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章下山

摘要:

一时成功难掩整体羸弱。深居幕后许久的魅族科技创始人黄章近日再度走到台前。这次拉他出来站台的是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吉利控股集团旗下星纪时代收购魅族科技股权案于6月30日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审结并获无条件批准,在4天后举办于杭州的战略签约发布会上,李书福与黄章把手握在了一起。

访问:

Parallels Desktop 18 今年首次促销:限时75折

从与小米分庭到被吉利收购,这些年魅族经历了什么?

文/齐介仑

两位出身和经历多有相似之处的创始人还依照行业惯例,分别说了一番话。话的内容委实不大重要且颇为公关腔,但这件事情本身对吉利和魅族来说,无疑都极具里程碑意义。

正在智能电动汽车领域迅猛发力的李书福,迫切需要一个更高效更地道的智能手机业务作为其未来商业蓝图的支撑,所谓打通两个生态圈、实现超级协同。于此而言,无论是他已开启的自研还是当下的收购,手机这块拼图看似早已不可或缺。放眼望去,国内智能电动汽车赛道日渐拥挤,李书福在加紧布一个相较之前更大的局,而收购魅族是买入工具以助其向上攀升。

黄章及其操盘的魅族划出的则是另一条曲线。

依照双方谈定并在6月13日公示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的方案,星纪时代将分别从黄章(原名黄秀章)和淘宝中国手上收购魅族股权合计79.09%,进而取得对魅族的单独控制。数据显示,交易前,黄章和淘宝中国分别持有魅族股权49.08%和27.23%。交易后,淘宝中国将退出对魅族的持股和控制,黄章所持股权则将降至9.79%。

自2003年3月创立魅族迄今已逾19年,涉入智能手机研发亦已逾13年,黄章在国内智能手机行业有着独特地位和贡献,甚至有赞誉者不吝送出“国产智能手机鼻祖”这样一枚稍显大而无当的标签。

但事业能做多大从来不是以出场顺序进行排列。

近年魅族手机出货量从高点一路下滑,声势已难望vivoOPPO荣耀、小米等后起友商项背,在IDC、Counterpoint等全球主流调研机构所作行业分析报告中,其已被归入“others”或“其他”多时,即其所占份额已小到近乎可以忽略。

而今被车企吉利收编,成为后者战略棋子,尽管这在商业上未必不是当前最优选,但如果我们从一个独立手机品牌理想化演进维度予以考量,那么行至这一步毫无疑问是魅族及其创始人黄章的巨大失败。无论黄章接下去是否以及何时全面淡出,事实上都已无关宏旨,魅族黄章时代已然就此划上句点。

多年维系低调人设的黄章,眼下以其创立的魅族的黯然收场而不得不有所高调。而在这低调与高调中间,除了粉丝叹惋,黄章视野和格局短板造成的战略误判尤为值得提及。

01

打响第一枪

黄章发迹于智能手机的故事,业内熟知,而其草根逆袭得以成真,仰赖的显然不只是天时和地利。

黄章是广东梅州客家人,1976年出生于一个农村家庭。为了生计,他16岁还没读完高一,就无奈辍学去往深圳打工。他白天做码头搬运工,夜里自学家电维修方面的知识。

偶然之下,一家位于珠海的新加坡外商独资企业Soken(爱琴)聘用了他。这家成立于2001年的数码产品OEM企业,颇为欣赏黄章在电器维修方面的才能,给了他一个技术员的职位。

这是2002年。从此黄章进入消费电子行业,逐步展现出技术和经营天分,几年后被提拔为公司总经理。

黄章主导公司转型MP3生产后,Soken行业声誉陡升,双方冲突也由此多了起来。资方提出要将重心放在营销上,加大广告投放力度,黄章却认为技术才是产品的根基,无需太过依赖广告。

据称因为矛盾难解,黄章愤然辞职,2003年3月在珠海创办魅族,继续他所熟悉的MP3生产。2003年6月,魅族推出首款MP3产品MX。MX拥有较好的音质和合理的价格,获得大批用户赞许。

2006年,魅族成为国产MP3第一大品牌,年销售额逾10亿元,很多年轻人成为其消费者。也正是此时,黄章基于对产品和市场变化趋势的分析,认定MP3在不久的将来大概率会被市场淘汰,公司需要转型生产新产品。

苹果创始人乔布斯为黄章适时打开了一扇门。

2007年1月9日,大洋彼岸的乔布斯发布了初代iPhone,石破天惊般开启了全球智能手机时代。黄章被iPhone所震撼,确信这是未来方向,旋即推动魅族转型,切入到了智能手机行业。

事实证明,黄章判断力精准,且有力把握住了时间窗口。要知道,彼时中国即将进入3G时代,移动互联网正在前期布局,国内智能手机一众竞争对手还悄无声息。2年后的2009年1月7日,工信部正式向国内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发放3G牌照。1个月后的2009年2月18日,魅族M8上市。M8既是魅族第一款智能手机,也是国产第一款智能手机。

珠海是珠三角电子厂发祥地之一,深圳华强北电子产业链要素齐备,且处在中国改革开放前沿,区位紧邻港澳台,资源配套更为强大便捷,同时讯息发达、政策灵活,这些都是黄章及其魅族最初风生水起的依据。

业界通常认为,黄章是一位出色的产品经理,他对产品设计有着极致追求,一些人在褒扬他时用到了“工匠精神”,尽管这个词后来被罗永浩在锤子科技创业期间几乎用滥。

因产品问世最早,技术和设计都颇领先,M8上市5个月,销售额过5亿,一时引起轰动。

黄章在M8大卖的基础上继续加码,两年后的2011年1月1日推出M9。据海克财经了解,M8搭载的操作系统,系基于Windows CE 6.0开发的Mymobile,相对小众;而M9则转向了功能更为强大的Android系统,可下载使用更多APP,体验大为提升,追捧者称当年M9销售之火爆可媲美iPhone 4。

那还是个山寨机在国内大行其道的年代,雷军的小米迟至2011年8月方才推出首款产品M1,OPPO的第一款智能手机OPPO R1则是更后期的2013年12月。山寨机拼装简单,销路其实并不差,利润还很可观,但黄章志不在此,从M8到M9,魅族乘胜追击,打响了国产智能手机攻城略地第一枪。

黄章治下的魅族走精品路线,曾获很多忠粉认可,这些粉丝自称“魅友”,后被谐音为“煤油”,他们活跃于魅族社区,对魅族产品设计颇为激赏,“中国的乔布斯”这顶高帽率先被粉丝戴给了黄章。

由于黄章等早期探索者努力,国产智能手机品牌凭借出色性价比,逐步淘汰了山寨机,净化了行业空气,为移动时代呼啸而来及全面渗透奠定了基础。

02

友商强劲碾压

常人难以理解的是,在魅族爬坡关键时段,作为魅族灵魂的黄章却几度从公司隐退,又几度于无奈中出山。到最后,魅族“小而美”策略渐渐不合时宜。而在小米、荣耀、OPPO、vivo等后起之秀携雄厚资本和线上线下资源大举杀入之后,魅族先发优势被强劲消解。

即便2015年2月魅族引入阿里5.9亿美元战投,亦曾在高光之下扩充产品线,高中低端同时发力,机海战术之下,其2015年出货量达到了2000万台,2016年出货量攀至2200万台巅峰,但横比友商,魅族仍相去甚远。

IDC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OPPO、华为、vivo、小米位列国产智能手机出货量前四名,分别为7840万台、7660万台、6920万台、4150万台,是同期魅族的两三倍。

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之后,魅族出货量不升反降,面对友商进攻,节节败退。而其早前坚定喊出的上市安排,直到现在都言犹在耳,但其底气早已不在。

2016年1月22日,在魅族公司年会上,黄章现身并向员工抛出了“稳增长,创利润,挺进IPO”的新年计划。后魅族副总裁李楠就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上市进程都在按照时间表进行,2016年来不及,2019年完成上市目标肯定没问题。

一家不但想要做中国人生意而且还要做全球生意的商业组织,其创始人所要关心的,必然不应只是产品细节而已。事实证明,对内管理和对外连横都是初中毕业的黄章所不擅长的,而在叠加了个人得失计算之后,黄章的眼界、胸怀、气度都被指不够大,而这对魅族发展为一线大厂形成了障碍。可以说魅族的问题全部是黄章的问题。

2014年春节前,魅族原研发副总裁、UI设计总监马麟拉着一部分业务骨干跳槽,软件部门人员流失严重。退隐中的黄章深受震动,出山安抚局面。眼看魅族市场份额不断被压缩,他在社交平台上坦承,自己多年没管公司是个错误。

黄章在数天后的2014年农历正月初九主持召开了员工大会,宣布自己回归公司日常管理,并调整了公司战略。但在拿到前述阿里投资数月后,黄章表示因为连续熬夜,导致健康受损,需要好好休养,在把日常工作交由白永祥、李楠等高管后,他再度选择了退隐。

彼时虽然魅族产能在高速提升,但其成本也随之大幅增加,亏损严重,后劲不足。

2016年10月21日,A股上市公司天音控股发布公告称,拟投资魅族总计2亿元、占股0.655%。稍加计算可知,天音控股投资魅族时,魅族估值约305亿元。这与时下李书福收购魅族的低价位不在同一量级。天音控股公告披露,魅族2015年净亏损10.38亿元,2016年上半年净亏损3.04亿元。也即截至2016年6月30日18个月,魅族净亏损13.42亿元。

拿到阿里投资,信心大振,决心大干一场的魅族,对赌之下,穷尽可能,14款手机齐发,把出货量推了上去,但这却是以烧钱为代价,且后面未见其可持续性。

2017年2月10日,黄章在生日当天第二次宣布复出,并表示要打造一款梦想机,以迎接即将到来的魅族15周年。

很多用户对2018年3月14日这个时点抱有期待,这一天正是魅族成立15周年。但最终黄章的梦想机不够梦想,它不但没能激发用户太多换机欲望,而且被一些用户怒怼“失信于人”。

2018年3月16日,黄章在魅族社区表示,由于时间关系,即将发布的M15只是他多年后回归魅族的小试牛刀,M16才是他全力打造的产品。有用户在魅族社区回复称,你爱怎么玩怎么玩吧,我是不陪你玩了,热情耗尽。而跟踪业内动态的人知道,2018年8月发布的魅族16系列亦反响平平。

梦想机一战近乎让黄章陷入了自说自话,由此亦可见黄章很大程度上失去了曾经敏锐的市场嗅觉,而其对魅族产品设计的迷之自信变成了自负,其对过去产品风格的坚持则异化成了偏执。

03

退至无需再退

黄章的偏执亦体现他对芯片的选择上。因为不认可高通昂贵的专利费,魅族产品在过去很长时间搭载的是联发科芯片。后者产品性能最初并不很优秀,而这拖累了魅族,影响了其市场竞争力。

稳固而强大的合伙人架构亦在魅族看不到。黄章身边一直缺乏真正制衡,以弥补短板和纠偏,而其高管队伍,难言向心力。

业界称许的魅族“三剑客”——白永祥、杨颜、李楠,对公司崛起功不可没,但他们在2018年黄章全盘接手魅族事务后或主动或被动悉数拂袖而去。与之相关,魅族人才梯队建设乃至接班人计划更是无从谈起。

2018年李楠在魅族16销售渠道问题上与黄章产生过意见分歧,2019年离职时被黄章在魅族社区恶评:“对公司来说能挣钱的就是人才,不断亏钱的就是费财。”“费财”的谐音,便是“废柴”。

黄章格局可见一斑。

对员工及职业经理人严苛若此,对族人亲戚则颇为大方。尽管黄章2019年7月曾在魅族社区炮轰外界对魅族是家族企业的解读,但据多家媒体报道,除了其胞弟黄质潘外,其姐姐黄小琴亦在魅族身居要职,另有多位亲属如黄柏涛、黄柏青等在魅族担当总监、副总裁等重要职务。

据海克财经了解,黄章不仅拒绝媒体采访,而且对连横产业链各方,包括引入外部资本,都曾表现出不屑。他的观念是,企业把自己的产品做好就行了,其他自然会水到渠成。这样的认知在当前产业环境里不但另类而且落后。

黄章与雷军从惺惺相惜到势若水火,雷军一方始终未予正面具体回应,孰是孰非很难判定,但黄章数次炮轰讥讽,话锋越来越尖刻,从中至少可见黄章处世仍远远不够练达。毕竟如果证据确凿,诉诸法律并非难事;而如果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何必让自己多出一个敌人。

从黄章一方看,雷军在拟投资魅族事件上不够光明磊落。

据黄章2011年8月在魅族社区回复网友问题时的表述,雷军早年曾以天使投资人身份,利用珠海高新区领导关系,接触黄章并套取了魅族商业秘密,而黄章在雷军一次次诚意和领导好心敦促下被带进了圈套。当然,在雷军本人及其合伙人林斌、黎万强等面晤黄章多次之后,雷军创立小米并推出了小米手机。

大约总是觉得不够解气,2013年9月,黄章在魅族社区回复网友有关小米某产品问题时继续发难,直指雷军“老流氓”“作恶”“无耻”“伪装成圣人”“他就是一具高科技的行尸走肉魔鬼”等。后据称因为听闻小米正在搜集证据反诉他,黄章很快删掉了很多相关帖子。雷军则在2014年3月接受《人物》杂志采访时透露,黄章为此还找人说情。

缺乏克制而急于泄愤,却又授人以柄反陷被动。魅族舵手黄章,其内在的“小”和“糙”无法回避。

更难回避的是,魅族手机出货量自2016达到高点后步步向下。

2017年魅族手机官宣出货量接近2000万台,也即至少掉回到了2015年状况;2018年公司经营遭遇困境,出货量腰斩为948万台,官方同年6月发内部信确认裁员610人;到了2020年、2021年,魅族手机出货量已分别滑落至120万台、45万台。

IDC数据显示,2021年vivo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高居榜首,以7100万台,占比21.5%,OPPO、小米、荣耀分别以6710万台、5110万台、3860万台,占比20.4%、15.5%、11.7%。而魅族2021年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占比仅剩0.2%,2022年第一季度则进一步降至不足0.1%。这与vivo、OPPO、小米、荣耀等头部品牌形成了巨大反差。

黄章此时没有力挽狂澜而是又一次选择了退隐。

2021年2月,黄质潘接替哥哥黄章,成为魅族新任CEO。黄质潘在2021年2月1日以CEO身份发给全体员工的内部信中提到,魅族接下去将继续走中高端品牌路线,坚持以手机为主体,探索AIoT、智能家居的“一体两翼”的战略布局,不折腾、不冒进,以年度盈利为各类运营目标的底线,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进行尝试。

黄质潘的战略表述,拗口且并不稀奇,类似话术已被小米、OPPO等讲了数年且已分别有多种产品落地,而从黄质潘所谓以盈利为底线和在风险可控下创新中,足可见魅族回退到了何等保守地步。我们不难据此捕捉到些许黄章的影子。

这不是勇猛精进、再图大业的策略,其着眼点在于维系魅族当前基本盘。但友商何其凶猛,碾压只会更大力度,几无存在感的魅族退无可退,维系所得只是幻想。

黄章不会看不到这一点,而其无论如何再度出山,都已无力回天。退隐与出山更像个刻意营造的神人桥段。奈何黄章不是乔布斯,更不具备无边法力,魅族早年的一时成功难掩后期长时段的整体羸弱,与其苦撑,不如放手。

大买家吉利为退隐的黄章铺出了一条下山路。不失颜面,尚余传奇。而魅族终局,那已是李书福所要考虑的事。

热门评论

>>共有0条评论,显示0
更多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