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不肯赚钱的游戏爆红 它的抄袭者正被全网“追杀”

摘要:

苹果,全球市值最高的大科技公司,突然在自己的平台上封杀了一堆 app——只为了保护了一个和自己公司(目前)完全没关系的人的利益。这样的事儿,之前怕是从来没听说过吧?然而这正是 Wordle 和开发者 Josh Wardle,最近刚刚经历的……

Wordle 是一款“公益”字谜游戏,最近突然出圈,吸引了全球一大波用户,但它还是坚持原来的做法,只有网页版,没广告,没有注册流程,没任何付费打赏功能,除了用 cookie 保存用户游戏进度之外,也不收集任何可识别身份的数据。

这肯定会招来一大堆李鬼:这些“李鬼”通常以 “Wordle”作为游戏名称、标题或搜索关键字,并且在游戏功能上,对正版游戏还原得可说是“原汁原味”……


某款 Wordle 抄袭者的游戏截图

本以为这样的事多了去了,没想到,这些李鬼激起了公愤,连苹果都出手了:就在前几天,苹果突然在 iOS App Store 上封杀了这款游戏的一大票抄袭者。

这种做法对苹果来说,可是太罕见了。

要知道在过去,如果事情没闹大,对于应用抄袭类的事件,苹果应用商城团队过去一般都是爱搭不理的;更有甚者,苹果为了恶心自己“心仪”(想要收购)的应用开发者,还会故意容许抄袭者的存在。

这 Wordle 到底是一款怎样的游戏,它究竟有多火,能让苹果反常地主动出击,对“李鬼”们赶尽杀绝?

Wordle:全球百万玩家挑战一道字谜

说来,2022年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如果你还没玩过,甚至还没听说过 Wordle,那你可就真的 out 了……自从去年年底上线,Wordle 在新年这段时间里已经成为了全网爆火的“网红”游戏,截至本周的玩家数量高达270万,并且仍在爆发式增长中。

它的游戏内容和机制其实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谜底是一个长度为5字母的单词。你的任务,就是在六次尝试以内猜出正确的答案。


游戏初始是没有任何提示的,不过,根据你每一次猜测的结果,游戏都会用色块的方式来给你提示,让你知道你离谜底还有多远。

以下图为例:


  • W 以绿色出现,说明单词里有这个字母,并且它也在正确的位置;


  • I 以黄色出现,说明单词里有这个字母,但位置错了;


  • U 以灰色出现,说明单词里完全没有这个字母。

整个游戏的规则很简单,但完成挑战也有几种常见的策略流派:

  • 元音流:第一次尝试就直接知道谜底里有哪些元音字母,尽量用元音多的单词,如 audio, adieu, louie 等,然后再用辅音去试;

  • 辅音流:和元音流相反,从包含辅音多的单词入手,如 psych,crypt,snort 等;

  • 暴力流:毕竟英文字母表才26个字母,5次尝试就可以遍历,就能大概率知道谜底里有哪些字母……

可以说除了词汇量之外,Wordle 完全没有任何挑战和“游戏性”可言。而且,和其他游戏想方设法增加用户在线时长不同的是,Wordle 每天只有一个词,这也意味着每天基本只能玩一次。

然而就这么一款十分简单的游戏,据其开发者 Josh Wardle 透露,玩家数量截至本周一已经超过270万了,日访问量也有200多万,并且仍在高速增长……

Wordle 爆红的秘密,其实是它的社交分享功能。

一般游戏是“客户端”的机制,每个玩家玩的内容都不一样。而 Wordle 这个游戏,它简单到了什么程度:游戏每天只有一个谜底,也即全球百万玩家,每天挑战的都是同一道题……

很多游戏也有分享功能,而对于 Wordle 来说,分享一直不太好做。毕竟大家都在猜同一个词,分享不就等于泄题了嘛。

不过在去年12月,有一位玩家 @irihapeta 想出了一个奇思妙招,能够让玩家既不泄题,也能分享他们的游戏结果——甚至,这种分享方式还带有一点“神秘感”,对于那些看到了分享内容却不知道个中秘密的人,更是吊足了胃口:

而这位玩家想到的分享方式,采用的逻辑和游戏的提示方式一样,把玩家闯关的过程,用纯色 emoji 来代替。

开发者 Wardle 对这个点子赞不绝口,很快就把它添加到了游戏里。分享出来的内容大概就是下面这个样子。文字 Wordle 180 代表这是产品上线以来的第180道题(也即180天),后面的 3/6 则是用了多少步猜中谜底。


很快,Wordle 的分享内容,一夜之间在社交网络的各个角落随处可见。

色块风格的 emoji,就好像密码暗语一样,再加上“#每日Wordle俱乐部”、“午夜Wordle俱乐部”等相关话题,吸引了更多之前没玩过、没听说过 Wordle 的用户,也想要加入这个神秘的俱乐部:


在某种程度上,Wordle 甚至还引发了属于自己的亚文化。

比如,有人就用 Wordle 分享的色块风格,发了这么一条奇奇怪怪的推文:


如果你没看懂的话,请读完文章,我们会在最后揭晓答案:)

再比如,这周三的谜底是 favor——直接在英式和美式两种英语拼法人士之间引发了巨大的“争议”。Twitter 打油诗大王 Brian Bilston 也是 Wordle 玩家,甚至为此专门赋诗一首,无情吐槽美国人写字爱省字母的臭习惯:

Concerning Today's Wordle

by Brian Bilstoun

(翻译:杜晨)

Americans,

I have news to report.

美国人

恕我有事禀告

I have done the"math"

And you're one letter short.

我掐指一算

你们的拼写有一字之少

That extra letter

Gives it colour and flavour.

多这一字

既有色彩也有味道

Yours, with candour

An affectionate neighbour.

来自你们的好朋友

一位英国佬

甚至,还出现了专门属于 Wordle 的“字谜宇宙”……里面有各种各样模仿、致敬,和调侃它的游戏:

比如 Sweardle,专门猜脏话的:


Queerdle,谜底都是 LGBTQ 类术语:


Letterle,就只有一个字母,去猜吧……


全网围剿“李鬼”

上面这些小玩意,大部分都是属于“恶搞没恶意”的模仿致敬,基本都有在网站上明确写出其灵感来源是 Wordle。

结果,还真有另外一群没素质的人,看到 Wordle 在互联网上爆红,想要趁此机会大捞一笔。

前面我们提到,即使 Wordle 爆红,它的开发者还是坚持没有广告、不用注册、无需付费打赏等各种各样复杂的商业运作。更重要的是,它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网页游戏,开发者 Josh Wardle 压根就没有把它做成一个 app。

说白了,开发者完全没有想要利用它赚钱。

然而,在过去的几周里,苹果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这两个主流应用商城上,突然出现了大量以 Wordle 为名字或介绍标题的“仿冒者”:



其中最不要脸的一款,应该就是 “Wordle - The App” 这一款了。

为什么说它最不要脸?

因为它的开发者 Zach Shakked,从:

“特别喜爱 Wordle 以至于必须要抄一个”,

“看看我赚了多少钱”

“喷我算什么本事,有种你们自己做一个”,

“哎呦怎么下架了,我居然被  cancel 了”

“光说我抄干什么,Wordle 八成自己也是抄的别人”

“别骂了别骂了,我再也不这么干了”

……这么一条完整心路历程,他都全程在自己的 Twitter 账号上直播了。


Zach Shakked 的档案照片

按照 Shakked 自己说的,他是在看到 Wordle 这个游戏火了之后,发现它并没有 app 版本,于是在上周末自己直接用最快的速度复刻了一个 app 版本出来。

首先,这个仿制版应用,在用户界面,游戏功能上对正版 Wordle 可以算实现了原汁原味的还原。

并且,Shakked 毫无顾忌地直接就用了 ”Wordle“ 作为应用名称——尽管这个名字并不属于他。

他甚至还给这个抄袭版加上了应用内购买功能——只需要30美元就可以升级“高级会员”,能够跳出原版 Wordle 每天一道题的封锁,无限制地畅玩……

发布后的第二天,Shakked 还在 Twitter 上自吹自擂,这个应用在上线第一天就获得了上万个下载,和近千个免费试用订阅。

他在推文中写道:“We're going to the fucking moon.”


结果好日子还没过两天,苹果就在周三突然对包括 “Wordle - The App” 等在内的一大票抄袭 Wordle 的应用,进行了下架处理。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被下架的应用,基本都用了 Wordle 在它们的名字里;而目前 App Store 的文字游戏种类里还有一些明显“致敬”了 Wordle 的产品,只是它们没有用这个名字而已。

Shakked 修改了他的 Twitter 账户介绍:“我因为开发了一个 Wordle 克隆,被 cancel 了。”


在过去的这几天里,Shakked 几乎成为了游戏开发者圈子里的全民公敌。

他收到了大量的仇恨邮件,还有人每天为了搞他,都在尝试重置他的各种账户的密码。


就连知名开发者和苹果评论家 John Gruber 都直接骂他傻 * ……

Shakked 是这么说的:

“在我看来 Wordle 已经成为了一个足够普及的游戏类型的名称,就像拼字 (Scrabble)、2048、填字 (crossword)、数独 (sudoku) 等等……”

John Gruber 是这么骂他的:

“你在 App Store 上能找到不是孩之宝开发的,还敢叫 Scrabble 的游戏?你个**。也许会有和 Scrabble 机制类似的游戏,没准你能找到上百款这样的,但没有一款不是孩之宝开发的游戏敢叫自己 Scrabble 的。”


终于,Shakked 顶不住了。他在 Twitter 上发了一长串文字,阐释了自己这段时间的心路历程,大概意思就是说:

1)模仿一个已有的产品开发自己的新产品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是行业公认的成熟的商业模式;Wordle 自己恐怕也是抄袭者(其游戏模式借鉴了英国 ITV 电视台的综艺比赛节目 Lingo)。

2)设定$30的订阅费用也没有任何问题,有没有逼你付钱,不喜欢别付钱/别玩不就完了。

3)对于在 Twitter 上公然发布下载量和付费数据,自己真的不是在显摆,而是作为一个年轻的开发者,看到这样的数据真的很激动。

4)自己联系了正版 Wordle 的开发者 Josh Wardle,提出了三种方案 a) 支付10万美元的授权费 b) 合作开发正版应用 c) 利润分成——结果都被 Wardle 拒绝了。

5)之前发布的是最小可行版本,新的界面、多人联机等后续功能开发工作已经在进行中了。但是因为被骂的太惨,加上应用被下架,不得不叫停了。最主要的是这个时间点太尴尬,如果再多宽限他几天,让他把新功能上了,把游戏的名字改了,可能也不会像今天这样被骂的这么惨。

“我意识到我突破底线了。我绝对,绝对不会再做任何哪怕跟这有一丁点相似的事情了。我真的错了。”


诚然,就像 Shakked 所说的那样,在手游领域里,Wordle 已经不是类似的抄袭事件第一次发生了。之前,Flappy Bird、Threes 都曾经被大肆模仿抄袭。可能玩过抄袭者 2048的人,是玩过原版 Threes 人数的成千上万倍……

而当整个行业的抄袭者们都在想着接下来怎么用这个概念继续赚钱的时候,Josh Wardle,原版游戏的开发者,却根本无暇顾及那些名与利。Wordle 从一开始,就是他给热爱字谜游戏的老婆和其它家人朋友开发的,他也压根没有想过这个游戏会爆红。

他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的时候表示,自己有点不太适应这个游戏爆红给自己带来的名气。他甚至担心因为玩家过多,这个游戏可能会强加给他本人更大的责任,以至于他不得不去考虑全世界上百万用户想要什么功能,去满足他们的需要……

“我需要考虑得足够周到。这个游戏毕竟不是我的全职工作,我也不希望它成为我压力和焦虑的来源。就算我要对这个游戏做任何修改,也是出于我和我妻子的需求而做的。”


Josh Wardle 和妻子 Palak Shah

最后,解释下那条模仿 Wordle 分享文案的奇怪推文的含义:



访问购买页面:

游戏外设自营专区

热门评论

>>共有0条评论,显示0
更多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