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光100亿、关停核心业务,独角兽还等不到“救命钱”

摘要:

每日优鲜昨日在热搜挂了一天。7月28日上午,每日优鲜宣布在全国关闭30分钟极速达业务,只保留了次日达业务云超特卖。放弃其首创的前置仓模式,令外界一度哗然。7月28日下午,更大的风暴来临。一份“二十分钟内公司原地解散”的截图和录音文件在各大社交平台上传播,这将本就摇摇欲坠的每日优鲜再次推至风口浪尖。

访问:

Parallels Desktop 18 今年首次促销:限时75折

作者/林京

录音内容显示,来自山西东辉集团的融资已经在SEC公告和备案,但还未交割成功,因此参与线上会议的员工工资暂缓发放,并且员工被告知当天是他们最后一天工作日。

来源:网络

来源:网络

一位每日优鲜前员工向猎云网表示此消息属实,现在所有员工都在群里想办法维权,“谁能想到每日优鲜走到这一步”,他最后感叹道。

上述员工于五月初从每日优鲜离职,“当时裁了200多人,各个部门都有涉及到。说六月底给赔偿,结果没有给,后来又说推迟到7月28日,结果都没有给。”

目前,猎云网切换包括北京、郑州、石家庄在内的多个城市,尝试在每日优鲜APP上购买商品,添加商品到购物车后,到了支付环节,会显示“抱歉,本单购买的商品在当前地址下无货”。

2亿“救命钱”未能如期而至

半个月前,山西东辉集团2亿投资每日优鲜,让这家生鲜电商嗅到一线生机。

根据双方协议,山西东辉或其指定关联方将认购每日优鲜约2.99亿股B类普通股,金额等值人民币2亿元。

这无疑是每日优鲜的“救命钱”。数据显示,2018至2020年,每日优鲜净亏损分别为22.32亿元、29.09亿元和16.49亿元,三年累计亏损了67.9亿元。

至今,每日优鲜还未披露2021年年报,根据其过往披露的财报,2021第三季度财报每日优鲜亏损9.7亿元,预计第四季度亏损7亿元,2021年全年亏损37.37亿元—37.67亿元。

以此计算,每日优鲜已经累计亏损100亿元。

而截止2021年第三季度末,每日优鲜披露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21.72亿元,按照每日优鲜每季度平均亏损金额计算,2022年第二季度,每日优鲜现金流将走至生死线上。

7月28日下午,一份每日优鲜员工的聊天记录在社交平台上疯传。截图内容显示,公司昨日假借空气治理为由,让居家办公,今天直接线上通知解散,然后删账号。有员工称二十分钟线上会议,公司整体解散。

还有员工称,内部沟通软件飞书及VPN已停用,让供应商直接跟徐正、徐斌等老板级人物沟通相关事宜。

天眼查显示,7月18日,每日优鲜法定代表人由联合创始人曾斌变更为孙玉英,同时曾斌、徐正、李漾、孙原、王珺退出主要人员行列。

稍后,在一份网传的15分钟录音中,每日优鲜表示,过去一年公司做了很多扭亏为盈的努力,因新一轮融资未到位,大部分员工薪资将暂缓发放。此外,公司也会尽力争取以实物资产和股权等方式进行变现,来支付员工的工资。

录音中,每日优鲜HRBP介绍称,员工7月的社保公积金将依然由公司缴纳,但是8月就需要自行缴纳,社保公积金的补缴优先级会高于工资。

对于员工提出“公司是否强制解除劳动合同”的疑问,上述HRBP解释称,目前是告知员工公司业务的影响,在7月28日工作结束后,员工可通过HR邮箱进行咨询,后续也会成立专属小组,配合协调员工的离职证明、离职背调等。

来源:网络

来源:网络

从录音信息来看,尚不能被认为每日优鲜是“就地解散”、“公司破产”,但肯定的是,每日优鲜在开启新一轮大规模裁员。

当天下午,每日优鲜方面回应称,在实现盈利的大目标下,公司对业务及组织进行调整。次日达、智慧菜场、零售云等业务不受影响。由于业务调整,部分员工离职,公司目前正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案,最大限度保障员工权益。

天眼查风险信息显示,每日优鲜涉及多个法律诉讼信息,案由多为买卖合同纠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等。同时,该公司曾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被强制执行,执行金额超160万元。此外,该公司还存在10余条劳动仲裁信息,案由多为违法解除(终止)劳动合同。

每日优鲜大撤退:裁员、撤城、关停核心业务

每日优鲜是昔日的资本宠儿,背后站着腾讯投资、中金资本、老虎基金、高盛中国等一众明星投资机构,累计融资金额超过110亿元。至上市前最后一次融资时,每日优鲜的估值已达30亿美元。

去年六月,每日优鲜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抢先叮咚买菜一步,成为“生鲜第一股”。

在上市一年后的今天,这家生鲜电商却迎来生死局。受“融资未能成功交割,公司将面临解散”传闻影响,每日优鲜股价暴跌。美东时间7月27日收盘,每日优鲜股价已跌至0.236美元/股,不足发行价的2%,总市值仅5545万美元。

在录音被传播之前,每日优鲜已经频现危机信号。

5月,由于财报推迟,每日优鲜曾收到纳斯达克的警示函称其“不符合继续上市要求”。6月,每日优鲜收到退市警示函,其股价已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纳斯达克上市合规标准的1美元,公司要在2022年11月29日之前,达到最低要求,否则将被要求退市。

此外,每日优鲜裁员、撤城、拖欠供应商钱款消息屡见不鲜。

但最让外界吃惊的还是,每日优鲜宣布在全国关闭30分钟极速达业务,这意味着每日优鲜放弃了自己的核心业务,放弃了自己赖以起家的前置仓业务。

一切早有迹象。据公开报道,一批每日优鲜前置仓早就倒在了7月初,还创下了三天关九城的速度——每日优鲜在 6 月 30 日到 7 月 1 日三天内,连续关闭了苏州、南京、杭州、青岛、深圳、广州、济南、石家庄、太原 9 个城市的业务,只剩下了北京、上海、天津和廊坊四个城市。

由每日优鲜首创的前置仓模式,是一门实打实的烧钱生意。每日优鲜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公司履约费用分别为12.393亿元、18.330亿元、15.769亿元,占营业费用最高达59.6%。

每日优鲜的履约费用主要包括产品运输及仓储产生的费用、DMW及质量控制中心产生的租金及折旧费用以及第三方平台及支付平台收取的费用。其中,仓储及运输费用占最大比重。

据东北证券研报测算数据,如果不考虑产品从产地到达前置仓的运输成本,一间300平方米的标准前置仓,在客单价60元,单日订单量600-1400情况下,单笔订单的前置仓履约费用在10-13元/单左右,是平台型电商和社区团购的2-6倍。

目前,用户可以从每日优鲜APP首页看到服务变更通知——极速达服务关闭,平台配送时间变为最快次日送达,配送范围为全国均可配送。

每日优鲜有关负责人曾表示,在实现盈利的大目标下,公司对前置仓业务进行了调整,次日达和其他业务不受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次日达业务也是每日优鲜迟迟不交年报的关键原因。7月1日,每日优鲜公开独立内部审查结果,确定其次日达事业部2021年的部分交易存在可疑,导致公司当年部分报告期内相关数据不准确。

生鲜电商集体渡劫

每日优鲜也映射着当下生鲜电商的哀鸿遍野。

去年下半年以来,一些知名生鲜电商平台相继倒下,同程生活正式宣布破产,食享会被爆料人去楼空。今年三月,十荟团也走上了全面关停的路,兴盛优选为了追求盈利已砍掉众多非核心城市,滴滴旗下橙心优选社区团购业务被曝全面下线。

新三团也波折不断。今年2月,据称美团内部开始裁员;两个月后,美团优选做出了实际性战略收缩,一口气撤出了包括甘肃、青海、宁夏、新疆在内的四个西北大区。今年4月底,美团优选宣布停掉北京的自提点。

背靠京东的京喜拼拼也未能传来好消息。今年6月,京东内部进行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京东零售集团下的京喜事业群,将在当月内拆散,原有业务线预计在6月底之前整合至其他业务相近的事业群中。

其中,京喜App、京喜通(原京东新通路)、京喜拼拼将并入京东零售。在合并之前,京喜事业群将进行一系列的人员与业务优化。

在今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京东集团CEO徐雷表示,新业务在Q1进行了调整,对短期商业化发展不利的进行了关停并转,未来还会更多进行业务的聚焦,我们还会持续不断地进行这项工作。

目前在生鲜电商领域,叮咚买菜、美团买菜也采用的前置仓模式,前者也经常被拿来与每日优鲜做对比。数据显示,5月以来,叮咚买菜平台上显示正常经营的城市仅存27个。但亏损有收窄趋势,今年一季度叮咚买菜的净亏损为4.77亿元,去年同期亏损额为13.85亿元。截至3月31日,叮咚买菜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为48.53亿元。

电商零售分析师庄帅告诉猎云网,每日优鲜的困局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内因,每日优鲜从战略布局、业务结构、竞争策略等方面都出现问题,战略不清晰,业务分散(没有专注前置仓,投入有限的资金做了无人货架货柜、菜市场改造、开放平台等),并且在前置仓模式没有印证是否适合全国市场就大肆扩张;二是面对美团买菜和叮咚买菜以及社区团购的竞争没有制定有效的竞争策略;三是前置仓显然更适合一二线城市的用户生活方式和消费需求,每日优鲜有太多位于底线城市的前置仓,在订单数据未能规模增长的情况下,没有及时止损关仓撤城导致持续亏损。

他表示,目前前置仓的玩家还有美团买菜、叮咚买菜和朴朴超市,前置仓模式可以更低成本地满足用户在生鲜品类的即时消费需求,未来将与社区团购模式、到家平台模式、线下超市等业态长期共存,服务消费者的差异化需求。

只是,当每日优鲜放弃前置仓模式,它的优势还剩多少?每日优鲜的次日达业务,以京东快递为主,辅以“通达系”快递。这也意味着,其与京东超市、天猫超市、美团到家等业务站在一个牌桌之上。在这片红海市场上,每日优鲜又有几分胜算?

访问:

京东商城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