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无“养老厂”,硅谷科技公司也要开始“狼性”起来了?

摘要:

近期,伴随着裁员潮和经济大环境的波动,硅谷的公司正在变得越来越卷。而“最后一家”养老厂”甲骨文(Oracle)的裁员消息也在硅谷工程师中引发了不少的讨论。

虽然没有公布明确的裁员人数,但包含Business Insider在内的媒体表示这个数字将是数千人,包括其美国、加拿大、印度和欧洲地区的员工。整个裁员结束,甲骨文将节省10亿美金。

消息一出,不少华人工程师表示,硅谷最后一个养老厂也要消失了。实际上,除了甲骨文,不少公司CEO也在近期表示希望员工调整状态,来应对近期的经济不稳定因素,让人一度联想起国内科技公司的“狼性”文化。对于“拒绝养老”和“拥抱狼性”的表述,公司们也各不相同,有些简单直接,有些是暗搓搓的暗示。

冲刺吧,Googler 

Googler向来是Google员工对自己的称呼。Google最近宣布的各种方针政策总结成一句话可能就是:冲刺吧,Googler。

在上周,GoogleCEO Sundar Pichai对员工表示:“如果你看看外部环境——我确定你读过了类似新闻——那些用Google产品的用户正在面临各种各样的(业务)挑战。”

这也直接导致了Google面临的困境。想要改变这个困境,Pichai表示,Google需要提高员工的专注性和效率,同时开启了一个名为“Simplicity Sprint(简单冲刺)“的计划。 根据CNBC报道,简单来说,公司想要从员工手中收集一些来自他们针对于如何提高产能和工作效率的想法。

8月15日前,Google员工可以完成这项内部员工调查。在这项调查中,问题包含:

“什么可以帮助你以更高的效率为用户和客户服务?”

“什么可以让我们减少障碍,更快地获得进展?”

"什么可以让我们减少时间的浪费,更专注在创业和成长这件事上?"

Pichai表示:现在的生产力并不是我们目前所有员工人数应有的产出。他要求员工共同帮助建立一个更加目的驱动的,产品驱动的,用户驱动的企业文化。"我们需要最大化减少注意力的分散,同时提高产品满意度、产能的标准。” 他说。

不过,关于员工普遍担忧的裁员,Google首席人力资源官Fiona Cicconi对员工表示公司目前仍然在对重要的职位进行招聘,没有裁员计划。

“我们现在要求团队更加专注和高效地完成任务。尽管我们对未来的经济情况有诸多不确定性,但我们目前没有计划减少Google员工人数。”她说。

和大多数硅谷科技公司前两年加大招聘力度一样,Google也在过去一年间大张旗鼓地招聘并壮大团队。母公司Alphabet在今年第二季度员工总数上涨到了174014人,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幅度高达21%。Fiona表示,这是Google历史上人数上涨幅度最大的一年。很可能这一疯狂招聘计划已经造成团队冗员。

Google目前表示没有裁员计划,但上个月已经告诉员工他们将在今年剩下的半年减缓招聘。此外,虽然Pichai看起来言辞温和,但有工程师在论坛表示,Google这个养老厂风向要变,而这很可能也就是大部分公司的趋势了。


卷起来吧,Meta 

相对比Google目前收集员工意见的做法,另一硅谷科技巨头Meta倒是更加直接。用一句话总结,可能就是“赶紧卷起来”吧。 扎克伯格本人的态度也远比Pichai来得直接。

很久没有出现在公司的员工会议上的扎克伯格,在今年6月的最后一天重新回归。

根据The Verge的报道,在这场会议上,他时而像一位将军,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准备;时而听起来像是一位有远见的“神童“,大肆宣传公司未来十年的元宇宙计划,但更多时候,他只是看起来很烦躁。

会议上,有员工发问:“我是Gary,我在芝加哥,请问Meta Days会在2023年继续吗?” Meta Days是Meta在疫情期间额外为员工提供的假期福利。

对于这个问题,扎克伯格看起来有点沮丧。”嗯......好吧。”他有些结巴地说。他解释道,目前经济正在走向我们近期历史上的最严重衰退。“鉴于我在接下来其余答疑环节的语气,你可能可以想象出来我对此问题的反应。”扎克伯格说。

“现实就是,公司目前有一些人不应该在这里。”在6月30日的一场员工沟通电话会上,扎克伯格表示。

“(接下来,)我希望提高期望和制定更高的目标。”

同时,扎克伯格在这场会议上也抱怨表示:“我认为在疫情期间的很多时候,我都倾向于为大家提供更多的灵活和便利性,但我现在注意到员工经常在工作时间进行一些个人约会,即使是CEO也很难让每个人都参加会议。考虑到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我认为很多事需要我们很快做决定,而不是等到下周。从现在开始,员工需要在加州时间的工作时间参加必要的会议。”

"我们在一个速度决定成败的时间段。”Meta人力资源负责人Lori Goler在会后表示。

这场会议结束后,有些人认为这是扎克伯格的“野兽模式“和”战斗模式“开启,有些人则留言表示对于这样的公开言论相当惊讶:”扎克伯格刚刚说有些员工不属于这里?”“那又是谁招聘了他们呢?”另一位员工补充道。

虽然目前Meta没有明确的裁员计划,但它已经开始减少自己的外包岗位,甚至根据Business Insider的最新报道,一些合同员工(Contractor)正在面临裁员。

Uber:量化工作

除了Google和Meta外,Uber针对工程师工作内容的调整也引起了不少讨论。

一位Uber员工在论坛一亩三分地论坛发帖表示:Uber CEO因为嫌工程师们的产能过低,所以做了一个Dashboard(面板)。大意就是要求员工一周提交5次代码,然后统计员工有多少次代码不到70行。同时这个面板供全公司观看。


虽然在留言里有不少网友表示把代码行数当做工程师KPI是不可取的,同时这个代码数量的要求也并不算过分,但可见,Uber的工程师以后也得拥抱这种新的变化,量化自己的工作量了。

可以说,伴随着经济环境的不明朗,越来越多的硅谷科技公司要求员工从养老状态中复苏,重新进入战时状态。虽然这种状态还算不得“狼性”,但养老厂的消失已经成了硅谷短期不可逆的趋势。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