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优鲜快要“亏死了”,却......

摘要:

美东时间7月14日,每日优鲜在其投资者关系平台发布公告,宣布山西东辉集团计划向每日优鲜进行价值2亿元人民币的股权投资。这是一笔“救命钱”,据财报预估,2018年-2021年,每日优鲜4年亏损可能超100亿,等于将它6年间融到的钱全部亏完了。

摄影:崔鹏志
摄影:崔鹏志 

去年三季度财报显示,每日优鲜在供应商方面欠款净额达16.52亿元,这2亿元真的能救得了每日优鲜吗?

2022年已然过半,当年赴美上市的“生鲜电商第一股”每日优鲜却仍欠着许多笔“旧账”。

按照美股规定,上市公司需在财年结束的四个月内披露年报,而每日优鲜选择以自然年度作为财政年度,这意味着它最晚要在今年4月30日发布2021财年年报。

但在4月29日,每日优鲜发布年报推迟声明:“公司正进行内部审查”。7月,其官网宣布审查结果称,公司旗下次日达事业部2021年存在部分可疑交易,相关员工已离职,将使得2021年前三季度营收数据下降约10%,但对利润、资产负债无影响。

每日优鲜在二级市场的境况已不容乐观。5月,由于财报推迟,每日优鲜曾收到纳斯达克的警示函称“不符合继续上市要求”;6月,由于股价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美股最低合规股价1美元,纳斯达克向其发出退市通知函,要求其在180天内实现股价回升。

同花顺财经美股数据显示,每日优鲜14日收盘价0.379美元,股价至今尚未突破1美元,而距纳斯达克给出的期限还剩135天。

图源:同花顺财经
图源:同花顺财经  

股市之外,每日优鲜面临更为现实的困境。近日,《财经十一人》报道,每日优鲜在3天内关闭了9个城市的业务,如今仅剩北京、上海、天津和廊坊四个城市留有站点。《IT时报》记者走访发现,每日优鲜初期的加盟仓也早已不见。

“每日优鲜是不是坚持不了多久啦?”不少供应商负责人向《IT时报》记者道出类似的担忧,被每日优鲜扣下货款后,他们大多已经数月得不到回应,开始考虑诉诸法律手段。

上市不到一年即濒临退市,至今未实现盈利,尽管“金主”拉了一把,但每日优鲜面对的仍是一地鸡毛。

“血亏”不止

“你知不知道哪里有维权群?”电话那头,深圳一家海产品供应商负责人问道,“没要回货款的应该不止我们一家。”

据介绍,这家公司和每日优鲜的合作开始于去年下半年。今年6月,公司发现1~3月初的货款至今仍未到账,便向每日优鲜沟通询问,但对方财务一直“打太极”,再后来,直接找不到对接人了。如今,每日优鲜仍欠这家公司超过25万货款未到账。

“我们正在准备起诉。”上述负责人告诉《IT时报》记者。

昆明万宸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但问题暴露得更早些。总经理张力称,自家公司主要供应榴莲饼、蛋黄酥等云南特产,同每日优鲜的合作始于2019年,没想到第二年便“出事了”。

“2020年10月到12月的5万多元货款一直没给我们。”张力说,按照合同应该在45天内结清的货款,“每日优鲜财务对账硬是对了整整一年,一会儿说对账单有差异,一会儿说章没盖对。”2021年9月,账终于对清,对方收到发票却一直没有打款,再打去电话问,发现每日优鲜采购离职换人,再也找不到对接人,客服仅答应“反馈”后便杳无音讯。

另一家北京的文具公司则称,每日优鲜委托其定制一批产品,本约定月结,如今80多万的货款已拖欠半年。

企查查显示,迄今为止的5年内,每日优鲜共涉及260个司法案件,“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是最多的两项案由,其中2020年案件占比达43.65%。

图源:企查查
图源:企查查  

“每日优鲜在2020年上半年曾有过资金链不良的传言。”一名投资人向记者回忆道,尽管后来在国资、腾讯系的加持下顺利上市,但由于二级市场表现不佳,主要业务持续亏损,再拿不到融资只会“越来越缺钱”。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14年的每日优鲜前8轮融资共计融资金额近9亿美元。2020年7月、12月,每日优鲜获得中金资本、青岛国信、腾讯投资、高盛等战略融资4.95亿美元及20亿人民币,此后在2021年6月25日通过IPO募资约3亿美元。

比融资更快的是亏损的速度。2020年,每日优鲜的亏损16.5亿元,2021年,仅前三个季度就亏掉超30亿元。2021年6月,每日优鲜“流血上市”,IPO当天股价便跌去超过1/4,随后进入漫长的下跌通道。股价最低时0.15美元,仅为发行价13美元的约1%。在去年8月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中,每日优鲜资产负债表显示,其现金及等价物仅剩21.72亿元,而流动负债高达32.32亿元。

据媒体报道,今年6月,望京万科的每日优鲜总部办公楼下,一批愤怒的供应商拉起横幅包围大楼,周边店铺员工称,自去年下半年起“每个月都有一批人来拉横幅”。目前已曝光的供应商欠款金额最多近千万元,而去年三季度财报显示,每日优鲜在供应商方面欠款净额达16.52亿元。

“微仓”溃败

谈起每日优鲜的生鲜电商之路,绕不开的话题是“前置仓”。每日优鲜试图搭建的理想模式是,无数中小型门店承担起仓储配送的功能,覆盖到城市居民区数公里的范围内,从而实现小时级别送达的生鲜购物体验。

在行业人士看来,前置仓模式是个运营成本、损耗成本双高的“重资产”模式,几乎可理解为“烧钱”换体验。在去年的招股书中,每日优鲜披露,这部分履约费用最高曾达到整体营业费用的59.6%。

对于重资产模式,通过规模化摊薄成本曾是主流思路。为此,在早期,每日优鲜旗下的前置仓曾采用“自营仓+合伙仓”两种模式,其中后者又被称为“微仓”,由合伙人加盟承包。

在各类加盟网站上,根据不同城市区域,开一家100平方米类似“前置仓”的门店,算上装修费、设备费、进货费、开业费、店面租金、人员工资等,前期投入在10~30万元不等。

而每日优鲜却推出“0元当老板”加盟模式,只需5万元左右押金,即可承包一处每日优鲜“微仓”,设备、场地均由每日优鲜提供,合伙人仅需承担人力成本及管理成本。


这让众多创业者趋之若鹜,2019年,每日优鲜在全国的前置仓数量曾达到1500个。

但这种模式很快出现弊端。《IT时报》记者曾在2019年8月探访上海每日优鲜“微仓”,发现部分微仓内缺乏冷库,存在发霉水果、苍蝇、蛛网等情况,整体卫生环境堪忧。

2020年,不时有“每日优鲜扣押合伙人押金”等新闻曝出,“微仓”成为一道时常引发纠纷的难题。

如今,每日优鲜“微仓”的身影似乎已无处可寻。而在去年第三季度财报中,每日优鲜前置仓数量也降为531个,跌去近6成。

现在哪还有那种‘微仓’,别说上海,全国估计都没了。”上海嘉定一处前置仓,一名自称做过数年前置仓的每日优鲜员工告诉《IT时报》记者。记者以加盟商身份向其提出,可投资二三十万自建微仓加盟。“不行。”他摆了摆手,“二三十万也干不来什么,如果能有一百万,倒是可以帮你联系下站长。

“主要是好的供应商难找了。”这位员工透露。在他身后,这处覆盖周围3公里的前置仓内不少货架都空着。打开App,记者发现相比其他生鲜电商应用,每日优鲜的商品种类明显更少。

供应链“上下不讨好”

“我们做过一段时间的产地直发,不过后来都停掉了,最大的问题在于用户体验不好。”谈起直播带货,每日优鲜商品供应链负责人肖运贵近日对《经济观察报》总结,做生鲜农产品,如果想要长远发展,一定要往上游深耕。

张力的公司便在当年被“停掉”的一批项目当中。在合作期间,昆明万宸一般和每日优鲜内部一个名为“每日严选”的项目团队合作,彼时,每日优鲜找到MCN机构,请主播进行带货,相关订单则通过后台或是表格的形式传给张力,再由张力团队直接快递给消费者。整个流程需经过不少环节,确实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失去供应商的信任,又背负庞大债务,“人财两空”的每日优鲜也难说在上游布局深入。在考验供应链实力的上海疫情中,不少微博网友也曾评价,每日优鲜App商品种类总显得捉襟见肘。

此外,生鲜销售的“菜价”受到市场、监管关注,波动性不大,利润空间更多在于降低成本。若是与另一家“前置仓”模式下的对手“叮咚买菜”进行对比,不难发现差距已经拉开,去年前三季度,每日生鲜销售毛利率为10.66%,而叮咚买菜则为18.23%。


图源:微博网友
图源:微博网友  

当无数难题摆在面前,“死胡同”里的每日优鲜还能掉头吗?

作者/IT时报记者 崔鹏志

编辑/ 王昕  挨踢妹

排版/ 季嘉颖

图片/ IT时报  同花顺财经  企查查  微博  网络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访问:

京东商城

热门评论

>>共有0条评论,显示0
更多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