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做网红 有人选择放弃博士学位

摘要:

穿西装、梳背头,具有绅士气质的马克被粉丝亲切地称之为“马克叔叔”。若不是刻意提及,很难相信,这位“叔叔”出生于1994年,现在仅仅25岁。在粉丝数一夜之间从2涨到10万之前,大学就出国读商科的马克为自己规划的人生轨迹为:大学毕业去华尔街—读MBA—再去华尔街—回国,他说这是一个留学生典型的发展路径,一眼望得到头,“但这是一个好头”。

原标题 为了做网红,我放弃了博士学位

作者 李欢欢

大二时的一夜爆红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他在三个月时间内赚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并在之后实现自给自足。大四毕业时,马克本已考上哥伦比亚大学的传播学研究生,但为了抓住“风口”,回国创业,他选择了延迟入学。“学校之后还可以去读,但这个过去就过去了。”马克说。

(马克)

(马克)

现在,马克创立的“网红+教育”型的酸橙英语已经启动了A轮融资,在暂停一年后,马克也重新开始了微博的运营。“只是要保证这个号不死掉”,拥有261万微博粉丝的马克同样肩负着为公司业务导流的任务。

与马克相同,若不是网红事业,美食博主黄块块不会放弃东南大学的博士学位攻读,留校任教是她和父母共同认可的人生道路;毕业于武汉大学金融系的Jessie或许现在还被父母“逼迫”,留在家乡的银行里向上“熬”,她也很难与现在的男友杨老师相识相知;而健身博主、Jessie的男友杨老师或许现在还在电视台里郁郁寡欢,试图与体制内的东西做对抗。

高学历的她们或是主动亦或是被动的成为网红,在击中自己的兴趣爱好、享受到时代红利后,无一例外的投身于这份事业当中。

风浪把她们冲到岸边,之后,她们就上岸了。

走红

“一夜之间就炸了,生活完全变了。”三年后,当马克再回忆起那个“成名”的夜晚,依然难掩激动。

2016年12月,在美国读大二的马克刚刚放寒假,为了能在毕业的时候顺利留在华尔街,他参加了高盛的实习面试。

一面、二面......他到达终面但还是被刷了下来。

那天,纽约下了暴雪,寒假期间也并没有多少学生留在学校。失落无法排解,马克录下了自己的第一条搞笑视频—模仿八个国家的人说英语。

当时他刚刚开通微博,粉丝数仅为2。录制、简单剪辑、上传,完成之后的马克只告诉了几个好朋友,期望大家转发后可以涨几百个粉丝。

一个安静的夜晚过去,睡醒之后的马克被微博消息“点炸”,粉丝数不断上涨,点赞、评论,很快就到看不过来的地步,几乎是在一夜间,他的粉丝数变为10万。

“我只知道怎么从10做到100,不知道从0到1是什么样。很多博主告诉我,他们在前6个月是怎么努力跟每一个粉丝私信,然后慢慢做起来,但我没有体验过,就有点含着金钥匙。”马克的美式幽默和流利的英语一度让粉丝误以为他是混血。

爆红之后的马克开始被粉丝催更,为了加快进度,很多粉丝自告奋勇为其担任剪辑师,“他们想做第一个目睹新视频的人,然后就免费给我剪辑也不要钱。”马克坦白,因为粉丝“惯”着,他现在依旧不怎么会剪辑,只是爱剪辑的简单水平。

曾经的马克设想自己会留在华尔街,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他在分叉口走到另一条路。“我觉得我是个自命不凡的人,肯定会做大事,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所以遇到就干了。我不会觉得这个可能不是我要干的大事,我再等下一个,不会。”

就如曾经努力在大学时出国、在创业项目得奖就把公司开下去一样,当网红的机会走到他面前,他没有犹豫就抓住了。

与马克不同,美食博主黄块块的“火”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

黄块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理工女,大学在父亲的建议下,她选择了材料学专业,泡实验室曾是她喜欢的事。

研究生、博士,之后留校任教,从导师到教授,这是她和父母都赞成的一条人生发展路径。而在那之前,她也确实在按这个方向努力,南京工业大学材料学本科,东南大学材料学硕士,甚至再成功考取东南大学材料学博士,在人生的前25年,黄块块是学霸,也即将是女博士。

(黄块块)

(黄块块)

与学历一同增长的是黄块块对于美食的探索。

黄块块是一个吃货,“小时候,我妈不管在任何时候问我:妈妈是带你去买新衣服,还是带你去吃好吃的?我每次一定都是吃好吃的。”

她认为食物对于她不仅仅是果腹,更多的是治愈以及背后的历史文化和艺术,而做科研带给她的影响则是对自己喜欢食物的透彻研究。“辣椒是在明代晚期才引入中国的,最早的川菜只有鲜和香,完全没有麻辣的成分,可能这些大部分人都不清楚,但是我就会感兴趣,想去了解,这可能是跟我的科研思路相关。”黄块块说。

2014年,黄块块逐渐开始在微博上晒自己喜欢的食物,最初是希望能让别人也分享到自己相对专业的推荐,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的微博评论都为个位数甚至零。

虽然中间凭借“高校食堂的图文测评”也小火了一把,但直到2017年下半年,她的微博才有一个不错且稳定的数据,这一年,黄块块开始在微博上上传视频。

黄块块认为,她是江苏地区比较早用视频来展示内容的博主,再加上性格活泼、内容有深度,因此能够在这个阶段脱颖而出。目前,黄块块的微博粉丝已经达到260万。

很多关于黄块块的介绍都有强调其博士学历,但大家没有解释的是,虽然考上了东南大学的材料学博士,但她并没有去读。

“当时到我一个科研的瓶颈期,我的实验数据一直到不了我理想的成果,在那个时候,新媒体生态也刚兴起来。”黄块块的想法是,在新媒体刚好到来的时候,去做美食自媒体的时间是恰好的,要立刻去做,如果晚了,就不太容易再进去。

“科研以后再去做也可以,虽然可能性比较小。”黄块块笑着说。

抗争

考上好大学,之后再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这是很多父母对于子女的期许。

但当“火车”呜呜开到既定的轨道外,父母多半会失望和不理解,甚至为了将“火车”拉回既定的轨道与孩子开展激烈的“斗争”。

健身博主Jessie毕业于武汉大学金融系,大学的专业是父亲选的,期望她毕业之后能进入银行工作。

读书、实习,Jessie曾经也一度认为去银行工作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虽然辛苦,但是体面。

直到后来遇到喜欢的瑜伽,她改变了想法。

Jessie从大一开始和同学一起去学习瑜伽,最开始的目的只是减肥。但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之后,她的腰伤、痛经都有所好转,精神状态也发生了一些改变。“我觉得瑜伽对我自己有这么大的帮助,也希望能够去帮助到别人。帮助其他人,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和幸福感的事情。”

Jessie曾经的理想职业就是老师,再加上逐渐发现的对瑜伽的喜爱,做一名瑜伽老师的想法在她心中生根发芽。

大三结束后的暑假,她接受了瑜伽老师的培训,并在大四开始自己的瑜伽教学。“当时有一个中年男人过来上课,他驼背好多年,后来通过做瑜伽就治好了,我觉得很神奇。”在教学上取得的一些成就感更坚定了她的想法,到大四毕业时,她已经在武汉的好几家机构做瑜伽老师。

“当时的规划就是先做一名瑜伽老师,然后再去做导师,因为瑜伽老师这个职业它不会随着年龄越来越贬值,它是增值的。”Jessie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工作,也有了长期的发展规划,但是父母的不理解和愤怒也在那时达到了顶点。

“我给你找了一份银行的工作,明天去签合同。”从机场到家的路上,父亲对Jessie说出了实话。每天长久的电话劝导无济于事,大四毕业后的暑假,父母以想念的名义让Jessie回家看看,但真正的目的是将Jessie骗回家工作。一年的时间并没有让他们对瑜伽老师的职业理解和释怀。

父亲的强势最终让Jessie做了妥协,但也让二人的关系僵化。

(Jessie)

回到家乡的Jessie在银行上班,和父母分开住,但很少见面,“怕我看到他们要吵架要崩溃”。心里没有办法排解的Jessie后来还换上了轻微的抑郁症,经常不停地哭泣。

有一次,父亲在醉酒的状态下哭着问Jessie为什么不能理解自己,让她又心疼又很无奈,“你知道你要同意他,你要心疼他,但是自己也很痛苦,没有办法”

压抑的气氛在之后发生转机——随意在keep上传的图片,让Jessie逐渐成为健身网红。

经过一段时间的纠结后,Jessie在瑜伽老师的开导下重新瑜伽的练习,并尝试去健身房进行锻炼。彼时,朋友圈中keep的分享激发了她的兴趣,Jessie也开始在keep上传图片。

“我可能长的比较对运营小姐姐的眼,经常被推荐到首页,几个月时间粉丝到了20万。”keep上的迅速蹿红让Jessie在不久后得到了一份录制keep教学视频的工作。虽然只能利用假期去做,但Jessie还是决定去试试。

“银行一个月只有三天假,而且不能连休。老家当时也没有高铁,我就是放假当天开夜车去北京,第二天拍摄一整天,再开夜车回来,之后直接去上班。”因为过度劳累,Jessie有好几次都快要撞上高速的大货车,现在回忆起来是后怕,但当时却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

超负荷工作了两年,期间经历了辞职再被父亲叫回来,经历了一场大病。最终,Jessie凭借自己的坚持让父母感动并放手。

“我不想在父母不支持我的情况下去做一件事情,这样我也做的不开心”。得到父母允许的Jessie辞掉银行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健身博主以及瑜伽教学的工作中。

工作

网红每天的工作是什么样子的?

美食、旅行、逛街看展?这是大多数对网红有向往的人的想法,既能貌美如花又能赚钱养家,甚至是躺赢。但实际上,除了挣钱高于正常水平外,网红大多数也是一份枯燥乏味的工作。

2019年10月份,黄块块带着摄影助理来北京拍摄与锋味实验室的合作视频,主要内容是以锋味实验室的食材来出品一道菜。

准备工作从下午2点半开始,首先把用到的食材和器具一一摆好。与锋味实验室无关的食用油不能漏出品牌,最后用作装饰的石榴籽只用饱满的几颗,摄影助理不熟悉这些,黄块块一一进行把关。

之后,黄块块带领摄影助理进行一些空镜和图片的拍摄。在一个开门镜头的拍摄中,助理始终没有达到块块的满意,在拍摄四五条后,黄块块亲自上手进行示范。

(黄块块在准备食材)

一个多小时后,准备工作结束,视频主要内容的拍摄正式开始。

早在来北京前,黄块块就写了一个视频拍摄脚本,从怎么引出锋味实验室到做菜的每一个步骤都有一个详细的说明,接下来的拍摄按照脚本进行,每拍一段时间就停下来看看效果,不合适的再重新调整拍摄。

2个多小时的正片拍摄中,黄块块几乎没有跟外人说话,既是演员也是导演,认真严格的按照剧本步骤进行。灯光、角度,每一个镜头都细细考量。

6点钟,拍摄终于结束,黄块块招呼大家去尝试她做的菜,谈笑之余,也不忘让助理再补一些镜头备用。

从2点半到6点,三个半小时的准备和拍摄,最终被剪辑为6分钟的短视频放到微博上。因为黄块块有自己的后期团队,剪辑的部分不用自己亲自上手,但她表示,这条视频经过剪辑审核修改到最终出品差不多要一周的时间。

作为一个美食博主,除广告拍摄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给大家寻找和分享美食。黄块块现在已经养成在吃东西前,拍图片和视频的习惯,对于她来说,如果没有提前拍下来,那食物就和没吃一样。

那天拍摄结束,黄块块带领工作人员去一家火锅店吃涮肉。当点的菜差不多上齐后,她招呼大家把食物摆上桌,然后开始了360度的拍摄,全景图、细节图包括视频,黄块块一一照顾到。

拍摄到的这些素材,后期将依次通过图文以及vlog的形式展现给网友,而正式看到这些内容差不多是在三个星期后。

黄块块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六七个人的后期团队,进入成熟的发展期,而粉丝刚刚过百万的杨老师依旧在单打独斗。

(杨老师)

(杨老师)

杨老师是一位健身博主,曾经从电视台跳槽到健身机构做教练,开始做视频起源于团队内的一个赌约,“每人每天要完成一个任务,缺勤的发100元红包。”

为了巩固以及传播健身知识,杨老师选择录日更视频。连续一个月的时间,在“到家十点看到镜头就像吐、发了两个100块红包后”,杨老师做出了让步,从一天一更改为了两天一更。

“现在还是两天一更吗?”当再次被问到更新频率的事情,杨老师连忙否认,“怎么可能,现在就是一周一更,努力做到一周两更”。

前一天写台本、录制,第二天剪辑,不到十分钟的视频,杨老师要剪8到10个小时,但因为编导专业再加上电视台的工作经历,这个时间已经远远少于大多数人。

在现在这个阶段,对于杨老师来说,相比于数量,把视频做的有趣有价值是更重要的,“有些视频形式可能很多粉丝觉得挺好的,数据也都挺好的。但是我不想再做了,就觉得做腻了,做的时候没激情了。无非就是按一个套路做,做完转发点赞就挺高的,但是没有任何意义,没有质变,不会给别人带来一点新的冲击。因为我都感动不了自己,怎么去感动别人。”

在视频中,杨老师经常以搞笑活泼的形象示人,是粉丝心中的小太阳。但实际上,杨老师的性格偏向于内向,当被问到做网红给他带来什么影响时,他下意识说到“可能更自闭了”但在之后又否认。

但不可否认的是,长久的单兵作战确实产生了一些不好的影响,不久前,杨老师还去看了心理咨询师。他也觉得,当博主做不好确实会自闭,有一些博主在变成大V后也变得抑郁。

对于躺着赚钱,杨老师认为:“网红赚钱是相对而言比较轻松的,只不过没有轻松到躺着。因为网红还在拿时代的红利,意味着你的收入其实超过你的价值。”他觉得,不能用苦不苦来衡量网红的价值,如果一个网红是可替代的,他也会不值钱,关键是它产生的价值,不是说它苦不苦,也不是说它光鲜亮丽与否。

未来

大二暑假,不甘心被广告主压榨的马克开始尝试做自己的英语直播课。一口流利的英语外加上留学的经历,走红的这半年,就不断有粉丝向其询问英语的学习方法。

当时,马克找了两位员工做教研,自己则担任讲师。事情的发展很顺利,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他赚下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教育行业最重要、最大的难题就是获客,而我通过我的KOL流量降低了获课成本,把商业逻辑里这么一环解决了。”马克解释到。

在“网红+教育”模式上获取成功后,马克开始帮助其他网红做同样的商业变现,这不仅仅让他在大学期间实现了财务自由,也让他萌生了创业,将这件事持续做下去的想法。

2018年,大四毕业后的马克回国创立了酸橙英语,为此,他也延迟了自己研究生的入学时间。

“C端流量红利已经快要消失了,但是大家的共同认知是,短视频可能是最后一波C端的流量红利,而我们是一群抓住短视频喉咙的人。”马克通过签约其他网红做教师来解决获客问题,目前,主打“网红+教育”模式的酸橙英语已开启了A轮融资。马克表示,公司已经基本上实现了盈亏平衡。

网红的身份给马克带来创业的新可能,它是加分但同样也是减分。

“有投资人会因为我是一个网红而pass掉我,他们会觉得我是那种想搞个概念,去套点钱的人。这个身份给我带来一些好处,也带来了一定的质疑。”

马克不是一个表演型的创业者,在朋友圈中,他很少会卖苦卖惨,甚至会发一些雪茄、威士忌的生活图片,对他而言,这是能够让他安静去思考的方式,但却会给其他人带来不靠谱的印象。

“但是我不抱怨,因为网红给我带来了很多好处,你不能只要它的好,不要它的坏。”马克又继续补充:“我真的特别不喜欢卖惨,就是我可能真的有一天就跌入谷底,但我也会西装革履。”

未来,当事业取得一定的成就后,马克会考虑重新回学校读书,但他为自己规划的是斯坦福大学的人类学、哲学等专业,在学术上取得一定的成就同样是他的人生目标之一。

(杨老师和Jessie)

网红事业外,黄块块也与他人合作创办了餐饮品牌,想要写的书也完成了大纲,她期望有一天成为像蔡澜老师一样的人。

杨老师在电视台时的目标是做一档健身类的节目,现在,他希望未来能够做一部类似于日漫《健身少女》类的网剧,在作品中融入自己对健身的理念,让别人更容易接受这一反人性的活动。

以后不火了怎么半?Jessie表示,她还是会向自己曾经规划的那样,去做一名资深的瑜伽培训导师,一直提升自己就不会因为现在的身份而太过焦虑。

高学历去做网红会觉得可惜吗?怎么看待青少年都想做网红的现象?......这些在常人看来值得思索的问题,在他们眼中似乎并不值得一提,“高学历的人做网红很有优势啊,他们会做出更优质的内容。”“我学过的所有东西,走过的所有路,都对我现在的思维方式有很大的影响”“这就像曾经我们都想做超女快男,每代人心中都有这样一个憧憬。”“将来网红可能就稀疏平常,然后又会派生出另一个职业,大家又会去黑它。”

这些人他们都曾有自己的爱好,也试图将爱好变为自己的职业,而网红的出现让他们有了一种新的方式去实现自己的理想,正如杨老师所说:“按照以前的思路,如果我有能力,我要先进入一个平台,然后再开始我的摸爬滚打。当我摸爬滚打出来之后,这个时代已经变了,你没有优势了。通过网红这个形式来做自己喜欢的事,这才是真正的尊重自己。”

活动入口:

京喜首个年货节开启 “超级百亿补贴”红包在此领取

热门评论

>>共有0条评论,显示0
更多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