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记录Uber的崛起与坠落

摘要:


科技记者 Mike Isaac 的新书《Super Pumped: The Battle for Uber》揭示了Uber一路以来的崛起与坠落。

创始人膜拜

硅谷最浮夸的头衔是“创始人”。这与其说是个头衔,不如说是一种宣示。

在早期,Uber被称为 UberCab——为“土豪”提供高端轿车服务。2011 年,创始人卡兰尼克意识到交通行业的所有竞争标准全都在垄断壁垒深厚的出租车行业手里——而他们一心要阻止任何挑战者——这意味着卡兰尼克必须招募愿意不惜一切代价赢得胜利的忠实追随者,他需要的不仅仅是员工——他需要真正的信徒。

这种世界观造成了Uber至今仍在为此付出代价的状况。在当地分部,卡兰尼克雇佣了和他想法一样的副手:冷酷无情,并确信钱永远花不完。他讲述Uber终将无处不在的故事,可以提供“像自来水一样可靠的交通服务”。卡兰尼克赋予了员工相当大的权力。各市的一把手几乎无需向总部汇报,他们可以仅仅依据直觉和表格上的数据,就批准七位数的促销活动。

大摇大摆

2014 年,Uber宣布加收 1 美元的“安全乘车费”,声称用以支持「为您提供路上最安全的交通工具、一个业界领先的背景调查程序、定期机动车检查、司机安全教育、应用安全特性的开发以及保险」。

据参与该项目的员工说,安全乘车费的设计主要是为了给每次出行增加 1 美元的纯利润。法庭文件显示,它为该公司带来了近 5 亿美元的收入,但从未专门用于提高安全性。当时,“司机安全教育”只是一个简短的视频课程。

16 起谋杀

对于初创企业来说,没有什么比增长更紧迫的了。从创始人签署投资人第一份投资意向书起,他们就作出承诺,要让这家初创企业不断成长。到 2015 年,卡兰尼克对全球扩张的痴迷已经超越了界限。

在巴西,为了减少尽量聚集乘客和司机,Uber允许注册时只提供电子邮件(很容易造假)或电话号码,无需身份证件。大多数巴西人使用现金,这意味着司机可能携带大量现金。

小偷和愤怒的出租车发起了攻击。他们用伪造的电子邮件注册Uber,然后玩起“轮盘赌”:叫车,然后制造混乱。车辆被偷、被毁;司机们遭到袭击、抢劫,甚至被杀害。

2016 年,巴西司机 Osvaldo Luis Modolo Filho 被一对夫妇谋杀,他们用假名叫车,用菜刀反复刺伤这名司机之后,开着他的黑色 SUV 逃离,让他在大街中央死去。

Uber并非无视司机面临的危险。但由于对增长的执着,对技术解决方案的信仰,在视野存在很大的盲点。卡兰尼克确信,软件让Uber车辆本质上比传统出租车更安全,因为行程可以被 GPS 记录。他坚信Uber可以通过代码提高司机的安全。

而在产品团队最终改进了身份验证之前,巴西至少有 16 名司机被杀害。

Uber还剩下什么?

卡兰尼克创造了一家改变世界的公司。最先投资的人获得了惊人的回报。在早期,一位名叫 Oren Michels 的常客给卡兰尼克开了一张 5000 美元的支票。到 2017 年底,这些股份的价值已经增长了 3300 倍,价值超过 1500 万美元。

正如许多金融人士所指出的,问题在于,收益几乎完全被上市前的私人市场投资者占据了。任何在Uber上市首日购买其股票的人都是亏损的。

今年 8 月,Uber公布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季度亏损,约 52 亿美元,创下历史新低。上市以来,做空其股票的兴趣只增不减,根据 IHS Markit 的数据,悲观人士押了 20 亿美元赌它的股票下跌。

活动入口:

天翼云 - 0元体验数十款云产品

阿里云推广大使招募中 - 零门槛高返佣 技术变现

热门评论

>>共有0条评论,显示0
更多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