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手机厂高位“出走”的三个男人

摘要:

“销量下滑、砍单、清库存……”除了这些关键词,2022年7月的手机市场或许还有新故事。7月24日,魅族前副总裁李楠因为评价“小米与徕卡的合作复制华为,不够有品牌意识和原创精神”而陷入舆论风波。有网友认为,李楠熟练掌握了流量密码,蹭小米流量是因为“要发布新品了,需要热度。”

访问:

Parallels Desktop 18 今年首次促销:限时75折

尽管李楠否认“锤小米”和“蹭热度”无关,但李楠的公司怒喵科技要发新品却是事实。怒喵科技是李楠离开魅族之后创立的科技3C品牌,主打产品是高端机械键盘。

早前,怒喵科技宣布旗下首款TWS(真正无线立体声)耳机要在5月31日发布,并称这是一款准备了18个月,有望挑战AirPods系列产品的耳机。怒喵科技希望借此产品吃下一部分高端TWS耳机市场。

不过,怒喵科技随后在微博官方账号官宣表示,因三角形曲面外壳模具出现瑕疵,耳机发布延迟。直到7月16日,李楠在个人微博上表示:“TWS量产终于跑起来了。”

在李楠与网友“撕扯缠斗”的第二天,一代国产手机巨头金立前副总裁俞雷在朋友圈晒出了其全新品牌——FreeYond样机的部分参数配置,并配文:“即将诞生的全球机界性能价值比之王。”


图源:俞雷朋友圈

全天候科技了解到,这款新机将于今年8月底销售,面向拉美市场,定价100美元左右。

比俞雷“官宣”样机参数早两周,一加前联合创始人裴宇发布了其新品牌Nothing的首款手机产品Nothing Phone 1。

给本月手机市场带来新鲜话题的这三位有不少共同的身份标签:前手机厂商高管、创业者、擅长营销。他们曾经享誉手机业,出走后归来,又在这个市场激起不少涟漪。

不一样的选择

俞雷、裴宇、李楠,三个一度远离手机业的名字,又一次被提及。只不过,他们有人是因为回到了手机领域创业,有人却是因为分享了对行业事件的看法而受到关注。

俞雷与手机行业的渊源要从入职金立算起。2015年,俞雷正式加入金立,担任副总裁一职,分管品牌营销业务。

2017年底,金立手机危机显现,接连被曝出资金链断裂、创始人刘立荣赌博等负面信息。第二年,俞雷就从金立离职,加入全球非侵入式脑机接口公司BrainCo,出任COO。

短暂离开手机行业后,俞雷于今年5月再次回到手机行业,并有了新的身份——深圳自由跃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自由跃动”)创始人、CEO。

天眼查信息显示,自由跃动于今年5月9日成立,法人代表是俞雷。他也在微博上表示,这家公司品牌名为“FreeYond”, 将会经营手机业务。

目前,FreeYond团队有20余人,核心团队中金立老员工占三分之一。

“第一款产品已经定了,在走交付的流程了,预计8月底上市。这一轮客户已经下了18万台的订单,过两天可能还会有新的进展。”俞雷告诉全天候科技,FreeYond的第一款产品定价100美元左右,是该价位段最具性价比的产品,首先面向拉美市场销售。

在俞雷的计划里,FreeYond的第二款手机产品将在第一款产品交付后15天上市,仍然面向海外市场销售。至于是否在国内市场发售手机?俞雷表示还未确定,“国内我们一直在找新的切入点,如果要做,一定会和国外发售的产品完全不同。”

尽管凭借与手机相关的信息再次进入公众视野,但俞雷对FreeYond的定位并非单纯手机品牌,而是全品类科技潮牌。这也意味着,FreeYond将会以智能手机为入口,逐步深入其它智能设备,比如:TWS耳机、VR设备、家用智能储能产品等。

和俞雷一样,裴宇身上也有手机厂商前高管的标签。不同的是,他在手机行业有着更丰富的从业经验,曾供职于诺基亚、魅族、OPPO等手机公司。

2013年,OPPO要成立一个面向国际的品牌,时任OPPO副总经理的刘作虎提出条件独立单干,裴宇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彼时他刚满24岁。

2020年,从一加离职后,裴宇选择继续在手机领域创业,在英国伦敦创办了Nothing。他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想继续打造有意思的产品,去改变越来越无聊、乏味的手机市场。”

继2021年推出旗下首款TWS耳机后,这家公司在本月12日发布了首款智能手机Nothing Phone 1。这款手机定位中端,主要发在欧洲和印度市场发售,售价399-499英镑(人民币约3200-3965元)。

前魅族科技副总裁李楠曾公开回答过离开手机行业的原因:“为什么坚决不做手机了?其实仅仅是因为手机有点太无聊了。”,“科技是不断进步的,今天做手机的,其实很像1983年卖糖水的。”

离开魅族后,李楠进入了3C潮品创业领域,创立了3C潮牌怒喵科技Angry Miao,计划把售价约几千元的键盘卖给年轻人。


图源:李楠微博

怒喵科技成立于2019年,获得过美团龙珠资本、真格基金等机构的融资,正在以一款客制化机械键盘Cyberborad打开北美、日本等市场。接下来,它还打算从苹果手中抢下部分TWS耳机市场。

错位竞争

在经济动荡和地区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下,手机市场需求已经开始萎缩。第三方市场机构Canalys数据显示: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第一季度同比下降11%,第二季度同比下降9%。


此外,根据IDC发布的报告,今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预计为13亿台,同比下降3.5%。

在上述背景下,FreeYond、Nothing想进入手机市场,无异于在一场高水平竞赛中挑战高难度动作。

为何做出这种选择?

俞雷给出的解释是:手机只是FreeYond目前的切入点,公司将从传统手机业,快步进化到技术4.0的全面智能时代。手机业是这一时代的超级入口,基于硬件品类和产品的全面覆盖,辅以自有的OS,才能在全面智能时代取得领先。

“2025年,全球将有1000亿台智能设备,这些设备大多将围绕人、住、行三大To C场景以及一些To B场景(开发应用)。目前可以看到的两大中枢智能硬件,就只有智能手机和智能汽车,而汽车厂商进军手机领域,是因为智能手机在万物互联中的作用被重新发现。”俞雷说。

在俞雷看来,手机行业没有常胜将军,强大如诺基亚、摩托罗拉、爱立信也已经走向消亡或衰败,但手机业永远有新来者的一席之地。“手机业看似红海,新兴品牌却层出不穷。”

新来者开启市场的密码是什么?

从FreeYond的实践来看,就是极致性价比+营销/渠道的新玩法。

俞雷解释称:“作为一个新晋厂商,最有可能的就是从低端市场进行‘破坏’。如果一开始产品价位定到3000-4000元,用户买你的理由是什么呢?但是如果你有新潮设计,价格又便宜,那就不一样了,所以性价比高才是重点。”

将销售市场最先放在拉美,也是FreeYond基于“错位竞争”的考量。

从团队前期的调研结果来看,拉美市场对中国手机品牌的认可度较高,同时拉美市场消费者对中国手机品牌的认知更多是整体形象,而不是单个品牌的影响力。据俞雷介绍,“他们只知道这个手机是中国品牌,不在意是哪个中国品牌。在他们眼里,FreeYond和OPPO、vivo、小米没什么区别。”因而,与国内相比,拉美是更有突破空间的市场。

而在渠道的选择上,FreeYond现阶段以线上为主,通过电商平台积累早期用户;同时大力进行线上推广,加大品牌曝光量,为线下渠道的拓展打下前期基础。


比起FreeYond从定价和和营销策略入手,Nothing第一款产品则将开启市场的密码落在了产品本身的设计上。

Nothing Phone 1最有特点的是透明背板和灯条的设计,这是其它厂商从未有过的尝试。其背面灯条由900多个单独的LED灯珠组成,有通知、无线充电或反向无线充电时,灯条会亮起;用数据线充电时,底部灯条也会亮起,充当进度显示条。

该手机的特别之处还有铃声。据悉,Nothing phone 1内置了10种铃声,搭配各不相同的灯条闪烁和马达震动,以此区分不同的推送、消息以及通知。

不过,Nothing phone 1的设计也被人诟病,认为是噱头。

同为新晋品牌,俞雷对Nothing的评价并不高:“Nothing是To VC的,连锤子都比不上。不过行业外人士往往高估了当年的锤子,锤子从来不属于手机业,最大年销量也就大厂一两天的销量。”

营销达人

查阅俞雷、裴宇、李楠的职业经历会发现,他们都曾主导过经典的营销案例,拥有一流的品牌运作能力。

加入金立之前,俞雷曾在欧莱雅中国任职,负责品牌营销工作。或许是因为这段工作经历,帮助俞雷在刚进入金立,就凭借策划的“海阔天空”金立M5 Plus发布会,获评“2015年国产手机十大营销案例”之首。

这场发布会之后,此前在市场上一直低调的金立品牌立刻“火”了起来。随后,金立高强度地打起了公关传播、明星代言、网络发布会、节目赞助等多个声量巨大的营销战役。例如,俞雷在职金立期间,金立曾聘请薛之谦、冯小刚、余文乐、刘涛等大牌明星为金立手机产品代言,引发了市场广泛关注。

作为手机界资深人士,裴宇对于营销的把握和产品的打磨也是可圈可点的。

新品Nothing Phone 1的诞生就充斥着浓浓的营销“气味”——以竞价拍卖的形式完成新机首销不仅是业内首例,还赚足了大众眼球。

一加成立之初,各种营销政策和宣传方案也出自裴宇之手。最知名的营销手段莫过于“要求用户销毁现有的手机才能购买新的(一加)手机”,这一打破常规的奇招成功让一加手机短时间内销量大增。

谈到李楠,“营销”和“魅蓝”是他两个无法剥离的标签。

在魅族的那些年,每次新品的邀请函总是被设计的千奇百怪,进而引发围观和讨论。他一手打造的魅蓝,不仅打响了“青年良品”的称号,也给魅族带来了实实在在的销量。

此前,李楠还抛出过“性价比就是垃圾”等论断,实现了以极小的成本获得巨大的品牌曝光,但他也因激烈的言辞引来不少骂声。

如今,这个被称为“连呼吸都在营销”的男人在年轻人扎堆的B站,开设了一档个人栏目“Young Money Club”,既跟年轻人谈职场感悟,也是一个产品宣发阵地,延续着他的产品营销之路。

在手机领域摸熟了营销套路的三个男人,再出发自然比其它创业者优势更大,更容易引起关注。不过,市场风云变幻,消费者能否为他们的新品买单,还需要时间验证。

访问:

京东商城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