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前员工夸皮查伊能力很强,却担忧他"作恶"

摘要:

据《财富》网站报道,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已从领导谷歌提拔至领导规模更大的母公司Alphabet,他将面临一系列新挑战。那么,是什么让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如此自信,以至于他们愿意引退呢?从市场竞争到内部文化冲突,再到日益加剧的全球监管环境,皮查伊将如何应对公司日益增长的困境呢?

为此,《财富》网站采访了一些前谷歌员工。他们中有人表示,皮查伊是担任Alphabet首席执行官的最佳人选,而他在谷歌的业绩记录说明了一切。在谷歌,皮查伊领导和打造了一些关键创新,它们包括Chrome浏览器和安卓(Android)操作系统。

与此同时,另一些人则担心,皮查伊会让公司进一步远离“不作恶”的创业初心,走向更加注重财务和产出的企业环境。在皮查伊的领导下,因为对性骚扰指控处理不当,以及与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等机构签署项目合同,谷歌受到广泛批评。

云通信提供商Vonage首席执行官阿兰·马萨瑞克(Alan Masarek)在谷歌时,曾在皮查伊手下工作了两年半时间。他说:“要成为一个有能力的伟大领导者——不可否认,皮查伊是一个伟大的领导者——你需要有技术和执行力,但你也必须平易近人。他很好地实现了这种平衡。”

在皮查伊接管Alphabet之际,美国联邦和州监管机构正在调查谷歌是否违反了反垄断法。与此同时,该公司内部的紧张局势正在加剧。上个月,该公司解雇了四名组织抗议活动的员工。这种紧张在去年的一场突然罢工中也可以看见,当时数千名谷歌员工表达了他们对公司处理性骚扰指控的不同意见。

本周早些时候,佩奇和布林在一封公开信中宣布了Alphabet领导层的变动。两位创始人表示,Alphabet和谷歌不再需要两位独立的首席执行官,在谷歌工作了15年的皮查伊将领导这两家公司。在这封公开信中,他们赞扬了皮查伊的谦逊和“对技术的热爱”。

佩奇和布林在信中写道:“自Alphabet成立以来,没有人比他更值得我们依赖,也没有比他更好的人选来带领谷歌和Alphabet走向未来。”

“他直奔主题”

皮查伊出生于印度,先后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获得研究生学位。在皮查伊于2004年4月加入谷歌前,曾效力于半导体公司Applied Materials和咨询公司麦肯锡。在谷歌,他最开始担任产品管理副总裁,但后来提拔为全面负责谷歌Chrome、Android等产品的高管。皮查伊于2015年10月被任命为谷歌的首席执行官,如今,他成为Alphabet的最高领导人。

虽然皮查伊获得了更大权力,并可能大幅加薪(2018年他的薪酬为4.7亿美元),但他也接手了Alphabet的一些更棘手的问题——并且,今后他将为Alphabet的任何失误负责。

接受采访的有谷歌两位前高管,他们对皮查伊充满信心,而这种信心来自于他们之前与他的接触。他们认为,皮查伊精通技术、有头脑、为人谦逊,这是皮查伊担任新的、更重要的角色所需要的。

在谷歌工作了11年的前谷歌产品总监维奈·戈埃尔(Vinay Goel)表示:“他不会带着自负情绪走进会议室,而他本来可以这么做的。他的谦逊能够让人放下戒心……会议变成了简单的对话,你可以专注于如何共同解决问题。”

戈埃尔现在担任国际房地产咨询公司仲量联行(Jones Lang LaSalle)的首席数字官。他说,皮查伊的优势之一是,他总是对项目进行了广泛了解,并随时准备将项目推进到下一个阶段。他表示,皮查伊在谷歌很多现有产品上做到了这一点,并在提高它们的用户体验和底层技术上加倍努力。

在皮查伊任职期间,谷歌加大了在人工智能(AI)领域的投入,投资了智能助理Google Assistant等产品。它还通过一种称为BERT的“自然语言处理”改进了其搜索引擎的功能。去年,皮查伊聘请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领导谷歌云计算业务,让该业务实现了新的增长。而今年早些时候,谷歌宣称其研发的计算机实现了“量子霸权”。

皮查伊在印度哈拉格布尔理工学院获得工程学学位。戈埃尔指出,皮查伊拥有深厚的专业技术知识,这对他在谷歌的成功有很大的帮助。

戈埃尔称:“皮查伊喜欢直奔主题,努力解决一些问题。他有那种领导力。他会亲自参与去解决某个问题。”

另一位谷歌前高管阿兰·马沙瑞克(Alan Masarek) 在2012年把自己的公司QuickOffice卖给了谷歌,之后在皮查伊手下工作。马沙瑞克离开谷歌后又创办了一家公司,他说,他经常把谷歌和其领导层视为指引自己公司前进方向的“北极星”。

马沙瑞克称:“我们现在的公司雇佣了一些非常聪明的人,创造了一个让我们能够蓬勃发展的环境。其中一些是源自我在谷歌为皮查伊工作时学到的一些东西。”

关键见解

尽管皮查伊取得了成功,但仍有很多人批评他,他们中有许多人在谷歌工作过。

因对公司的一些做法不满,前谷歌研究科学家杰克·保尔森(Jack Poulson)于去年辞职。尽管从未与皮查伊单独会面,但保尔森称,皮查伊经常利用个人魅力,让公司避免为更大的社会问题承担责任。

保尔森指出:“我不得不认为他是一个相当愤世嫉俗的人。如果他是别的什么人,就会损害公司的经济利益。”

艾琳·纳普(Irene Knapp)曾在谷歌担任高级软件工程师长达五年时间,是一位直言不讳的网络安全与多样性维权人士,承认皮查伊是个温和的人。对于皮查伊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后提出的“平衡视角”,纳普也感到欣慰。但问题是,纳普认为皮查伊是在“领导真空”中工作。与他的前任佩奇不同,皮查伊不愿与公司的维权人士接触,而这些人士的数量似乎与日俱增。

纳普称:“这并不是说在佩奇的领导期间谷歌没有道德问题。但那时候,公司内部有关于这些问题的讨论,我通常觉得这些问题后来得到了充分的解决。”

但这不仅仅是一个维权的问题,纳普称,对大多数员工来说实在是太难见到皮查伊了。这让员工很难对他的能力有足够的尊重,也很难真正了解他的领导风格。而且他发出的大多数面向全体员工的电子邮件,在性质上似乎都很合法,但对员工来说更有公事公办的感觉。

纳普称:“谷歌曾经是一家自下而上的公司。现在,突然之间,它变成了一个自上而下的公司。”

虽然目前还不清楚皮查伊将如何解决Alphabet在文化和意识形态方面的争议——如果他有这个能力的话——他可能会关闭这家控股公司的其他一些业务,就像他接管谷歌时所做的那样。据戈埃尔称,这可能意味着要削减类似“登月计划”这样的项目。

戈埃尔表示:“考虑到Alphabet真正需要有所改变,皮查伊和(Alphabet首席财务官)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将是一个强有力的组合。我认为,现在是Alphabet进行内部整顿的最佳时候。”

访问:

立即注册.com域名 为我的品牌代言!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