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iPhone锁屏:苹果iOS 16设计的内幕故事

摘要:

当你拿起手机时,你首先看到的是iPhone的锁屏。锁屏也是你的脸面,呈现给世界以及那些可能会瞄一眼你手机的人的脸面,只要你触摸一下,屏幕就会暂时亮起。锁屏是你跟手机互动最多的地方,也是手机最具个性化的地方,但苹果的iOS16对这个标志性的屏幕做出了根本性的改变;苹果工程高级副总裁克雷格·费德里吉(CraigFederighi)表示,这是“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访问:

阿里云服务器精选特惠:1核1G云服务器低至0.9元/月

访问:

苹果在线商店(中国)

译者:boxi

这是“爱的表现”——iOS16的锁屏(图片来源:苹果)

这是“爱的表现”——iOS16的锁屏(图片来源:苹果)

从iOS14早期主屏的个性化,到iOS16丰富且出奇富有表现力的工具,这大概两年的旅程在某些方面还是颇有成效的:在工程与设计部门的共同努力下,新版锁屏既实现了定制化,又没有让大家熟知和喜爱的iOS界面变得难以理解。而且整个故事充满了创新与惊喜。

随着苹果的WWDC2022接近尾声,费德里吉以及苹果负责设计的副总裁艾伦·戴伊(AlanDye)在屏幕的另一头坐下来,向我们介绍了带来iPhone全新锁屏功能的开发、决策和深度技术。

锁屏现在已经是实用程序(相机和手电筒访问)、信息(所有可能挤到屏幕上的通知)以及部分轻量级个性化(你的伴侣或猫的照片)的目的地。

但两年前,苹果在iOS14里面对iPhone的主屏做出的个性化改变(定制小组件与app图标共享屏幕)为更大的锁屏变更奠定了基础。

费德里吉说:“我们知道这是一部多幕剧,我们知道下一幕就是锁屏。”

他补充道:“我们看到了一个真正的机会,这个领域尽管在缓慢演变,但想这种跃进的幅度是从来没有过的,我们看到了一个干大事的机会,一件非常有苹果风格,非常个性化的大事。所以,今年这是一种爱的表现。”

我们看到了一个干大事的机会,一件非常有苹果风格,非常个性化的大事。所以,这是一种爱的表现。

——克雷格·费德里吉

身为网友制作的一个WWDC表情包的一部分的费德里吉,以其热情洋溢、言必称苹果的热忱,以及极其注重细节著称,所以有些夸张是可以原谅的,这符合苹果看待这个问题比其他很多手机制造商更认真的观感。

重新定义iPhone的脸面其实需要一场赌博——消费者需要觉得自己没有被迫为了改变而改变,这意味着提供的东西必须既有个性化,又要保持苹果众所周知的品牌认知度。

戴伊表示:“我们的目标是让iPhone更加个性化,当然还要更有用,但同时也要保持让iPhone之所以成为iPhone的关键元素完好无损。”

戴伊曾不止一次表示,锁屏是“iPhone标志”的关键部分。

与“时”俱进

苹果的iOS16锁屏有着全新的观感,但这是怎么做出来的呢?(图片来源:苹果)

苹果的iOS16锁屏有着全新的观感,但这是怎么做出来的呢?(图片来源:苹果)

如果必须挑出一个真正具备“iPhone”风格的元素的话,这个元素也许是时钟。回顾iPhone过去15年的历史,只要看到位于居中,占据了屏幕三分之一空间的那个大大的时间,你马上就能认出这是iPhone。

这一点新的锁屏并没有改变——虽然苹果确实考虑过这个想法,但还是决定保留这个标志性元素。

戴伊介绍自己的团队是怎么在不变中做出创新的:设计新的粗体、自定义版的SanFrancisco字体,并且首次让iPhone用户可以为时钟选择不同的字体样式和颜色。

戴伊说:“我们的设计团队对版面设计有着巨大热情,我们还设计了其他一些字体,甚至还包括一些非拉丁文字。我们第一次让用户可以选择自己最喜欢的字体。”

显然,查看时间方式的调整了,但个性化并不会因此而停止。

锁屏所有的核心功能(信息、个性化和实用程序)在iOS16都得到了增强,而且视觉效果比以往iPhone也更吸引人。

戴伊说:“从设计团队的角度来看,我们的目标是把可编辑性做得更强,让用户可以自己动手,做出来的锁屏就像杂志封面或电影海报一样好看,但我们还降低用户做这件事情的难度,提高这个过程的乐趣,甚至要加入很多的自动化。”

这种“像杂志一样”的感觉是通过一系列新控件和定制实现的。通过它们将改进的时间、小组件、照片以及既可以识别锁屏图片,又可以用新的方式将它们与其他元素糅合到一起的深度技术实现的。

以前你可以用最喜欢的照片更新屏幕,但一旦换好就不能更改,现在的iOS16你长按手指就可以进入锁屏,然后打开锁屏选项库,再根据自己的喜好自定义每一个锁屏。

所有这些自定义锁屏也好,新的锁屏外观也好,位于中心的就是你选择的照片——当然也可以不选。

iOS16有很多预置好的锁屏选项,这些选项可以帮助你选择出它认为在你的手机上有最好呈现效果的外观和样式,但用户仍然有自己做出修改的能力。

照片就是主题

把时间置于人物头发后面,同时保留界面中原有的“苹果风”元素,这种呈现涉及到很多的人工智能技术。(图片来源:苹果)

把时间置于人物头发后面,同时保留界面中原有的“苹果风”元素,这种呈现涉及到很多的人工智能技术。(图片来源:苹果)

从iOS10以及人像摄影的引入开始,苹果的照片理解之旅就一直在路上,现在这段旅程已经进入到机器学习,机器已经能够理解一张好的锁屏照片应该是怎么构成的了。

费德里吉说:“其实我们大概有十几个神经网络,它们会根据照片是否是理想主题、里面是否有人、在照片中的构图、裁剪方式以及人物表情来做出判断。通过这些自动提供非常好的选项给用户,然后用感觉几乎是全新的方式将它们呈现在屏幕上。”

选择和推荐合适锁屏的照片是一回事,但在iOS16里面,苹果正在让图像——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主题——成为界面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大约有十几个神经网络对照片进行分析,判断其是否是理想的主题

——克雷格·费德里吉

戴伊提到的“像杂志封面”一样的不仅仅是锁屏元素的整体构成。在呈现上毛茸茸的狗毛或者飘逸的头发能够穿越时间元素,而不是被上面的数字挡住。这是iOS16自动创建出来的呈现,引人注目且十分专业。苹果称之为“分割”(segmentation)。

做出这种呈现是戴伊和他的设计团队多年来梦寐以求的一件事。

“我们一直想要做出这种呈现。现在的分割技术已经非常优化了,效果非常好,所以我们也很乐意把这种技术添加到锁屏中。只有分割得特别好,呈现出来的效果才会自然。”

突破

从图像里面拖放出一个主题就是分割。(图片来源:苹果)

从图像里面拖放出一个主题就是分割。(图片来源:苹果)

IOS16的分割技术其实不仅仅用在锁屏上。在做WWDC主旨演讲时,费德里吉展示了一幅在海滩上的斗牛犬的照片,然后演示了iPhone用户触摸并按住那条斗牛犬,将它拖放到类似Messages这样的app上。

利用锁屏分割完美选择出元素,然后建立关联,将照片拖放到另一个app上,这种技术算不上很大的飞跃。

“就将这两个东西建立关联而言,你说得没错,我们开发了新的神经网络,利用所谓的‘注意力’技术,在识别主题和做出分割方面达到新的精度水平,所以可以应用到这种以及其他的场合。”

费德里吉解释说:“你们已经看到了我们演示的抠图,交互式地从照片里面抠图,其实真正令人惊奇的是,我们采用了苹果的神经引擎,所以可以在100毫秒内完成这项工作。”.

这种速度在锁屏分割里面体现得很明显,头发覆盖(时间数字)瞬间就完成了。

就像费德里吉解释的那样,这种智能是在设备侧进行,通过A15仿生CPU的苹果神经引擎(AppleNeuralEngine)实现的,所以苹果可以“拍摄一张我们以前从未见过的照片,识别出主题,然后对其进行分割,这一系列的交互发生得非常快,以至于在用户手指触碰到屏幕的那一刻就做到这一点。”

这种分割让我们想起了GooglePixel。与后者的魔法橡皮擦相比,苹果的技术感觉就像是一次技术飞跃。

费德里吉表示:“景深和分割当然是我们的研究领域之一,但你说得对,今年我们取得了一些突破,所以应用到了这个问题上。”

苹果对照片的理解还延伸到滤镜的调整上面,可以帮助补充图像元素,不过称之为滤镜是错误的说法,不足以描述iOS16可以应用到锁屏照片的各种样式。

苹果并不是把一批过滤应用到图像上,而是运用分割的知识来提供一组定制的外观。

戴伊说:“这些风格不仅仅是滤镜。我们实际上运用了分割、色调以及对场景的理解,通过这些帮助我们确定如何智能地对每张照片进行各种处理。这也很酷,因为这是苹果的最好表现。设计和工程技术结合做出了一些东西,我觉得还是挺漂亮的。”

他们为照片提供的不是8组或十几组滤镜,而是仅提供两种样式,如果你选择了不同的锁屏照片,样式不大可能跟原来的一样。

戴伊告诉我们,如果系统认为照片看起来不太好的话,就不会做出推荐,这有助于引导用户用更具视觉吸引力的锁屏照片。

费德里吉补充说:“新版锁屏可比仅仅给照片加个滤镜要吸引人多了。”

也要让它变得更有用

用户可以选择小组件,但在这个个性化的空间里面可以做的事情是有限的。(图片来源:苹果)

用户可以选择小组件,但在这个个性化的空间里面可以做的事情是有限的。(图片来源:苹果)

iOS16还给锁屏带来了各种实用性改变,这些改动尽管在视觉上不那么引人注目,但同样重要。改变之一是时间下方有一个空间可容纳多达四个小组件,里面可以放天气、活动进度、日历、股市等实时信息。

对于任何手上有一块AppleWatch并且处理过复杂问题的人来说,把这些添加到iOS锁屏上应该是很熟悉的事情。这绝非偶然。

戴伊说:“当然了,在设计这些小组件的时候,我们从AppleWatch身上汲取了很多灵感,后者就做到让信息一目了然。”

他补充道:“毫无疑问,有一支设计团队来设计每一款产品以及所有跨产品的设计,好处之一是关于概览信息,关于如何在不同的图像上描绘这些信息,我们学到了很多知识。”

不过,苹果对给锁屏引入小组件一直在犹豫。虽然页面中最多可以放四个方形小组件,但它们的位置不能随便乱放,也不能放第二或第三行小组件。时间、日期和小组件框也不能重新安排位置。

费德里吉说:“小组件的放置是非常刻意的。很容易会这么想,‘嘿,让我们做成把任何东西都可以拖到任何地方。’说实话,从技术上来讲,这不算挑战。”

对苹果而言,目标是在个性化与iPhone界面的一致性之间取得平衡。这并不是说苹果没有研究过其他一些选择。

费德里吉回忆道:“当然了,我们做过很多探索,戴伊和我都看了很多,也考虑过很多选项。‘把大组件放满屏幕。’我们尝试过所有的可能性。”

戴伊告诉我们,他们本来可以把所有的小组件都放到“某种容器形状的东西里面,去做出一些非常容易阅读的内容”,但这种做法会导致失去了个性化。

界面结构

透明小组件之所以可以放在墙纸之上,完全是因为“材料”。(图片来源:苹果)

透明小组件之所以可以放在墙纸之上,完全是因为“材料”。(图片来源:苹果)

事实上,给锁屏引入新信息,尤其是一系列半透明的框,也给设计和工程团队带来了一系列挑战。

戴伊说:“我们花了很大功夫来制造出一批真正的‘智能材料’,如果你愿意的话,这些材料可以对任何壁纸图像做出反应,而且还能确保它们保持清晰。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材料”是苹果在壁纸图像之上呈现这些小组件的方式。

费德里吉表示:“我们做的其实是虚拟的东西,如果你把材料当作是像纸、玻璃或布料这样的东西,包括模糊、半透明、背景光穿过材质打到上面的内容上等等,这些效果都是用材料做出来的。”

“[或者]阴影也是这么来的。我们可以把壁纸参数化,然后把类似仪表或文字这样的东西放到壁纸的某个变量上。谁知道那张照片里面有什么呢,对吧?我们的目的是在保持易读性的同时,与被挡住的内容“和谐共处”。

苹果不只是开发小组件和材料就完了。由于数十亿张照片的情况千变万化,苹果进行了测试以确保设计出来的材料足够强大,可以应付“各种图像”......而且他们还开发了一种内部工具,用来帮助对数百万张图像做真正的压力测试,确保用户不管选择哪张图片都能得到细节翔实表现丰富的效果。

戴伊表示:“如果你愿意的话,其实我们有各种不同几乎像滑动条一样的工具来进行调整。可以切换的壁纸有成百上千张,其中包括一些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图像——比方说国际象棋的棋盘,你懂的,那可是一个黑白相间的网格。”

自上而下

这实用程序的另一头,其实也是锁屏的另一头,则是新通知。

苹果的工程和设计团队仔细分析了锁屏上面iPhone通知的现状,似乎与他们看到的并不完全一样。

戴伊说:“如果考虑的是个性化的话,这种从底部进入的概念特别好,因为我们经常发现通知把锁屏的照片完全给盖住了,这次做新设计的时候我们不希望这样做了。”

在iOS16里面,通知会一直堆放在底部,等到用户划屏的时候再展开。这种外观显然更干净。

费德里吉补充说:“对于我们很多人来说,把通知放在手机底部,被照片盖住,锁屏的使用感受会大不一样。因为其实很多人的手机都是这样的,虽然做了个性化,但全都被文字列表、一堆通知给盖住了。”

这可能会与“杂志封面”的观感相混淆。

在新的通知区的下方,是两个中坚力量:相机和手电筒。这次苹果并没有移动或更新,因为他们知道,这仍然是这些app图标的最佳位置。

戴伊说:“我们总是会探索新的[想法];尤其是在这个项目的过程中,我们肯定对新的布局进行了探索。”但苹果最后确定,“大家对这两个概念的使用确实非常广泛,所以,我们决定还是保持不变。”

进入专注

每个锁屏都可以有不同的专注模式。(图片来源:苹果)

每个锁屏都可以有不同的专注模式。(图片来源:苹果)

iOS16的锁屏还有一个新的特性,不过不是一眼就能看出的那种,主要与专注模式有关。

专注模式是苹果在iOS15的时候引入的,可分解为个人(Personal)、工作(Work)、睡眠(Sleep)、开车(Driving),而且还有一个宽泛的“勿扰模式”。

iOS16做了一件令人颇感惊讶的事情,惊讶是因为它很简单效果很好,但居然之前它却没有做过:那就是以丰富且几乎令人惊讶的方式将新的锁屏与专注模式关联。

在被问到为什么苹果选择把锁屏与专注模式联系在一起时,费德里吉答道:“我们是这么看待你手机的个性的,我们认为手机的个性与你目前处于或想要进入什么样的心态有关。”

而且鉴于我们的专注点会因为情况(工作、家庭、假期)而异,所以锁屏应该也将在iOS16体现这一点。苹果允许用户通过自定义将将专注模式与锁屏关联,而且会一直保持到下方的主屏。

费德里吉说:“我的手机会从各个方面向我发出信号,即这就是我说过我想要进入的那种心态,这种宣示会强化这种心态。”

这些变更,直到根据专注模式显示不同的锁屏,都可以是自动进行。

费德里吉解释说:“我们引入专注模式时,就让它既可以设置明确的策略,比方说时间和地点,但也可以学习和制定隐性的策略。”

“注意到你上班的时候会切换时,它会说,'嘿,我注意到你在上班的时候切换模式了,今后要不要我自动帮你执行这项操作呢?'

你说,“好的”,它就会自动帮你做这件事。而现在,这不仅仅是关注策略的改变,你选择的锁屏壁纸也会非常明显地体现这一点。”

太多了?

复杂性往往是变革之家不受欢迎的客人。锁屏不仅在一个屏幕上就提供了那么多的个性化层次,而且还可能体现在多个锁屏上,那苹果怎么才能确保iPhone用户不会感到困惑或沮丧?

费德里吉对此并不担心。他告诉我们,强迫别人强行做更改不是苹果的风格。当然,他们会提供新的不可错过的时钟样式,但照片分割是可选的,添加小组件,提供多个锁屏也是如此。

费德里吉坚持说:“就算升级到iOS16,用户基本上也不会面临任何重大变化。”但消费者可以找到做出这些改变的选项。

费德里吉说:“偶尔会更换锁屏照片的人可以到设置页面,进入选定屏幕做出更改。他们去到那里的时候,我们就在那里等着,这里的有些东西目前的版本还不具备,但我们会让他们意识到他们可以选择改变自己过去所做的事情,或者添加另一个锁屏。”

这种做法为那些只想一年换一次壁纸的人,以及想要十几个不同锁屏的人都留下了空间。

iOS16的锁屏分割照片提高了吸引力,但这意味着当你向上滑动打开主屏时,所有的app图标冒出来几乎肯定会遮住你爱人的脸,你会为此而感到难过。苹果对此表示承认,他们正在做出一个微妙但相当令人惊讶的改变来解决这个问题。

戴伊表示,iOS16会给主屏的壁纸图像增加一点模糊效果。“如你所知,设计app网格对于我们,尤其是对于苹果的设计师来说,一直是个挑战,因为很难让界面显得不杂乱。不过现在我们会给图像添加智能的模糊感,让界面更鲜活生动,这样,壁纸中的人物就能从屏幕中凸显出来了。”

费德里吉似乎很喜欢这种改变,“有时候图标挡住家人的脸或者东西时,我认为对于你的家人来说这几乎是一种不尊重。所以,我们的默认设置就是让壁纸具有模糊效果,这种做法对涉及的所有人似乎都表示了尊重,而且也很好看。”

如果说iOS16对锁屏的重新设计有一个压倒一切的主题的话,那就是费德里吉的工程团队与戴伊的设计团队之间的“紧张”关系。

设计团队也许有自己的梦想,比如分割,让头发恰到好处地覆盖文字,但实现这个梦想必须靠工程团队的编程和开发,有时候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开发出来。这是一种建立在互相支持之上的共生关系——也许还有一点健康的紧张感。

费德里吉说:“戴伊和他的团队有远见,推动着我们拼命工作。他们的野心很大,想要达到的效果的很明确,所以我们开展工作的时候目标也非常明确,而且动力十足。”

锁屏看似是iOS平台里面最小的一块,但它其实是门面,是签名,它所透露有关你的信息,就像你在手机里面找到的所透露出来的东西一样多。这些年来它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但这次的重新设计远不止是刷上一层新的油漆,而是当之无愧的重新设计,哪怕在现在这个早期阶段,也十分令人印象深刻。苹果在图像分割方面取得的重大突破基本上此前一点风声都没有,这次已经在照片和设计上面小试牛刀,带来了令人赏心悦目的效果,但在图像处理方面,它已经展现出更大的可能性。

即便所有的新信息都包含在iOS16的锁屏上,似乎也不会有人用便利贴贴满你的门面。不,戴伊和费德里吉对细节非常关注,是,他们对产品的热爱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在一个仍然展现出“我是iPhone,由苹果制造”的界面里,仍然充满着强大、简单以及个性化。

热门评论

>>共有2条评论,显示2
更多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