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开发出一种通过肠道淋巴系统被人体吸收的新抗癌药物

摘要:

来自密歇根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正在开发一种新的抗癌药物,它通过肠道的淋巴系统而非血管被吸收。这使得它有可能避开导致耐药性的分子信号通路,并与此同时提高抗癌能力并减少副作用。

访问:

Parallels Desktop 18 今年首次促销:限时75折

在今日(2022年8月17日)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上的一项研究中,研究小组报告了一种新型激酶抑制剂,它能显著减少疾病、限制毒性并延长患有骨髓纤维化(一种急性白血病的前兆)小鼠的生存期。

他们设计的口服药物LP-182同时还能针对磷酸肌醇3-激酶(也称为PI3K)和丝裂原活化蛋白激酶(称为MAPK)。两者都是驱动高比例癌症的分子信号通路。

在癌症治疗中经常使用组合疗法来针对不同的癌细胞弱点。然而由于这些药物在体内循环并以不同的速度被吸收和清除,维持每种单独药物的正确治疗平衡可能是一个挑战。密歇根大学医学院Roger A. Berg放射学研究教授、论文的第一作者Brian D. Ross博士称,将每种药物维持在有效的必要浓度同时又要限制药物的毒性和副作用这件事尤其棘手。

如果不能取得这种平衡就会损害药物组合的抗癌效果并可能导致耐药性--因为PI3K和MAPK的串扰可以激活下游途径来抵制治疗。即使一种药物阻断了一种途径,另一种途径也能提供一种逃逸的生存途径来补偿并继续生长。

跟传统的口服药物不同,这些药物通常被设计为迅速吸收到血液中,治疗骨髓纤维化小鼠的科学家发现,LP-182首先被肠道的淋巴系统吸收。淋巴系统作为一个储存库,将药物跟身体的其他部分分开并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将疗法释放到一般循环中以此将药物浓度维持在最佳治疗水平。

Ross说道:“在治疗窗口内,我们能保持对两种不同途径的靶向抑制,这两种途径是相互对话的。这证明了将抗癌药物直接送入淋巴系统的可行性,这为改善癌症治疗效果和减少药物本身的副作用提供了巨大的新机会。”

在骨髓纤维化中,骨髓中形成了过多的瘢痕组织,而这会破坏正常的血细胞生产。过度活跃的分子信号传导会导致恶性干细胞增殖、广泛的纤维化、脾脏肿大及进行性骨髓衰竭。

该疾病通过淋巴组织扩散,这也是癌症转移的一个常见途径。这意味着Ross和他的团队的发现可能会提供新的策略来防止癌症扩散。此外,Ross称,由于肠道的淋巴系统藏有人体一半以上的免疫细胞,该研究的结果可以为治疗其他疾病提供方法。

Ross和他的同事们将继续扩大LP-182的临床前研究,并打算在人类骨髓纤维化患者中进行一期临床试验。另外,正在开发更多的淋巴靶向激酶抑制剂将用于治疗实体肿瘤--包括乳腺癌、脑癌、胃肠癌和胰腺癌及狼疮和多发性硬化症等自身免疫性疾病。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