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黑客"理性了 业内大拿劝称"不要再捅自己

摘要:

在上个月举行的年度生物黑客大会Biohack the Planet上,曾研发出夜视眼药水的生物黑客大拿加布里埃尔·利希纳(Gabriel Licina)劝告生物黑客不要再拿自己做实验。每一项新技术都有先驱者和叛逆者。就像“家酿计算机俱乐部”(Homebrew Computer Club)为例,其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推出了自己动手组装的电脑,为个人电脑革命打下基础。

自从基因编辑科学承诺会让修改生物学功能像重写一段计算机代码一样容易后,推崇DIY的人士就认为这种前沿医学科学应该能够让自己修改或增强自身的生物学功能。在各种会议和Facebook等社交网络上,这些自称“生物黑客”的人有着各种戏剧性的举动。其中一人在一次合成生物学会议上给自己注射基因编辑技术Crispr。另一个人在名为“人体黑客大会”(BodyHacking Con)的会议上给自己注射一种未经测试的基因疗法,试图治愈疱疹。还有一名男子自己动手治疗艾滋病,结果导致扎针的腹部出现不良反应。

虽然勇敢者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但也常常会把观众吓坏。今年7月,美国加州通过了一项旨在阻止自行进行基因编辑的立法,州监管机构也表示他们正在调查无证行医的生物黑客。一些自学成才的科学家说,颠覆现行体制的窗口已经关闭,现在是时候加入他们。在上个月举行的年度生物黑客大会Biohack the Planet上,利希纳在讲台上总结了这种情绪:“我想建议我们成熟一点。”他说,“看在上帝的份上,请不要再捅自己了。”

寻求将科学成就从象牙塔中解放出来的生物黑客已经意识到,他们可能不得不借鉴象牙塔的惯例,比如为所做工作寻求同行的评审认可。这次利希纳在拉斯维加斯大道旁的酒店房间里发表了讲话,而不是像以往那样在加州奥克兰一个破旧社区里开会。他宣布自己已经开发出一种治疗罕见血液疾病的基因疗法,售价仅为7000美元,可以替代价值100万美元的公司药物。今年的会议还增加了海报环节,这样科学家、生物黑客和公司就可以展示他们的最新研究成果。大约有150人参加了开幕式,其中大多数人花了199美元买票,一家风险投资公司也在赞助商之列。与会者还讨论了商业计划。根据SynBioBeta的数据,今年上半年生物制造初创公司筹集了19亿美元的资金,有望实现创纪录的增长。“我真的希望人们开始做负责任的工作,” 利希纳说。这意味着要进行同行审查和外部测试,而不仅仅是噱头。

迄今为止,最大的生物黑客成功案例是EmbediVet,这是一个针对牲畜的健康追踪系统,最初是为人类自身打造的生物识别植入物。开发这种产品的Livestock Labs公司看到了更多针对动物的市场机会,并从澳大利亚的畜牧业集团Meat & Livestock Australia获得了200万美元的早期融资。

大多数生物黑客自行开展的的基因治疗实验都失败了。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基因工程与社会中心研究社区科学实验室研究员托德·库伊肯(Todd Kuiken)表示,衡量生物黑客成功的一个标准是,他们能否为科学领域的职业化开辟另一条道路,就像电脑黑客为软件工程师开辟道路一样。

大会组织者约西亚·扎伊纳(Josiah Zayner)开办了一个生物技术训练营,通过在线课程培训生物黑客们如何获得企业的科学工作岗位。他说,这是一种帮助生物黑客精神在更加专业化的基因组学产业中生存的方式,尽管他补充说,这远非理想。

活动入口:

天翼云 - 0元体验数十款云产品

阿里云技术变现推广大使招募中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