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14前奏:富士康渐入旺季、代理商压资金订货、供应链久旱待苹果

摘要:

距离苹果的秋季发布会还有2个月,富士康郑州工厂已经开始进入新一代苹果手机的生产周期,一些诸如后壳在内的机构件正在进入缓慢的产能爬坡阶段,预计在8月份迎来整机批量组装。一位富士康人士介绍,从备货、人员、生产计划各方面未看到与往年有较大的区别,也未听说有产量下降的迹象。“如果销售不好,可能要到12月份才能明显看出来。”

访问:

苹果在线商店(中国)

尽管距离9月份iPhone14发布还有2个月的时间,“果链”这个复杂而精妙的传输系统已经运转起来。

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舜宇光学科技董秘,该董秘对记者表示,与“北美大客户”沟通进展顺利,开始初步参与到新手机订单中。然而,专注手机镜头技术的舜宇光学科技,是个老牌Android机供应商,Android机的减产和动作趋缓,令公司业绩承压,尝试切入新客户。

今年4月份,天风国际证券分析师郭明錤的爆料称,中国主要Android手机品牌今年已削减约1.7亿部订单,占原2022年出货计划的20%,如果消费者消费信心继续走低,未来几个月订单可能会再次减少。根据中国信通院公布的最新数据,5月国内市场手机出货量2080.5万部,同比下降9.4%。

从供应链到经销商,今年上半年智能手机的行情进入旱季,只等下半年苹果的一场“大雨”。

分销商、代理商作为苹果庞大体系的末端,进入7月开始蠢蠢欲动。找总代抢货、压资金,期待苹果的发布能给那些大街小巷的手机门店以生机。苹果手机代理商张冲对记者说,市场的冷淡一度令他心生退意,他是靠每年苹果的新机撑下来的。

6月22日,苹果公司收盘价137.64美元,市值2.23万亿反超沙特阿美石油股,重回全球第一。

果链动起来

富士康郑州工厂主要承接苹果手机的组装和部分组件的生产。一位来自郑州富士康的人士对记者称,工厂开始生产包括后壳在内的机构件了。后壳模版总计四个,两大两小,目前日产量只有1000个左右,产能顶峰时能达到20万个。按照往年,产能逐渐爬坡,并在7月底进入生产高峰状态,8月开始批量地组装整机,并持续到年末。

工厂也进入了扩招季。该人士所在的事业处最多的时候能有6、7万左右员工,今年招工节奏很快,也因为先前疫情影响了招工。富士康招聘主要是通过中介招聘派遣工,现在的派费很高,介绍一个普工给8000元,要求是工人能干满三个月。

在该人士看来,今年苹果的备货节点、数量和往年没有明显区别。

StrategyAnalytics高级分析师吴怡雯对记者表示,预计今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出货量今年将下降4%,中国手机市场会有10%以上的同步下滑。StrategyAnalytics的无线手机战略总监隋倩表示,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预计苹果仍将取得正增长,今年全球iPhone的销量2.31亿部,会比去年增加1%。

一些Android手机的供应链正在“投靠”苹果。

今年舜宇光学科技最大的利好是进入“果链”。公司董秘对记者表示,从2021年开始供货“北美大客户”,目前已经初步参与到了客户新品的运转中,尽管订单量对比公司整个出货量还是较小的部分。

这家国产巨头起源于浙江省宁波市余姚小镇,有三十多年光学积累,揽下大部分Android手机客户。董秘表示,手机大环境不好,Android厂商普遍较保守,订单减量,也没有动力推进产品升级。这让集团手机镜头的出货增长面临压力。所以,不得不跨出领地“投靠”北美大客户

财报显示,2021年舜宇光学科技手机镜头出货量较去年小幅减少约5.9%至约14.395亿件。

在资本市场“果链”概念已经走下神坛,而进入4月,立讯精密、歌尔股份、蓝思科技股价开始反弹,对投靠“果链”的舜宇光学科技来说,市值也迎来一个增长空间。

其董秘认为,当行情下行时,还是苹果能跑赢大盘。

靠苹果赚钱

iPhone14发布临近,渠道已经蠢蠢欲动。

郭明錤在Twitter发文称,“我的最新调查显示,一些中国分销商/零售商/黄牛必须为 iPhone14支付有史以来最高的预付定金,以确保供应充足”。

分销商、代理商是苹果庞大体系的末端。代理商张冲对记者表示,已经不少客户来问iPhone14了。张冲在环京地区有手机门店,进店客户主要看苹果手机,他在柜台的排布上习惯将苹果放置中央,华为靠后一排,小米OPPOvivo其他品牌在最边缘。谈到今年iPhone14销量,张冲比去年信心更足,今年还是会把主要资金压在苹果上。

郭明錤表示,在中国iPhone14的预付定金明显高于iPhone13,在某些地区甚至高出一倍,代理商的行为表明,中国市场对iPhone14的需求可能会高于预期。

张冲回想去年iPhone13进货时,曾有一阵犹豫。每年苹果发布会前后张冲都会找总代抢货,因为店小,总代通常只分给很少的量。代理商直接现货付款,不是押金制。“当时拿货很犹豫,一些老机型还积压在库存,如果这一批货再卖不出去,就很容易资金链断裂”,张冲说。

后来他庆幸自己拿了这批货,i-Phone13发布后两个月,河北店月销上了500台,这是一年多都没见过的数字,虽然火热景象与2019年的排队、抢购无法相比,但对门店而言,是为数不多能收支平衡还有小赚的月份。

中国手机两年寒冬,张冲的两家门店一直勉强支撑。2020年后客户量断崖式下跌,新机发布后,再没有抢购和排队的现象出现。消费者通常问得多、买的少,有的人提前查渠道价格来门店砍价,有的去买了二手手机。

苹果独秀背后

舜宇光学科技董秘表示,现在市场气氛不好,Android厂商的态度普遍保守,升级产品的动力不大,很多新机订单的产量都在缩减。作为Android机老牌供应商,舜宇光学科技常与客户沟通手机镜头的开发,“当我们问道‘是否确定要做产品升级’、‘预测能卖多少量’时,厂商态度模糊。”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数据,2022年1-4月,中国国内市场手机总体出货量累计8742.5万部,同比下降30.3%,降幅达5年以来最高。

该董秘表示,通常Android厂商会观摩苹果新一代手机的创新,从市场反馈来考虑是否要跟进。多年来,苹果一直是带动国产市场“温度”的角色,在2018年前后,这个角色曾由华为来承担,比如华为曾推出“双摄”,其他厂商也开始跟进了“双摄”的研发。

7月 7日,余承东在第十四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称,“如果不是因为美国的介入,对我们的打压,可能全球主要的手机厂家就是华为和苹果。”

在华为受限后,厂商似乎失去了一个“首领”,不知道方向该怎么走,这种情况下,只剩下苹果站在中央。

供应链都在盯紧今年的新iPhone。如果今年苹果技术有明显升级,也会对Android机形成引领,惠及整个手机的供应链。

临近发布,坊间对新机有众多猜测。

市场有消息称,新iPhone产品将延续后置三摄设计,但像素由多年不变的1200万,首次提升至4800万。舜宇光学科技董秘称,无法确认该消息。“果链”通常提前2个月才拿到明确订单,得不到太多信息。

根据潮电智库数据,从中国市占率来看,在2021年10月,苹果在13刚发布的节点上,市占率达到30%,至年底又小幅回落到18%-21%之间,但是在今年3月,中国经济下滑和疫情封控不利因素的双重叠加之下,苹果的销量和份额持续下降,回落到低点9.5%,相比之下,这期间国产品牌一路下滑、没有反升。

进入4月,中国手机重新跌回2020年初的低点,所有品牌中苹果i-Phone13系列三款机型销量仍然排在中国的前三。进入6月,苹果在中国618购物节期间有了强劲表现。

吴怡雯表示,6月中国“618购物节”期间,有6成销售收入来自苹果。苹果在“618购物节”上的强劲表现也是一个“晴雨表”。无论从出货量,还是从市场份额的角度而言,都可推断出苹果在中国市场将会进一步扩张。

坊间也有新iPhone减产的传闻。

有市场消息称“苹果正对iPhone14减产10%”,郭明錤表示,该传闻与他的调查不符。他预测在2022年下半年i-Phone14组件和EMS分别约为 1亿和9000万部。瑞信亚洲半导体行业研究团队预测,2022年iPhone整体出货量同比增2%。

郭明錤表示,苹果通常不会在推出新机型并确认实际市场需求或反馈之前,调整新机出货量,至少不会调整至两位数的幅度,这期间小幅调整是常见的。

但是,瑞信表示,苹果交货的时间,预计会从第三季度推迟至第四季度,这次延迟较为明显。郭明錤表示,即便是供应链问题导致新iPhone在量产前的出货计划发生重大变化,苹果也只会推迟订单而非削减订单。吴怡雯表示,2022年美元走强,或将使今年 i-Phone14系列的发布价格较往年有所提高。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