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COO卸任能为公司发展带来转机?

摘要:

在Meta Platforms(FB.US)担任首席营运官达14年之久的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于本周三宣布将于今年秋天辞去首席营运官的职位,但将继续在该公司董事会任职。此外,Meta首席发展官哈维尔·奥利文(Javier Olivan)将于今年秋季接任首席运营官一职。

访问:

Parallels Desktop 18 今年首次促销:限时75折

据了解,作为Facebook母公司Meta的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是否会离职以及何时离职,始终是过去几年该公司现任和前任员工猜测最多的问题之一。尽管如此,当桑德伯格正式公布其离职消息时,依然在整个公司和硅谷引发了轩然大波。

而用桑德伯格自己的话说,促使她离职的因素主要有两个:一是Meta的高管团队已经为她离开做好准备,二是作为“向前一步”(Lean In)运动的领导人,她希望更多地关注慈善事业和女权运动。

桑德伯格是谁?

2008年初,桑德伯格于加入Facebook,成为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之外的第二号人物。

据了解,桑德伯格于1969年8月28日出生于华盛顿,曾任克林顿政府财政部长办公厅主任;2001年桑德伯格进入当时还是家初创公司的谷歌,任谷歌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部门副总裁;后任Facebook首席运营官,被媒体称为“Facebook的第一夫人”,也是第一位进入Facebook董事会的女性成员。

同时,桑德伯格也利用她在Facebook的成功提升了自己的形象,尤其是在职场女性中。2013年,她出版了《向前一步:女性、工作和去领导的愿望》一书,重点关注了女性在工作场所面临的挑战,以及她们可以做些什么来推动自己的事业。

对于桑德伯格的离职,其表示:“我并不完全确定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我知道未来将更加专注于我的基金会和慈善工作,鉴于此刻对女性来说是多么关键,这对我来说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此外还称:“辞去工作并不是因为公司面临的监管压力,也不是因为目前广告业务的放缓。对于未来的人生规划,我计划将在今年夏天结婚,希望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

而扎克伯格也对此在Facebook上发文称:“展望未来,我不打算在我们现有的构架中取代雪莉的角色。我不确定这是否是可能的,因为她是一个超级明星,以她自己独特的方式定义了首席运营官这个角色。”

桑德伯格为Meta留下了什么?

桑德伯格表示,刚加入Meta那段时间是十分混乱的。公司有一些广告业务,但是效果并不好,此外,公司的实际管理运营也是一盘散沙。

后来,在桑德伯格的领导下,Meta以及公司旗下的其它社交产品阵列,被重塑成为了强有力的广告机器,赚到了巨额收入,并且支持该公司成功上市。在今天,有超过30亿用户使用 Meta 旗下的产品,超过2亿企业创建了 Facebook/Instagram 店面。

因此,可以说如果没有桑德伯格,或许Meta的命运,会更像我们听说过的许多昙花一现的社交网络/社交产品公司。甚至可以说,桑德伯格以一己之力确保了谷歌和Meta两家极具代表性的硅谷“酷”公司的长期存活。

就像她评价扎克伯格那样,一家公司里需要有扎克伯格这样站在当下远眺未来的人——当然,这家公司也需要像她自己这样,能够运筹帷幄掌控全局的人。

新任COO奥利文是什么来历?

据了解,接任桑德伯格的Meta首席发展官哈维尔·奥利文管理过WhatsApp、Instagram、Messenger。相比起硅谷最引人注目的人物之一桑德伯格,对外界来说奥利文这个名字可能相对陌生。

奥利文的Instagram是私密的,只有17个粉丝。自2018年以来,直到周三(6月1日),奥利文都没有在他的Facebook主页上发布过公开帖子。在人事变动的消息公布后,奥利文在Facebook上写道:“我要感谢雪莉为Meta所做的一切,以及为世界各地数十亿使用我们产品的人所做的一切。”

然而,奥利文安静的公众形象并不能反映他在公司的影响力。他是为数不多的向扎克伯格汇报工作的高管,他在这家社交媒体公司工作了近15年,一路晋升为接近扎克伯格的最高层。5个月前,他加入公司管理层,担任首席增长官,同时兼任跨Meta产品和基础设施副总裁。

如果说桑德伯格主导了Facebook的广告业务建设(目前该业务仍占Meta总营收的97%),那么奥利文在全球扩张方面的表现也值得称赞。2007年至2011年,他在公司的第一份工作是负责国际增长业务。据Meta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目前超过91%的月用户来自美国和加拿大以外的地区。

据悉,奥利文的职业生涯一直以Facebook为中心。2008年,奥利文陪同扎克伯格在纳瓦拉大学亮相。他后来参与了Internet.org,这是Facebook和其他公司在2013年推出的一个项目,旨在将欠发达国家的人们连接到互联网服务上。

到2015年,Internet.org为超过5亿人提供了免费的互联网服务,连接了700万以前没有上网的人。时任Facebook增长副总裁的奥利文在接受《美洲季刊》(Americas Quarterly)的电子邮件采访时表示,虽然Facebook已经成为拉丁美洲的固定业务,但在该地区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对于此次晋升,扎克伯格在他的Facebook帖子中写道,奥利文正在承接整合广告和商业产品,同时继续运营基础设施、诚信、分析、营销、企业发展和增长方面的业务。

Meta未来将何去何从?

近年来,Meta因其巨大的影响力、在阻止错误信息和有害材料的传播方面引发巨大争议,以及对Instagram和WhatsApp等竞争对手的收购而受到批评。在过去三年里,扎克伯格和其他高管被迫多次在国会作证,而且目前该公司仍面临着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反垄断诉讼。

然而,桑德伯格的离职正值Meta发展的微妙时期,并且其执掌的广告业务仍占该公司收入的97%。因此消息公布后,Meta股价下跌,截至周三收盘,该股跌2.58%。尽管Meta仍在以社交网络行业最大的广告业务为支柱,但该公司正迅速尝试通过最近的更名和加大对虚拟现实及相关技术的投资,将自己重塑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目前,Meta的广告业务仍然正经历着迄今最大的挑战,市场预期该公司今年广告收入仅增长6%,相比之下,过去10年的平均年增长率为44%。

而此次“换将”能否为Meta广告业务或者公司整体发展带来转机?市场正拭目以待。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