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F关注遍及全美的自动车牌识别系统:监控工具不再受限于执法机构

摘要:

多年来,政府执法机构和警察部门一直使用ALPR自动车牌识别系统(Automatic license plate readers)及相机来追踪捕捉过往车辆的车牌,并且连入ALPR数据库进行分析和检查对比。这一被非营利组织EFF电子前沿基金会称为“大规模监控手段”的监控工具已经被新一代科技公司广泛私人化使用,不像执法机构的内部使用,这种私人化ALPR应用没有严格的执法监督,数据的收集也不受隐私监管条例的控制。

security-cam-car-e1549043380436.jpg

专家警告说,ALPR私有化引发了无数新的法律挑战和道德问题,其中鲜少有在法庭上经过检验。

长期以来,地方,州和联邦执法机构配备专业ALPR系统,可以安装在电线杆、路灯、立交桥、警车上,甚至可以安装在交通锥和数字化标识牌上,能够清晰地捕捉120英里时速行驶的车辆车牌,每分钟可捕捉大约2000个车牌,记录了日期,时间和位置,编织出惊人的宏大数据网络。警方可以存储并随后访问这些数据,使调查人员能够了解嫌疑人的行踪和行为模式

OpenALPR已经在Github上免费提供软件SDK,任何下载它的人都可以将连网的摄像机变成ALPR自动车牌阅读器,尽管清晰度远不及专业的ALPR相机,但仍可以监控四车道高速公路上的交通,准确率达到99%,用户需要每月支付付49-995美元以实现云存储和分析服务。

将ALPR置于民用可以实现广泛的新应用,包括客户服务和学校安全。据该公司称,两年前OpenALPR软件仅在300台相机中使用。如今,它已在70个国家的9,200台摄像机中使用,新增比例达2960%。 OpenALPR创始人Matt Hill表示,大约一半的客户是警察,其余的是私人公民。私营企业使用这些装置的方式与警方使用方式截然不同,OpenALPR竞争对手PlateSmart 科技公司是另一家向公众推广ALPR系统的公司,宣传安全和“智能商业”的各种用途,包括分析软件包,允许零售商分析客户对促销产品的反应,并追踪进入他们停车场的人群的统计数据。

学校还可以使用这些系统来控制校园的人员访问,医院可以跟踪员工,访客和病人,PlateSmart告诉潜在客户并补充道,赌场可以连接到执法数据库,并创建自制红名单,以便在犯罪分子,被禁止的人或“赌博成瘾者”进入赌场时提醒警方。

私有化ALPR系统难以避免被滥用

纽约城市大学刑事司法教授Joseph Giacalone表示,ALPR民用普及只是时间问题。

任何新技术都有希望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让我们的工作更简单,

这位前纽约警察局指挥官说。

但他们也有一个弊端-滥用的可能性:人们可以用其跟踪前任,让犯罪分子更容易接近目标,密切关注你的配偶。

伦理道德问题

与ALPR的警察和其它执法用户不同,私自使用ALPR难以追溯和防止违宪的行为,如不准进行非法搜查、扣押或种族绘像等。民用用户也不必担心部门审查委员会或内部事务单位对此进行监督。

至少有16个州制定了与ALPR使用和数据保留相关的法规,民众必须遵守这些法规。但是,有这些发规的州政府并没有很好地宣传。

在尝试使用该软件时,很可能没有很多用户意识到这一点,

电子前沿基金会的Dave Maass说。

此外,与通常受公共信息法律约束的执法机构不同,人们无法确切知道私营公司如何使用他们收集的ALPR数据。他们可以收集的信息量是前所未有的,他们可以秘密地完成所有这些工作。

波士顿大学Questrom商学院的法律和伦理学教授Kabrina Chang表示,ALPR行业本身并未受到监管 - 目前没有任何东西禁止ALPR公司推销他们的数据 - 因此滥用的可能性很高。

活动入口:

走进Verisign - 互联网根服务器的管理者/.com的守护者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