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强北的SKII,你敢用吗?

摘要:

一片1.45平方公里的商业区,见证着深圳电子产品制造业的崛起。这里是华强北,曾经中国最大的电子市场。鼎盛期的华强北,曾一年创下两千亿销量,三十年间走出过50多位亿万富豪。在华强北掘金逐利的商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风口。无论是电脑、手机还是电子烟,都在这里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如今,华强北又多了一抹“粉红色”。华强北茂业天地商城,楼面上悬挂着三张SKII的巨幅海报,红色的品牌名,以粉红色为主色调的限量版彩绘,暗示这是一个年轻、活力和精致的商场。

距离茂业天地不远处的明通数码城,左侧的楼面也被粉红色海报覆盖。从海报中,这座楼有了一个新的名字“明通化妆品市场”,尽管明通数码城的标志还未被移除。这是华强北最早转型美妆的数码城。在明通的一到五楼,之前售卖电子产品的商铺不见踪迹,取而代之的是各式美妆品。

这一转变,也传导到明通周边,那里的店铺大多做着美妆生意,“正品”、“机场免税”等字眼,不时出现在店铺的招牌上。

从明通起,《IT时报》记者试图找寻华强北转型背后的理想和困惑。

逃离和涌入:一个铺子租2万

去年12月份,林萌(化名)的店铺搬离了华强北。锁上门的那一刻,她看着空荡荡的店铺,像做最后的告别。她转身离去,背影消失在华强北的街头。一同逝去的,还有10年华强北淘金梦。

10年间,她见证了华强北的熙熙攘攘,一天忙到顾不上吃饭,也经历过生意变得难做,一天做不了几单,“每天就像在耗时间”。当网络成为用户购买电子产品的主要渠道,华强北似乎成为了被遗忘的一角。

根据艾媒咨询一份研报显示,中国手机市场线上销售额占比从2016年的24%上升至2018年的28%。在2018年,只有29%的智能手机消费为纯线下交易。

在搬出华强北之后,林萌没有再卖过一台电子产品。她离开了这个毛利率只有20%左右的行业。和林萌一样,当时华强北的商户们都面临着一道难题,该如何转型?

焦虑之下,风口却悄然而至。今年3月份,华强北悄然从手机之都转身为电子烟天堂。此时电子烟风头正盛。一支出厂价在100元左右的电子烟,其售价可高达300元,暴利之下,华强北淘金人蠢蠢欲动。

不过,在今年7月中下旬,《IT时报》记者来到华强北时发现,电子烟产品已经销声匿迹。有店员表示,他们接到了通知,不能售卖小烟。从10月1日起,深圳成为继杭州后又一个禁电子烟的城市。

电子烟风口冷却,华强北不得不再度面临转型。这一次,华强北的商户转向了“粉红色”的美妆产品。“一铺难求”的故事再度上演。

日前,《IT时报》记者拨打了华强北明通化妆品市场的招租电话,工作人员表示,商场内的店铺早已被租完。“如果要转租,一个月租金要交两万块。”

要知道,在明通一个铺位的租金在1万左右。多交出的那一万,在工作人员看来是争夺美妆风口的代价,毕竟这是一个新金矿。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1-10月份,社会消费品中化妆品的零售总额为2382亿元,同比增速为12.1%。在各大品类中,增速仅次于日用品的13.4%。而根据智研咨询预计,2021年我国的化妆品市场规模达到4982亿元。这是化妆品市场带来的未来想象。

金矿的又一重诱惑,来自于高毛利率。根据鲸准研究院发布的《2019中国美妆行业研究报告》指出,化妆品上市公司的毛利率均在60%以上,而网红品牌的毛利率在60%-80%的区间内。

即便是经销商、电商服务商、零售商也能在这片千亿市场中分得一杯羹。数据显示,他们的毛利率约在20%-40%之间。

这解释了华强北变“粉红”的由来。

便宜背后的疑惑:

来香港直接拿货

从一楼到五楼,明通化妆品市场成为美妆店的集聚地。一间间店铺,玻璃窗上摆放着上百种品类的美妆品。店铺内堆放着瓦楞纸箱,令空间变得更加狭窄。这里还是挤满了各路淘货人。

他们看中的是化妆品便宜的批发价。

一盒花王蒸汽眼罩,在明通的售价在45至47元之间。在京东上,同款产品的售价为64.9元。目前,这款眼罩在天猫参与聚划算活动,搭配折扣券,到手也要花62元。

如果在考拉上购买,4盒包税价格219元,搭配黑卡优惠8.76元,一盒眼罩的平均价格也要52.56元。便宜的价格难免引发疑惑。

“这是正品吗?”《IT时报》记者不禁问道。店内工作人员指了指店门口 “假一赔十”的标语,扭头与另一位顾客交谈。

从一位香水店铺工作人员处,记者得到了这样一个回答:“我们这里做批发,直接到生产工厂拿货,当然便宜。”但问及工厂地址以及店铺是否有工厂直营的授权书和证明时,他言辞闪烁,连连回答“你放心,绝对正品!”

交谈期间,有三位顾客扫走5瓶50毫升的宝格丽活力海洋香水,每瓶售价315元。这款香水在丝芙兰的标价为605元,而在考拉上的价格也要466元。商品被抢光,成为工作人员例证产品质量没问题的又一套说辞。

“每天都有做代购、微商的到我们这里来拿货,你放心吧。”

该工作人员表示,一天之内一款香水被扫光的情况很常见。如果当天现货卖完了,他们还能提供快递期货业务。如果寄件到杭州,一单另收8元快递费。

一盒Lits面膜售价60元,对比考拉上的售价为98元。当《IT时报》记者指出面膜的包装盒略有不同时,店家表示,这些货来自机场免税店,都是正品,包装不同属于正常现象。

工厂、机场免税店似乎成为明通美妆商铺的主要货源渠道。但店铺里堆放的快递箱,仍引起了记者的注意。《IT时报》记者尝试从多家商铺的瓦楞纸箱上寻觅化妆品来源的信息。遗憾的是,纸箱上的寄件地址被抹去。

有店家告诉《IT时报》记者,他们还会到香港拿货,有专门的香港供货商。为此,记者以开美妆店的名义联系到一位香港供货商。她曾为华强北供货。

“你能接受到香港接货吗?”这位香港供货商开门见山。

言下之意,则是如果货物要快递,商家需要另找清关公司,承担关税成本。“你要快递收货,我们卖的价格不一样,现在从我们这里拿货的,都是直接接货。”她建议道。

当问及供货产品是否为正品时,供货商表示,其提供的欧美、韩国化妆品均为正品,但她未能拿出正品渠道的证明。

或许,渠道优势可以成为商铺内化妆品价格低廉的原因。“如果没有货源渠道,你还是别来明通租铺子了!”明通的招租方面的工作人员曾这样告诉记者。

但在低价之下,对产品真伪的疑惑,始终未能消弭。

真伪难辨:部分欧美化妆品售价低于专柜7折

一张按有手印的《责任书》,被张贴在大多数店铺的墙面上,签订时间在今年7月前后。根据责任书,承租商户承诺不经营无合理来源、假冒伪劣商品,其中商户更被要求不经营无合法来源的进口商品。

不过,假设如香港供货商所言,华强北的商户直接到香港拿货,不走清关程序,这反映出商户从事买卖水货的“擦边球”生意。

根据今年年初实施的《电商法》规定,对于私人海外代购,也应该纳入监管,从事职业代购的个人也应当办理市场主体登记,属于电商经营者。这意味着,个人代购也应当依法履行纳税义务。

而根据出入境相关规定,居民进境物品5000元以内免税,口岸进境免税店购物可增加3000元的免税购物额。而化妆品征税方面,彩妆行邮税为60%,部分护肤清洁品行邮税30%。

只是,在“合理自用”条件之下,个人代购似乎仍可游走在法律的灰色空间中。

王伟(化名)在化妆品行业有十年的工作经历,拥有自己的美妆品牌。他有过疑惑,华强北聚集众多机场免税产品店铺,“哪有这么多水货啊?”

《IT时报》记者曾联系雅诗兰黛方面的客服,询问华强北的商户是否拿到了该品牌的授权。客服未作回应。

但明通的不少商户在线下售卖商品的同时,还会在线上以微商的身份卖货。对此,雅诗兰黛客服告诉记者,目前雅诗兰黛未授权任何微商代理其品牌。

记者在一家售卖欧美化妆品的店铺中发现一款雅诗兰黛的旅行套装,不同于其他雅诗兰黛的产品,以纸盒子加塑料塑封,这款产品直接由塑料包装。

有店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其店铺售卖的化妆品可以向品牌方验货,因此记者向雅诗兰黛的客服上传了该产品的图片,试图了解该产品的真伪。但客服表示,他们并提供产品真伪鉴别的服务。

王伟告诉《IT时报》记者,如果国外化妆品采用塑料盒子包装,很有可能是假货。

“国外化妆品包装纸用的是高档纸,而中国的纸浆需要从国外进口,用进口纸的成本太高。”他表示,即便用上好的进口纸,打印喷绘也会造成一定的偏差,看上去颗粒度较大,质感并不细腻,这也是造假的难点。因此,国内有些厂商会直接选择塑料做化妆品包装盒。“毕竟中国是塑料大国。”他补充道。

而从价格上辨真伪,王伟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一般情况下,低于专柜价3折的国货品牌,低于专柜价5折的韩系化妆品和低于专柜价7折的欧美、日本化妆品,大概率是假货。“当然也不排除有商家冲业绩、双十一营销等可能。”

《IT时报》记者从前述香港供货商处拿到一份存货信息及售价信息单,并一一比对香港电商平台Sasa上的售价。这其中,圣罗兰金条12#口红的进货价为147元,相当于Sasa零售价的58.33%。在11款产品中,售价低于7折的产品有5款。

在王伟看来,华强北的美妆产品不排除有假货的可能。因此,他建议消费者如果首次接触一款化妆品,还是要到线下专柜购买,毕竟在了解正品后,才能够对假货有辨别能力。

水货铺陈,产品真假难辨,当“正品”、“假一赔十”等标语出现在华强北的美妆店铺中,人们不禁疑惑,这一次华强北的“粉红转型”是否能够最终如愿。

作者/孙鹏飞

编辑挨踢妹

图像/IT时报

来源/《IT时报》

活动入口:

天翼云大促领万元红包 爆款云主机仅需79元/年

阿里云 - 云大使推广活动 每单返现高达23-31%

热门评论

>>共有0条评论,显示0
更多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