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败走中国

摘要:

“人生大起大落得太快,实在太刺激了!”这句话用在孙正义身上再合适不过了。软银集团近几年来的业绩剧烈波动,犹如过山车一样在“W曲线”的轨道上自由飞翔。2017财年,软银营收为91588亿日元(约合835.62亿美元),较上年增长3%;净利润为10390亿日元(约合94.79亿美元),较上年下降27%。

访问:

阿里云复工专属福利首购1元起

2018财年,软银营收为96022亿日元(约合873.61亿美元),较上年增长4.8%;净利润为14112亿日元(约合128.39亿美元),较上年增长35.8%。

2019财年,软银归属于软银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9615.76亿日元(约合89.73亿美元)。

2020财年,软银创造了历史最好的成绩单:净利润5.08万亿日元(约390亿美元)。

按照“W曲线”规律,果然在2022年5月12日,孙正义在日本东京公布了软银集团最新财报:截至3月31日,软银集团2021财年净亏损为1.7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00亿元)。

这个业绩,一举成为软银有史以来的最差成绩,也成就了风投史上最大的亏损。

软银旗下的愿景基金在2021财年净亏损高达2.64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400亿元),以一己之力把整个集团拉下坑。


这个消息在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不为别的,就为孙正义——这个中国投资专业户的名头,就足以吸睛一片。

作为马云背后的男人,孙正义初始投资的2000万美元,在阿里巴巴上市后已获利上千倍。有了这个超级大案例之后,孙正义对中国市场青睐有加。孙正义在去年8月曾公开表示,愿景基金有23%的投资在中国。

但就像一首歌中所唱的“在有生的瞬间能遇见你,竟花光我所有的运气”。阿里巴巴之后,孙正义在中国鲜有亮点。

相反,孙正义愿景基金的1400亿亏损中,中国企业还出力颇多。

1、“三大坑”

一时之间,仿佛中国的互联网企业都对孙正义变了脸色。

根据软银财报显示,愿景基金一期前三大亏损来自滴滴、Wework、Grab,愿景基金二期的前三大亏损来自Wework、京东物流和叮咚买菜。

5家企业中,中国企业占了3家。滴滴京东叮咚,三个公司成了“坑软三杰”。

其中滴滴公司的愿景是:“引领汽车和交通行业变革的世界级科技公司”。

就是这个愿景,引来了软银的愿景基金。

2017年,软银大手笔对滴滴送上80亿美元投资。同年9月,软银出资6.39亿美元收购了阿里巴巴在滴滴出行的5%的股权。

2019年,滴滴成立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滴滴沃芽科技有限公司(滴滴沃芽),经营范围包括智能驾驶汽车技术、自动驾驶汽车技术、汽车零部件技术领域内的技术开发等。2020年,软银又慷慨解囊,领投5亿美金。

据媒体报道,软银先后向滴滴共投资约120亿美元。根据滴滴的招股书显示,软银共持有滴滴21%的股份,成为最大的股东。


本来,软银指望这笔投资成为阿里巴巴之后的又一经典“样板戏”。直到在2021年6月30日,滴滴在美国上市闹剧出现,演砸了一切。

2021年,滴滴股价几近腰斩。2022年以来,滴滴股价再跌约70%,从上市之初最高的18元,一直跌到现在的十分之一。到现在,滴滴的市值也只剩下70亿美元左右。按照其持股21%来算,软银公司原来的120亿到现在只剩下15亿美元左右,巨亏过百亿。

与滴滴情况类似的还有京东物流。

上市前,软银以每股40.36港元价格,认购1.15亿股发售股份,认购金额达6亿美元(约46.414亿港元)成为基石投资者。2021年5月28日,京东物流在香港港交所成功上市,开盘股价一度涨超18%。市值曾超2700亿港元。

同样好景不长,一个月之后,京东物流估计持续下跌。截止昨日,不到一年的时间,京东物流股价仅为14.94港元,市值已不足千亿。软银投资仅余三成。

2021年5月12日,叮咚买菜宣布完成3.3亿美元D+轮融资。软银资本独家投资3.3亿美元。根据叮咚买菜日前向美国SEC递交20-F文件显示,软银旗下SVF II Cortex Subco持股为5.9%。

2021年6月29日,叮咚买菜在纽交所上市,发行价为23.5美元。上市第二个交易日,叮咚买菜股价暴涨62.84%至38.3元,市值逼近百亿美元。

如果时光可以定格在这天,那软银当日的获益将超过50%。但美好总是短暂,从此叮咚买菜陷入了和其他互联网股一样的曲线,当年跌去近三成。2022年至今,又跌去近七成。

其实不光是上述“三大巨头”一直给软银挖坑,就连曾经给软银带来了2900倍回报率的阿里巴巴,其股价在过去一年时间里,跌幅也一度超过了50%。

一时之间,仿佛中国的互联网企业都对孙正义变了脸色。

2、败给时代

真正让孙正义溃败的,终究是这个时代。

2021年是一个对互联网企业不友好的年份,尤其是对于国内的互联网企业们而言,是从“山到绝顶我为峰”到“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反差。

在国内新冠疫情已经被基本控制的2021年,大部分的互联网企业却如同开始了一波“线上疫情”,跌跌不休。跌幅两成打底,最甚者如快手,甚至跌去近八成。


即便是时光可以重来,擅长投资互联网企业的孙正义,2021年无论在中国怎么选择,大概率都改变不了巨亏的结局。

所以,孙正义不是败给了中国企业。真正让孙正义溃败的,终究是这个时代,是这个中国互联网结束高速发展的时代。

互联网技术的出现和普及,从本质上来说并不负责提升社会生产力。而是通过更加便捷的信息流通,去提升社会生产效率,带动这个“臃肿的世界”更加高效率地运转。

随着互联网的全民普及,互联网的信息流通功能逐渐被释放到最大功率,对社会的推动作用也在逐渐减弱。而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却延续了过去几十年以跑为走的习惯,最终招致祸端。

在经营上,互联网公司的盈利能力已经开始捉襟见肘。以阿里、京东为代表的大平台,经过十几年的拼杀,规模扩张的边际效应逐渐减弱,市场容量天花板已现。

而以滴滴为代表的一众“共享经济”互联网企业情况则要更糟糕些。滴滴2021财年营业收入为1738.27亿人民币元,同比上涨22.64%,但因为多重原因,其净利润却是亏损500.31亿人民币元,同比下降368.44%;

同样陷入增收不增利怪圈的还有美团,美团2021年营收为1791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147.95亿元增长56%,但2021年经调整亏损为155.7亿元。

美团CEO王兴在2021年Q4财报电话会议中指出,由于公司Q4配送服务营收为143亿人民币,远低于183亿人民币的相关成本,外卖配送本身相当于“每单亏一元人民币”。

营收已经到了千亿级别,仍担心赚钱问题。中国互联网企业就在这样的焦虑之中不断向着各行各业“卷来卷去”,资本市场自然看在眼里,估值的下降也是必然,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些动辄千亿、万亿级大企业的市值下跌会如此之快。

3、写在最后

在2022年一季度,中国互联网企业的颓势仍然没有看到触底的迹象。昔日风光无限的巨头们仍挣扎在业绩、政策、疫情的漩涡之中。孙正义也看到了这样的困境,表示软银会更加趋向于防守,在中国的新投资会更加谨慎。

但如今的溃败,未尝不是一种价值回归——虽然矫枉过正。

按照孙正义的“W曲线规律”来看,2021年巨亏之后,2022年可能就会触底反转。

然而2022已行将过半,这个规律可能要被打破。和2000年互联网泡沫的破灭一样,孙正义刻在骨子里的激进与疯狂,为他带来了又一次失败。

热门评论

>>共有0条评论,显示0
更多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