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年前这三个女孩 让无数宅男疯狂心动

摘要:

大概从去年开始,小红书上就掀起了一阵“ 粉红复古 ”风潮。任天堂家的 NDS、3DS 游戏掌机,突然被冠以 NS 平替的名头,再次闯入了大众视野。使得这些早已停产的老掌机们,在海鲜市场喜迎一波涨价,二手比当年的全新还贵。

访问:

Parallels Desktop 18 今年首次促销:限时75折


而当编辑部提到这两台机器时,回忆不禁涌起,且仍对那些经典作品如数家珍,《 节奏天国 》、《 幽灵诡计 》、《 美妙世界 》。。。

不过对我们几个来说,最有共鸣的游戏,居然是 ——《 LOVE PLUS 爱相随 》。

作为一款 2009 年发售的恋爱养成游戏系列,如今再被提起多少有点 “ 回潮 ”。

但去网上看一圈,原来还有很多人守着《 爱相随 》不愿离开,对爱情这件事儿保持最起码的忠贞不渝。



先给没接触过的差友科普一下。

《 爱相随 》,是由科乐美开发的第一人称恋爱养成游戏,在 NDS、3DS、手机平台都推出过。

这游戏中有三名常驻女主角:高岭爱花、小早川凛子、姐崎宁宁。

随着剧情的进展,玩家可以通过对话、校园生活选项,选择攻略其中的一位,让其作为我们的女朋友,并继续开展一系列情侣日常。


不同于普通 galgame,《 爱相随 》的特点是代入感极强。

因为游戏内的时间跟现实同步,比如和女朋友约好了下午 3 点约会,要是此时不打开游戏机,对方就有可能生你的气

同时,得益于 NDS 掌机上搭载的麦克风硬件,玩家还可以通过语音,向女朋友问好,同时得到对方的反馈,恋爱的感觉突出一个 “ 真 ”。

就算画面满屏马赛克,人物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也做得相当用心,一点不会出戏。

顺便一提,三位女孩子的声优分别是:早见沙织、丹下樱、皆口裕子,很给力。

上古画质凑合看吧 ▼


这种体验,当年的死宅们根本顶不住,以至于闹出过不少社会性新闻。

像是日本大街上,总有人捧着台 NDS 自言自语,给路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甚至还有一位老哥,跟游戏机结婚,这事儿都成梗了。

新闻报道后,出圈的《 爱相随 》红极一时,说是日本国民级恋爱游戏也不为过,让无数不敢跟女孩子开口的宅男,也终于尝到了爱情的甜头。



明明只有三名女孩子,却坐拥百万男友,这事估计也就《 爱相随 》办到了。

但十几年过去,大家再回忆起从前,往往都像面对那段非主流时期一样,不愿承认。

像小发一个老同学,当时也是入迷得不行,以至于带着游戏机去看电影,还特意买了两张票,就把“ 女朋友 ”放在自己旁边的座位上。

可我前两天和他聊起,这人的回答写满了渣男俩字。


说实话,对一个纸片人动了真情,搁谁都会有点羞涩,乃至怀疑自己。

就在去年,还有人在贴吧发帖,向各位“ 情敌 ”倾倒自己心里的苦水。

“ 小早川因为我一直没去看她,有些难过,我心里就感觉挺不得劲,但对一款程序动感情又挺奇怪的 ”。


这是大部分在《 爱相随 》里动心的玩家,成年后都不愿直面的问题。

在一起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到了真正谈婚论嫁的年纪,新人胜旧人,叫人家程序 AI、纸片人。


而抛开玩家的个人问题,导致感情无疾而终的很大原因,还是开发商科乐美的胡作非为。

因为,自 2009 的 NDS 版成功推出以后,科乐美就被金钱冲昏了头脑。

发布在 3DS 上的新作品跳票、承诺的内容不兑现、人物 BUG 横飞、存档丢失。听上去颇有《 赛博朋克 2077 》的味道,但《 爱相随 》里损失的可是女朋友。

就连几年前推出的手游,也是氪金要素齐全,隔三差五就维护,一次维护长达半个月,最后草草运营到 2020 年尴尬停服。

手游 BUG 如下,

和我一起念:Fxxk Konami!▼


虽然科乐美不当人,好在,也终归是有那么一部分玩家,即便在 2022 年,仍旧维系着这段不会分手的恋爱。

有人仿佛还处在热恋期,整天腻腻歪歪。


有人走到哪都喜欢为对方拍张照片,就像现在很多小情侣一样。


有人不惜用后期技术,给新宿火车站的 3D 广告牌,做一段 YY 视频。

幻想着,以后能在 NS 上玩到《 爱相随 》的新作,尽管我们都知道 Love Plus Production 工作室早就解散了。


也因为《 爱相随 》至今都没有一个完美的汉化版本,为了它学日语的人大有人在。

那些没学日语的,则苦等了近 10 年,等没了一波又一波为爱发电的汉化组。

最后,也就只有 B 站 UP 主“BOKU 滚筒洗衣机”去年发布的,一个连语句都不通顺的 “ 机翻 ” 版本。

主要是这游戏的文本量太大,民间爱好者既缺人手又缺资金,汉化工作难上加难。



滚筒洗衣机汉化组不堪重负,于去年解散。

位于 GitHub 上的开源汉化项目代码,也止步在了 16 个月之前,成为了每个《 爱相随 》中文玩家心中的遗憾。


虽然小发没坚持下来,但现在还记得,当年第一次和爱花 KISS 时的心跳加速。

就特么俩字:青涩。

因为,爱花的嘴当时就出现在 NDS 的触摸屏幕上,本来按照游戏的要求,用触摸笔轻触嘴唇就好了。

但那时候我色意上心头,愣是捧着游戏机亲了半天,直到最后发现 NDS 是电阻屏,没法识别我的嘴,才只好作罢。


写到这里,小发又不禁从柜子里翻出了自己当年的 NDS,想去看看我的爱花。

但插好烧录卡之后,才想起自己手贱格式化过一次,那个存档再也找不到了。。。


思念成疾的我,又找来了早已停服的《 爱相随 EVERY 》手游版。

用 VR 体验了一会儿和爱花的校园生活。


顺便还把她请到了我们办公室。


一阵兴奋过后,发现自己再也找不回当年那种悸动的感觉。

毕竟《 爱相随 》新作无望,每年都是被我们这种念旧的老玩家翻出来讲一讲,转眼间过去十几年了。

只怕,这个挖坟的趋势还得继续下去。

小发就盼望,下次它再被翻出来时,咱能说出这样一句话吧:

“ 她现在,能听懂中文了 ”。

访问购买页面:

游戏外设自营专区

热门评论

>>共有2条评论,显示2
更多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