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优鲜“摆烂”:余额无法提现 供应商欠款超16亿

摘要:

“生鲜电商第一股”的故事结束了。7月28日,每日优鲜App首页推送通知,“30分钟极速达服务”将被关闭,最快配送时间更改为“次日达”。下午,一则每日优鲜内部聊天记录在网上流传,消息指出:一场20分钟的线上会议后,每日优鲜宣布整体解散。


对此,每日优鲜向《IT时报》回应称,网络传言不实,公司并未“解散”。在实现盈利的大目标下,公司对业务及组织进行调整。次日达、智慧菜场、零售云等业务不受影响。由于业务调整,部分员工离职,公司目前正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案,最大限度保障员工权益。

脉脉上,每日优鲜员工发出一份时长15分钟的内部录音。录音中,每日优鲜HRBP及现商品负责人肖运贵表示,半年来公司力图扭亏为盈,但山西东辉集团的投资尚未完成交割,员工工资仍无法正常发放,而人力方面,大部分员工的工作将“截止到今天,7月28日”。

《IT时报》记者关注到,多方渠道消息皆已证明这份录音的真实性。

录音中提到“山西东辉”,即为近日披露对每日优鲜进行2亿元人民币股权投资计划的山西东辉集团。这笔来自“山西煤老板”的巨款,曾被视为每日优鲜的“救命钱”。

谁知道,短短两个星期,没等到巨款的每日优鲜,却迎来崩溃。

上千员工“解散”

维权路漫漫

一晚之后,中文互联网继“优化”“毕业”等字眼,又多了一个被离职的代称:“原地解散”。

尽管每日优鲜方面否认公司“解散”,但大部分员工在半天时间内被停职已成事实。在那份流传的聊天记录中,部门最后一条全体通知发布于周三,以对公司新办公室进行“空气治理”为由,让员工周四周五居家办公。



这意味着,28日(周四)下午的一场线上会议后,每日优鲜员工们连领导和同事的面都见不到,就直接在自己家中被“解散”了。

随之而来的是6、7月份工资发放困难,以及此后社保、公积金的断缴问题。对于员工来说,这显然不能一笑了之。据《品玩》报道,28日本是每日优鲜经调整后的发薪日,因此不少员工都认为这天即将发放先前拖欠的6月份工资。

“网上传的都是真的。”多位每日优鲜员工向《IT时报》记者表示,但他们都不愿意就该话题过多接受采访。“哪还有心情聊。”一名每日优鲜技术人员叹道。


毫无疑问,这场风波覆盖的员工不下数千人。媒体报道中,顺义博润科技园内保安表示,高峰期每日优鲜有2000多人在大楼中办公。而据《每日人物》统计,当前加入维权群的每日优鲜员工已多达900多人。

一个月前,每日优鲜总部自北京望京搬到顺义,本周刚刚开始在新办公室办公。这场因资金窘迫引起的搬迁显得仓促且低调。去年4月底,上市前夕的每日优鲜曾高调搬家到望京万科时代中心,官方在脉脉上发起#每日优鲜总部大迁徙#的话题。而“新家”顺义博润科技园热闹不到一周,便已人去楼空。

7月29日,一则疑似每日优鲜员工朋友圈截图在网上流传: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前聚起人群,配文称:“每日优鲜的第一次集体团建。”

高管“失联”

欠款超16亿元

能理解每日优鲜员工心情的,还有每日优鲜的供应商们。

或许正是嗅到危机的气味,今年上半年,供应商们频繁在每日优鲜总部办公楼前维权拉横幅,“一个月来一批人”要求尽快结清货款。社交网站上,不少员工都对这样的景象早已见怪不怪,在“解散”传言当天,也有供应商到场。

“供应商也很惨,疫情期间全副身家做保供,活活拖到倾家荡产。”一名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

当前,每日优鲜仍未发布本应在4月30日发布的2021年财报,而去年三季度报表则显示,每日优鲜在供应商方面欠款净额为16.25亿元。而经历2022年疫情影响至今,或许可预见欠款金额还会更多。

《IT时报》记者曾采访多位被每日优鲜拖欠货款的供应商,其中拖欠最久的已被拖欠近2年时间,而拖欠金额较多的一家公司则接近百万。截至今日发稿,尽管这些供应商都已诉诸法律手段,但欠款仍未追回。

事态发酵,员工、供应商陷入恐慌,每日优鲜高层却一律“失声”,除去每日优鲜向媒体发布的统一回复,以往作风高调的每日优鲜创始人徐正并未发声。

企查查显示,7月18日,每日优鲜高管层悄然发生变动。联合创始人曾斌卸任董事长、经理、法定代表人等重要职位,新增孙玉英为法定代表人,而创始人兼CEO徐正、副总裁李漾、智能生鲜市场业务负责人孙原、CFO王珺等“原班人马”则悉数退出主要人员行列。

图源:企查查

上海多数业务停摆

用户成为“弃子”

打开每日优鲜App,记者尝试用上海、浙江数个不同区域地址下单,发现水果蔬菜肉类等生鲜品类已所剩无几,可以加入购物车,下单付款时却提示“购买商品在当前地址无货”,全部无法下单。



7月中旬,每日优鲜3天内关闭9城业务,仅剩北京、上海、天津、廊坊4个城市留有站点。如今,上海生鲜业务也近乎“全军覆没”。而社交网站上,不少每日优鲜用户表示,自己账户内还有数千块钱余额。在每日优鲜App上,余额也没法提现,而官方目前并未提供解决办法。记者致电每日优鲜在线客服,截至发稿电话一直未能接通。

微博网友吐槽余额无法提现
微博网友吐槽余额无法提现

7月28日,受“解散”传言影响,每日优鲜股价大幅跳水,跌幅达42.8%,收盘价为0.135美元。而在6月,每日优鲜曾因股价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美股最低合规股价1美元,收到纳斯达克退市通知函,要求其在180天内实现股价回升,如今仅剩120天,股价却毫无回升迹象——退市似乎已经不远。

从去年6月上市的风光无限到摇摇欲坠,每日优鲜只花了一年时间,“缺钱”成为这家曾经的生鲜电商巨头最后的注脚,这体现在方方面面,例如在“加盟”上,一位上海每日优鲜前置仓员工曾告诉记者,如今没有超过100万的投资,公司基本不再接受。

财报显示,2021年仅前三个季度,每日优鲜便亏损超30亿元,2018年到2021年的4年内总亏损更是超100亿,2014年起前后11轮融资、IPO拿到的钱同样超100亿,如今却悉数散光。

“战略摇摆,没有深入产业链上游,毛利率较低,创始人认知偏差,融到再多钱都没有用。”一位生鲜电商投资人道出“缺钱”背后的问题。

但更触目惊心的现实是,补不上的窟窿下,供应商、员工、用户们在为每日优鲜“负重前行”。

访问:

京东商城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