播中卖的酒,那大多是“以次充好”的假酒。这就已经不只是道德,甚至开始越过法律的红线了。至少,“嘎子”卖假酒这事,是已经板上钉钉的——2020年12月15日,市场监管总局官方账号发布了一条谢孟伟直播带货的视频,并指认“嘎子”在直播中卖的“茅台”和“五粮液”,都是贴牌假酒。


至于“潘子”卖的酒是不是“假酒”,虽然现在没有官方账号“锤”他,但根据一些顾客的酒后反应,还是能看出诸多端倪。B站上,有不少UP主都做了“潘子酒”的试喝视频,绝大多数UP主都反映自己很难“把持得住”。


另外,“潘子”在直播间里每次表演的大砍价,也让很多网友啼笑皆非。对于这些个套路,很多网友现在也就是看个乐呵了。


图源:虎扑

不过,在前几日的直播中,潘长江对于那些下了单却没付款的网友大发雷霆,直接称他们是“别占着茅坑不拉屎”,还要将不付款的都清出去。这波新操作,倒是令很多网友措手不及,也成了网络讨论的另一个焦点。


图源:虎扑

纵观潘长江从“潘叔”变为“潘子”,再到“沉迷带货,不能自拔”,这其中有很多值得令人寻思的东西。按理来说,潘长江作为一个上世纪末就已经成名的喜剧演员,多次活跃在春晚的舞台,他所主演的很多电影,比如《举起手来》,也是现在很多网友的童年经典。在“潘嘎之交”前,潘长江已经算是解锁了“德艺双馨老艺术家”的成就,为什么他非要放弃这么一个好名声?

思来想去,那就只有一个“钱”字。毕竟,名气又不能拿来当饭吃。

联系之前提到的主播带货榜,就可见一斑。面对如此巨大的金钱诱惑,很难不让人心动。


图源:电影小滨

除了巨大的利益诱惑外,整个大市场环境的变化,也是非常重要的促因。最直接的就是疫情影响下的演艺界“寒潮”,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其拍摄都受到了相当大程度的影响。与之相对的,则是网络直播带货的兴起。这对于有些知名度,却无戏可拍的艺人们而言,简直是量身定制。依靠自身积攒下来的观众基本盘,卖卖人设,带个货,轻松又暴利。比如说“嘎子”谢孟伟,就是很好的证明。他在演员的道路上发展并不顺,扎根网红带货后,反而又几度成为舆论的焦点。


再者,则是潘长江作为以“卖丑”为特色的喜剧演员,在如今越来越狠的“审丑”环境下,多少也有些“跟不上时代”。有关潘长江,网友们最熟悉的就是嘲讽其身高的“梗”,这个梗在潘长江参演的节目中,也是反复被提及。但是到了现在,与那些“审丑”的狠人比,光是一个长得矮,那实在是太“温柔”了。网红门为了扮丑,都敢去厕所找吃食,这显然比潘长江反复Cue的“矮”梗,更具冲击力。

另外,在如今这个流量裹挟一切的年代,老演员们,已经不再受到资方的眷顾,各种流量小生成为资方青睐的对象。于是,我们看到很多老演员们,只能去参加综艺,还时不时会被流量给内幕下去。混得好的,还能在评委席上坐着,混得不好的,那只能给流量小生做“垫脚石”。潘长江也参加过综艺,担任过评委,算是体面了,但就因为一次“不认识蔡徐坤”,被疯狂的饭圈粉丝网络暴力到懵逼,或许,也就是在这时候,潘长江才对时代的变化深有感触,并知晓了所谓的“老艺术家”,也只是个好听的名头而已。


“想开了”,也就好办了。既然网友都不在乎所谓的“老艺术家”,那么潘长江自己也就没必要再端着这顶高帽子。“名”和“利”自古以来就是一对关联词,从古至今,又有多少人不希望“名利双收”呢?

在潘长江这个老一辈人眼中,或许直播带货与接广告代言,没什么区别。

我并不是在刻意用最坏的猜想,来揣测潘长江突然带货卖酒的原因。虽然鲁迅先生有提过这是中国人的固有思维,潘长江沉迷卖酒,甚至连最近的反诈警察连线都能忽视,但潘长江作为一个喜剧演员,给我们带来了诸多快乐,也是事实。

我只是希望,“潘子”能够早点醒过来,别真被“W”,蒙蔽了心智。

热门评论

>>共有0条评论,显示0
更多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