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独闯”淘集集办公室 员工仅剩两人

摘要:

没有喧闹的供货商。12月11日下午,位于上海五牛控股大厦26楼的淘集集办公地,一片安静。此时距离淘集集暴雷,已经过去3天。银色的隔栏将办公地分割成几片区域,供货商区、律师区和办公区。在现场,《IT时报》记者未能找到一位供货商。而在办公区域,只出现两位员工的身影。淘集集的高层并未现身在办公地。

来源:IT时报

作者/孙鹏飞 孙妍

接待维权者的,是一名律师。隔着围栏,他告诉《IT时报》记者,目前淘集集还未启动破产程序,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还想在破产之前自救。“实在救不活的话,只能走破产程序了。”

这似乎暗示着一种希望。只是,在办公区域的背边,是另一番风景。在淘集集的卫生间里,烟雾缭绕,烟头随地可见,暗示着平静背后的另一个故事。

生死三日

债务沟通后续将全部在线上进行

苹果App Store中,淘集集的App标志里,还保留着双十二的宣传字样。只是,这一次,淘集集未能等到今年双十二,便已下线。

12月10日,记者发现,淘集集App页面已是一片空白,未出现任何产品信息。有消费者反映,此前提交退货后,退款仍未被退回。

而另一种空白,是员工的工资和商家的货款,仍未到位。

据悉,淘集集用户在平台消费,在完成支付后,资金会存放在淘集集的某个银行账户,当用户确认收货后,这笔钱会打给入驻商户,商户通过提取余额获得货款。

吊诡的是,淘集集并未获得互联网支付的牌照。

日前,腾讯新闻发起了“淘集集商家维权”的话题,有近2000人参与投票,其中有接近500名商户在淘集集上有5万以内的货款未被取出,另有371人的货款余额在10万至50万之间。

而有多位商户在投票之后,分享了超过百万货款无法被提取的经历。

这一切,因12月9日凌晨淘集集官方微博的一条信息,而被点燃。“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条微博”。微博下方,是一份张正平的声明,因资金未能如期到账,淘集集并购重组失败。

商户关心的是货款何时到账。一位淘集集商户通过微信告诉《IT时报》记者,淘集集还欠她几十万货款,但她不甘心“认了”。

多家媒体报道称,12月9日,多位从各地赶来的商户,前往淘集集上海总部所在地,处理债务纠纷。

据一位连续三天来到淘集集现场的记者透露,12月9日,五牛控股大厦并未对前往26楼的商户严控,而从10日起,前台开始对于上楼的人群管控。“今天我也上不去。”扛着摄像头的他表示。

在五牛控股大厦前台的登记册中,记者未发现任何12月11日上26楼用户的信息。前台工作人员告诉《IT时报》记者,只有商户的企业法人才能上楼。她保持着警觉,连连请示了多位领导。

在获准上楼之时,《IT时报》记者也未做登记。

“现在连官方微博都可能不更新了,要怎样知道后续进展?”记者询问道。

负责接待债权人的律师表示,在提供商家资质后,商家会被加到QQ群中,工作人员会在群中更新消息。“之后的沟通会全部往线上走。”

记者发现,在大厅的墙面上,贴着一份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的声明,在最后一页中,淘集集工作人员留下两个QQ群号。根据声明,淘集集会在每个地区选举1到2名商家代表入群,代表各地区沟通。

现场债务核账难

阿里云欠费,紧缺现金流背后的预兆

在张正平在声明提及,淘集集曾预留11月份的员工工资,但因账户在11月28日被冻结,无法被打出。

对此,《IT时报》记者向一位淘集集员工求证,淘集集在每月最后一个工作日发工资。

有知情人士表示,淘集集曾承诺12月4日发放工资,称投资人的钱会打进来,但等了一天、两天......最后还是没发,如今员工不再到公司上班。“都走光了,我想回办公室拿私人用品也上不去,保安说出于安全考虑。”

这是冷清的办公区域只剩下两个人的由来。

“还能联系到淘集集高管吗?”《IT时报》记者不禁问道。

知情人士表示,部分商家还是有可能和高管联系得上。“但现在我们联系不上高管了。”其补充道。

资金链紧缺,不仅仅反映在员工工资、商户的货款的拖欠上。据上述律师透露,因为淘集集欠费阿里云,“目前公司核账难”。

“现在App、后台都无法登陆了,就是因为阿里云欠费。”该知情人士补充道。

如今回想起淘集集的衰落,谭思(化名)觉得,一切似有预兆。

今年6月初,谭思接到了猎头的电话,对方的来意是挖她去拼多多,开出的薪资相当诱人,只是一周要上六天班,犹豫再三,她拒绝了邀约。

彼时老板突然宣布,全公司普遍涨薪,并许诺期权。事后,谭思才知道,原来全公司被拼多多挖角,她欣慰地拿下20%的涨薪,并签下了期权协议。

当时,谭思还对淘集集的未来充满了希冀,作为一名普通员工,她能看到的是,公司急速扩张,人多到坐不下,搬场后包下了两层楼的办公室。淘集集即将成为下一个拼多多的声音,一直在她脑中徘徊。

要知道,淘集集成立于2017年5月31日,并于2018年8月上线。仅用一年时间,淘集集就吸纳了1.3亿用户。这受到了资本关注。2018年10月1日,淘集集获得老虎基金和险峰旗云42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而在2019年6月淘集集启动B轮融资,融资2亿美元,投后估值为8亿美元,并获得多个投资意向。

令谭思没想到的是,在拒绝拼多多邀约的下一个月,淘集集的情况急转直下。

7月,淘集集将商家的提现账期从一个月改成两个月。8月,淘集集对商家发布公告称,从7月10日申请的所有提现都将全部驳回,迅速引起商家的不满情绪。9月底,商家集体上门维权,淘集集陷入了内忧外患。

投资人的资金迟迟没有到账,商家天天堵在门口。同一时间,公司裁员的消息传来,迅速完成了裁员100多人的指标,没有任何赔付,部分员工甚至主动离职。

这时,谭思开始意识到公司没钱了,对于当初自己的决定后悔不已。从11月开始,她只能面对工资、社保全断,年底无工作可找的现状。

为何动用商家货款?1.3亿的注册用户从何而来?谭思也在反思。她表示,淘集集在顶峰时期,拥有2000人的地推队伍,绝大多数外包,只有少数城市经理是淘集集自己的员工。当时员工能看到的注册用户快速上涨,但用户留存很差。“现在回头看,当时为了数据好看,应该对数据的真实性不太在意。”谭思回忆道。

维权路在何方?员工工资会优先赔付 商家是一般债务人

在淘集集办公地现场,《IT时报》记者表达了这样一种困惑:该不该起诉?这也是不少商家的疑问。

上述律师表示,是否起诉,关键还是要看商家个人,起诉毕竟会耗费诉讼费、律师费之类的资金,这和个人金额也有相关。但有人会担心,如果不起诉,是否在债务问题上“排不上号”。

浙江泽鼎律师事务所律师夏谨言告诉《IT时报》记者,如果企业走破产程序,那么企业的工程方、员工、有抵押权的人将优先清偿,而被拖欠货款的商家及未能获得退款的消费者,则是一般债务人。“一般债权就是等优先的债权全部清偿完毕以后,剩多少钱,然后来按比例分。”

她表示,货款在法律意义上是不能挪作他用,但是一旦交付给对方,对方无论有否挪用,只是一个普通的债券,只有一个普通的要求,即返还请求权,因此不具有优先性。

而对于淘集集平台挪用商家货款这一现象,在她看来是,是平台违反了合同,侵害了商家的财产权利,平台应当将货款返还给商家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而另一方面,如果淘集集走破产程序,对商家而言,还可能是一场持久战。据夏谨言介绍,进入破产程序,首先会由法院指定一位破产管理人,一般由律师事务所来组织主导,随后对外通知公告,要求债权人申报。

“在申报过程中,最有力的申报资料是已经生效的判决文书或者一些已经到期的债券凭证。”她补充道。

在债权申报完毕以后,公司将进行财产的变现。

在夏谨言看来,对于破产清算的时间,主要看破产管理人的程序进程,以及资产变现情况。“如果房产要法拍,时间可能会比较久。”

对于债权人,夏谨言建议,只能积极申报债权。

而前述律师表示,对于淘集集自救过程会有多久,他无法估计。而对于整个破产清算时间,他也表示,会比较久。

访问:

京东商城

活动入口:

阿里云上线企业应用中心 一站式解决企业刚需

京喜首个年货节开启 “超级百亿补贴”红包在此领取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