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亿小电驴的“动力革命”

摘要:

封控3个月,上海不断有骑手“掉线”。4月初,上海进入全域封控,上海铁塔换电业务负责人吴征栋发现,骑手换电频次断崖式下跌,4月3日到达全年最低点,1.6万名付费用户,只有800名“在线”。至今,上海进入疫情常态化防控一月有余,但仍有1000多名在网骑手“失联”,他们大多离开了上海。

访问:

Parallels Desktop 18 今年首次促销:限时75折

图源:中国铁塔

图源:中国铁塔  

上海铁塔能源见证并参与了京东驰援上海的全过程,4月14日,上海全域封控半月,配送难、人员少,京东计划从外省紧急调拨3000名骑手支援上海。

骑手能乘高铁来沪,但配送所用的两轮电动车怎么办?京东物流紧急求助上海铁塔能源。短短几天时间,上海铁塔能源从全市调拨了900辆二轮电动车和900块换电电池。

那时,外省援沪的京东小哥吃住都在营业网点,为了方便他们在送货高峰期及时换电,上海铁塔能源将近30套换电柜装到京东营业网点。

封控期间,很多上海市民“喜提”的第一个到快递便是来自京东小哥之手,但鲜有人注意,京东小哥骑的居然是中国铁塔定制的换电电动车。支持京东援沪,正是铁塔换电转型“车电一体”的高光时刻。

近日,铁塔能源有限公司换充电业务部总经理刘春华宣布,中国铁塔换电服务超6亿次,部署换电网点5万个,服务用户已突破80万。这些数字意味着,中国铁塔成为全国规模最大的轻型电动车换电业务运营商。

比起两轮电动车换电市场群雄逐鹿、风云变幻之态,更值得探讨的是,包括中国铁塔在内的换电运营商,计划逐步向普通老百姓开放换电。

不论这能否在新国标落地之时成为潮流,但毋庸置疑的是,这块容有3.5亿辆两轮电动车的C端市场,将是换电企业的必争之地。

换电行业将抢夺普通用户 

“今年到了规模试点阶段,爆发最早得到明年底。”刘春华认为,换电模式将在两轮电动车中掀起潮流,随着《新国标》的落地,完成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人社部数据显示,我国外卖骑手约有250万名,快递骑手约有150万名,对换电企业来说,目前主要用户群的体量就是这400万用户。而我国两轮电动车保有量约3.5亿辆,相当于是骑手群体的87.5倍。

摄影:IT时报 孙妍

摄影:IT时报 孙妍  

“今年底,中国铁塔换电业务预计能达到100万用户。”相关行业人士向《IT时报》记者透露,要想在短时间内将用户量从80万拓展到100万,C端用户是必争之地。

研究机构EVTank数据显示,2021年,外卖领域的换电渗透率只有25%左右,普通C端用户的换电渗透率只有4%左右。

于是,换电企业殊途同归。

中国铁塔能源从外卖、快递行业视换电为刚需的行业切入,逐步向共享电单车扩展,最后向C端用户开放,按照使用频次从高到低来走;哈啰单车旗下的小哈换电则从本行共享电单车换电切入;雅迪电动车是后来者,2021年才上线换换智能换电服务平台,作为电动车生产企业,它的切入点自然是C端。总而言之,虽然切入点不同,但仍在同一条赛道上。

据刘春华透露,中国铁塔能源已与新日、台铃等两轮电动车生产商合作,推出中国铁塔定制的换电车型,向车行铺货,维修价格更低廉、透明。这便是中国铁塔能源的“车电一体”项目。

王冬(化名)虽然不是骑手,也不是保洁、保安、后勤保障这类“三保”人员,但王冬几乎两年换一辆新电动车。一辆2500元入手的电动车,一年半后续航明显短缩,爬坡吃力,于是他以800元的价格折旧给车行,换了一辆原价3800元的“外卖版”高配电动车。

对王冬这样换新频次较高的“高端用户”来说,不买电池、只买车架的换电车型将会成为他的首选,但月租将是他考虑是否换电的一大门槛。目前,大多数换电企业向外卖、快递骑手推出的基础套餐是300元/月左右,包季、包年等套餐会有不同程度的优惠。

据中国铁塔调研,基本要将月租压到100元以下,普通用户购买换电车型的意愿才会较为强烈。但对换电企业来说,月租压到100元以下,已是一门难以实现盈利的生意。

相关行业人士算了一笔账,中国铁塔定制的锂电池成本较高,一块2000元的电池,3年报废,相当于每月要收回56元租金,才勉强回本,这还不算电池柜成本、电费、运营费、电池折损等支出。

刘春华透露,中国铁塔从今年下半年开始,计划向老百姓放开换电,像苹果一样,先留住高端用户。

“我们会先向房产中介、‘三保’人员推广换电,因为这些人群的换电频次更高。”吴征栋解释了根据用户需求分步开放业务的思路。

行业已达盈亏平衡点

“国家准备把充电桩的任务交给中国铁塔经营,通信业既要改革也要发展嘛!”2017年9月,在北京通信展期间,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听取中国铁塔汇报后说了这番话。

2017年,中国铁塔开始尝试将电动汽车退役动力电池用在基站上。同时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开始充电桩尝试,想把基站共建共享的模式复制到充电桩。

一时之间,“国家队”入局新能源汽车充电行业的各种猜想,不胫而走。

“桩不是我们的,地不是我们的,电不是我们的。”彼时,中国铁塔内部员工在接受《IT时报》记者采访时,还看不到能源业务的未来。正处于上市前夕,中国铁塔背负着超50%的负债率,无法再投入巨额资金建造另一只“重资产巨兽”。

如今,中国铁塔在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市场的布局已经清晰,他们谨慎地切入B端,借助其在当地建立的政府、企业关系,竞标公交、网约车、物流等行业的充电桩建设项目。

反倒是在两轮充换电市场打开了先机。行业人士认为,两轮电动车换电将在今年达到盈亏平衡点,对重资产运营行业来说,实属不易。

“每年都能看到两家以上的换电企业被淘汰,但又有新的玩家进入。”吴征栋对《IT时报》记者说道。

中国铁塔从外卖、快递这一高频换电领域切换到另一个频次稍低的细分市场,与青桔、美团、小呗等企业达成合作,为旗下共享电单车提供换电服务。

“对共享电单车企业来说,自建充电柜资金成本大,所以它们多数选择在郊区建充电仓库,一方面物流调度不方便,另一方面集中充电起火的风险系数较高。”刘春华认为,互联网企业擅长轻资产运营,但中国铁塔从基站到换电,一直擅长于重资产运营,能将换电业务覆盖到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280多个城市,也是基于中国铁塔在基站运营上的积累,一旦拥有规模优势,换电企业在电池采购等环节就具备更高的议价权,这也是中国铁塔能拿下共享电单车多笔大单的原因。

选址,是所有换电企业都面临的难题。如今,街边“出镜率”最高的换电柜便是中国铁塔的,它能够拿下众多交通方便的站址,也多亏在建设通信基站时“啃”下了一块又一块难进场的站址。

中国铁塔第一批换电站便建在基站旁,同一时间,由于中国铁塔选址大军跟当地政府、物业建立了良好关系,所以又快速打开了两轮电动车充电桩市场。据《IT时报》记者了解,目前中国铁塔已在全国建设了100多万个充电桩,市场份额排名第三。

《新国标》是红利也是鸿沟

6月1日,上海解除封控首日,路边的铁塔换电站旁,几位外卖小哥正在为电瓶车更换电池。“电池标准不一样,认准一家后就不能换了,”他们七嘴八舌地跟记者议论着换电模式,“有些小哥电瓶车老了,就不能使用换电,只能花几块钱在路边找小店,飞线充电,不发生事故还好,要是着火就全白跑了”。

两轮电动车电池标准不一,一直是阻碍换电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两轮电动车换电企业兴起于何时?正是《新国标》开始施行的2019年,到《新国标》在各地真正落地,政策红利在两年间缓慢释放,电池标准等将被强制统一。

《新国标》即《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强制性国家标准(GB 17761-2018)),核心指标有4个:标称电压不超过48V,最高车速不超过25km/h,电机额定功率不超过400W,车体宽度不超过0.45m。

图源:工业和信息化部

图源:工业和信息化部  

2019年,中国铁塔能源开始换电业务初期,只有上海、深圳等少数省公司对标《新国标》采用48V锂电池,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放眼望去,骑手都习惯用60V大电池跑单,速度快、续航长,彼时其他换电企业多提供60V大电池,采用48V电池的公司反倒面临无人用的考验。

《新国标》两年过渡期结束,利好消息传来。据《IT时报》记者观察,在浙江各地,《新国标》正在紧锣密鼓地收官,车行前停满了等待换新的旧电动车。早在去年,北京、上海等地也已经真正落实《新国标》。

艾瑞咨询研报显示,2021年中国两轮电动车销售4100万辆,多地《新国标》过渡期已至,2022年预计成新车换购小高峰,市场规模可达1443亿元。

图源:艾瑞咨询

图源:艾瑞咨询  

“除了电压不一外,电池大小、接口都存在不同,这也是标准统一的难点。”吴征栋解释道。

一旦涉及换电,无论是对汽车,还是对两轮电动车来说,标准都是第一位。《新国标》对换电企业来说是红利,但若运营不好,将会形成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早在去年,中国铁塔已经针对《新国标》采取应对策略,对非国标车过渡期2022年底前结束的省市,如郑州、天津、山东、浙江等,新增采购电池以48V为主。再将已经全面实施《新国标》省市退役下来的60V电池调拨到尚未实施的区域。

对中国铁塔这般在全国都设有省公司的“国家队”来说,尚有跨区域调拨的优势,但对区域性较强的小规模换电企业来说,《新国标》将是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作者/IT时报记者 孙妍

编辑/ 郝俊慧 挨踢妹

排版/ 季嘉颖

图片/ 中国铁塔  IT时报  工业和信息化部  艾瑞咨询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