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201X年,这些节点时刻你可还记得?

摘要:

10年一瞥,世事变迁。当2010年1月1日的太阳升起的时候,史蒂夫·乔布斯还是苹果CEO。彼时最热门的安卓手机是摩托罗拉Droid,Facebook是个小萌新,跌跌撞撞摸索到了盈利的道路;Uber在应用商店还是“搜不到此项”,Spotify也是瑞典的小众音乐软件。

注:本文根据The Verge编译、整理

站在10年后的2019年往前看,这些故事以节点的方式在眼前呈现。社交网络整合巩固,并在全世界生根发芽;盗版和内容公司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按月订阅成为新兴的付费模式;创始人狂热渐渐褪去,平台陷入监管和被监管的无限战争中。

我们总在谈科技世界的发展,却鲜少关注是怎样的一砖一瓦将其构建。值此1X年将近之际,或许你需要一些“节点性时刻”唤醒沉睡的记忆。

2010年

iPhone4的发布

智能手机的崛起可从2007年最初的iPhone开始算起,但其真正的崛起是从2010年的iPhone 4开始的。iPhone4有着前所未有的苹果设计,引入了高分辨率显示屏和自拍相机,并向我们展示了值得一用的后置摄像头。更重要的是:在发布几个月后,它成为美国所有主要运营商推出的第一款iPhone。

随着iPhone 4的上市,Android手机刚刚开始陆续推出,但要想与苹果的质量和对细节的关注相匹敌,还需要数年的时间。iPhone4向全世界展示了一款旗舰型手机所应该有的样子。即使今天的手机更大更快,它们仍然是构建在这款2010年最好手机的基础之上。

Google Wave之死

如果不是因为Google Wave的勃勃雄心,这款产品本也算不了什么。不幸的是,Google Wave恰好出现在谷歌充满了雄心壮志但却缺乏后续行动的时候。Wave是在科幻剧《萤火虫》之后命名,是一个为文本和媒体设计的在线协作编辑工具,因此它可以充当介于即时消息和公共论坛线程之间的通信技术。这是一个很好的概念,利用网络的分散性作为一种新型在线交谈的基础。

不幸的是,谷歌不知道Wave应该做什么,也不知道它是为谁服务的。这项产品于2009年发布,但谷歌在发布后仅仅两个月就暂停了独立版本的开发。到2012年1月,所有的Wave内容仍都是只读的,四个月后即被被永久删除。阿帕奇软件基金会(Apache Software Foundation)接手了Wave,并将其开源版本一直运行到2018年,但Wave后来最终成了一个行业笑话,成为嘲讽这家搜索巨头倾向于宣布其半生不熟的产品并几乎立即将其杀掉的首选参考案例。

2011年

Spotify在美国的亮相

当Spotify于2011年在美国发布时,它永久地改变了我们听音乐的方式。Spotify并不是美国第一个音乐流媒体平台,但它将Pandora、Last.fm和SoundCloud等服务的优势捆绑在一个软件包中,有着个性化的算法、社交收听和订阅模式,以及数以千万计的广告模式下免费的歌曲。对于音乐听众来说,这一模式过去是,现在仍然是一个稳操胜券式的模式,因此其竞争对手如谷歌、苹果和潮汐等也很快跟进。

对于音乐家来说,这一新的流媒体环境令他们感到五味杂陈:现在听众能收听到的音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但是否能通过这些流媒体(音乐)赚到钱却似乎越来越难以捉摸--特别是对赚到来自免费收听音乐的听众的钱而言。不过,尽管音乐家们的经济状况令人担忧,但情况已经很明显,现在已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

Netflix成为Qwikster

在流媒体革命爆发之前,Netflix最出名的就是通过邮寄出租DVD,这是现在很难加以想象的一件事。到2011年,在线流媒体将是未来的发展方向,这点已经很明显了,但同样明显的是,在未来几年,邮件递送业务仍将是比流媒体业务更大的业务。在这种时候,需要有远见的领导人来将这两者有机结合在一起。

不幸的是,Netflix首席执行官里德·黑斯廷斯(Reed Hastings)把这事搞砸了。他将订阅拆分为DVD邮寄订阅和流媒体订阅两个部分,这意味着Netflix的客户现在需要支付两次费用,才能获得他们多年来一直获得的流媒体加DVD订阅服务。更糟糕的是,他将DVD订阅业务更名为Qwikster,这听起来更像是一家农村便利店,而不是下一代娱乐公司。

总的来说,这场失败使公司损失了80万用户,黑斯廷斯花了第二年的时间来挽回损失。随后几年,Netflix获得了复苏,黑斯廷斯成为转向流媒体视频的主要设计师之一,但Qwikster的失败仍然提醒人们,驾驭流媒体转变是有多么艰难。

史蒂夫·乔布斯去世

在科技界的形象中,没有人比史蒂夫·乔布斯更为重要,他的死就像一场灾难一样冲击着整个行业。在苹果内部,这一损失似乎难以想象。乔布斯代表了苹果所有的优点和缺点:完美主义,自我满足,以及当更好的道路出现时颠覆整个行业的意愿。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品质能在多大程度上超越乔布斯自身,以及没有他苹果将怎么经营下去?

回顾过去,我们知道苹果一直是苹果。iPad并不是最后一款大型产品,iPhone 4也不是最后一款好iPhone。苹果只是变得更加雄心勃勃,将业务扩展到电视、个人助理和健康监测领域。继任CEO蒂姆·库克(Tim Cook)看似在任何衡量标准上都取得了成功,但他的任期将永远被视为后乔布斯时代,乔布斯的精神仍像一个未兑现的承诺一样笼罩着公司。

2011年

Oculus Rift登录Kickstarter

虚拟现实已然消亡……直到它又再次复活。2012年,Oculus Rift承诺将带领消费者超越90年代的虚拟现实技术,它巧妙地将移动硬件改造成便宜的头戴式耳机,给用户带来了超凡脱俗的视听效果。Oculus Rift得到了《末日》联合创作者约翰·卡马克(John Carmack)以及近10000名Kickstarter支持者的支持,他们承诺为第一个开发工具包提供总计240万美元的资金。这项活动为Facebook 20亿美元的收购和大规模虚拟现实炒作浪潮,以及帕尔默·卢卡(Palmer Luckey)奇怪而持续的传奇故事奠定了基础。虚拟现实仍然没有获得主流意义上的成功,但眼载虚拟现实的繁荣已经被证明为过去十年来最奇怪和最有趣的趋势之一。

Tinder问世,开启左滑右滑时代

在Tinder出现之前,人们通常在酒吧、派对,或者宿舍与人相遇。Tinder出现后,人们可以在冬天的晚上躺在舒适的床上,对着成千上万的人,左滑右滑来展开社交。Tinder于2012年推出,并迎来了快速发展。与此同时,它使网上约会变得一团糟,并让一些人相信我们都会变成腐坏、可怕的人。

Tinder并不是第一个在线约会App,但它为我们想要从这些App中得到什么设定了一个新的标准。复杂的调查问卷,以及复杂的个人信息资料系统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系列的人脸照片和一个单一的二向选择:向左或向右滑动。不管这是好是坏,人们见面和约会的方式将永远都不会一样。

2013年

斯诺登曝光棱镜计划

在棱镜计划曝光之前,认为政府可以秘密接触科技公司的想法被认为是只在Reddit(新闻网站名)的帖子上才会有的无稽之谈。但爱德华·斯诺登改变了这一切。他曝光的机密文件显示,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正在实施一个代号为“棱镜”(PRISM)的计划,从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窃取数据。这些文件显示,政府可以直接访问谷歌、苹果、Facebook、微软、甚至美国在线(AOL)的公司的数据库,而这些公司几乎触及覆盖了互联网上的每一个人。整个互联网业界都争相表明,他们对该计划一无所知,此后的泄密文件似乎也表明,美国国家安全局曾积极入侵(这些公司的)内部网络来获取数据,这导致了政府公信力的永久丧失。在棱镜计划曝光之后,人们再难相信所谓的储存在云端的私有数据真的是私有的。

2014年

Gamergate(玩家门)事件

这一刻,发生在4chan论坛的激烈争论蔓延到了互联网的他地方,由此带来的骚扰问题变得难以忽视。这场始于游戏批评者和狂热支持者之间的宿怨,逐渐带来了像滚动的雪球那样的越来越大的不满。特定的目标被识别人肉,遭到威胁和辱骂信息的轰炸。与此同时,外人几乎不可能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几个月来,只要在推特上说到这个词,就会招来数十名狂热人士,坚称这完全是新闻业的道德问题。具体的目标和群体已经逐渐消失,但技术和不受约束的厌恶女权的情绪似乎已成为互联网不可回避的一部分。

亚马逊智能音箱Echo推出

2015年1月,Echo问世时,我们称之为“我们所见过的最具说服力的语音控制案例之一”。在此后的几年里,语音控制逐渐变得无处不在--我们的手机、汽车、电视--而Echo在这方面一直处于领先地位,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它的廉价兄弟--Echo Dot。它的语音唤醒词“Alexa”已经成为数百个笑话的关键语。它从最初的好奇逐渐演变成了一个硬件无关的平台,伴随着Alexa设备的销量超过1亿台(至少按亚马逊的销售数字计算)。

2015年

谷歌使盲人开车成真

2015年10月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史蒂夫·马汉成为第一批在公共道路上驾驶无人驾驶汽车的人之一。这次活动之所以引人注目,有几个原因,主要是因为马汉在是盲人,他乘坐的原型车来自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部门(现在称为Waymo),该原型车没有方向盘和踏板。这次试驾活动帮助启动了一场已发展成数十亿美元的自动驾驶汽车商业化竞赛。从那以后,这场竞赛无论在管理还是技术上都遇到了挫折,但马汉的第一次试驾确实让自动驾驶看起来非常像未来的交通应该有的模式。

SpaceX回收火箭

在所有的太空飞行历史中,几乎每一个垂直起飞的火箭一进入轨道最终都变成了垃圾。在部署了卫星之后,火箭并没有一个简单的回收的方法,最后它们大部分都坠落回了地球,再也找不到了。

有了SpaceX,埃隆·马斯克想改变这一点,他让每一枚火箭在返回途中重新点燃引擎,然后轻轻地降落到一个混凝土着陆台或无人驾驶船上。这事儿听起来就很复杂,要让它真正实现就更难了。在最初的几次尝试中,火箭只是在撞击中爆炸--马斯克称之为“计划外的快速解体”。当时尚不清楚这一系列的坠毁式降落会持续多久,但SpaceX终于在2015年12月21日完成了首次成功着陆-- “猎鹰9号”火箭在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Cape Canaveral)的一块水泥地上轻轻着陆。这种当时看起来很新奇的火箭回收着陆很快就变成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自那以后,SpaceX总共回收着陆了46个火箭助推器,很少出现坠毁现象。

2018年

Facebook剑桥数据分析丑闻

当Facebook决定与第三方应用程序共享用户数据时,它设想的是一个人们联系更紧密、社交更广泛的世界。它可能没想到这会让全世界的人们突然开始关心数据隐私。但这正是《卫报》报道一家阴暗的咨询公司剑桥数据分析公司从数百万毫无戒心的Facebook用户那里收集数据时发生的事情。该公司利用Facebook API中的漏洞,向Facebook用户及其朋友做了了一次问卷测试,旨在帮助特朗普竞选团队更有效地接触潜在选民。Facebook的声誉并没有经受住这次冲击。数十起隐私丑闻接踵而至, Facebook似乎无法保证其数据隐私的安全。这是Facebook和整个行业需要开始思考的问题,Facebook将着手重构其API,并重新考虑如何处置用户数据。整个行业仍处于转型期,但这个丑闻事件已经是该行业所遭遇的最激烈的政治压力之一。

马斯克考虑私有化特斯拉,但最终没有

“我正在考虑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埃隆·马斯克在2018年8月7日的推特上说,“(从而使得)资金有保障。”这句话引发了特斯拉历史上最动荡的时期之一,最后导致马斯克失去了特斯拉董事长的职位,并向政府缴纳了2000万美元的罚款。事实证明,马斯克没有获得任何资金,尽管他与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就支持私有化的努力举行了多次会议。而且,由于大规模股票回购的承诺导致股价飙升,这种漫不经心的吹嘘开始看起来非常像证券欺诈。美国司法部目前仍在调查这起未遂事件,但已有几名股东起诉马斯克操纵市场。马斯克的这句话有可能会成为历史上最昂贵的推文之一。

这只是一个表明技术领导层精神失措的恶名昭著的例子之一,但这远非孤立事件。马斯克在忙于喷火器销售和向太空发射汽车的闲暇中,刚刚从一起诽谤诉讼中逃脱出来。科技创始人的崇拜在这十年达到了顶峰,对WeWork和Theranos这样的公司来说,这种崇拜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马斯克向我们展示了科技领导人崇拜的两面性——远见和灾难。

2019年

Spotify进入播客

2019年,Spotify不再称自己为音乐公司,开始称自己为音频公司--这是一个微妙的转变,意在将播客带入人们的视野。该公司开始收购播客网络,如Parcast和Gimlet Media,以及播客创建应用程序Anchor。它追求与奥巴马家族的高调交易、新的播放列表系统和更智能的广告定位。这是一种新的播客方式,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蔓生的分散的市场。如果Spotify的赌注得到回报,它可能会将公司置于自己广告市场的中心,同时也会从苹果身上分一杯羹。

苹果取消了AirPower

这十年以苹果有史以来最尴尬的时刻之一结束:其无线充电垫AirPower项目的突然取消。这款产品看起来很方便;它本应同时为三台设备充电,但有报道称它存在过热问题。当AirPower错过了最初的2018年发布时,这看起来像是一个未经宣布的延迟发布--考虑到苹果神出鬼没的产品发布周期,这并不罕见。今年3月,苹果公司网站上出现了新的AirPower图片,甚至出现在苹果二代无线耳机AirPod的包装盒上。但在三月底,苹果突然取消了AirPower,只是简单地说它“达不到我们的高标准”。我们可能永远不知道AirPower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据推测,在新产品真正准备好之前,苹果对是否推出该产品将采取比以前更为谨慎的态度。

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离开谷歌

当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正式离开谷歌时,他们已经缺席了很长一段时间。两位都没有参加公司全员会议有数月之久,而且自从谷歌在2015年重组为Alphabet以来,两人基本上一直游离于管理层之外。非谷歌的Alphabet项目基本上已经熄火,而商业决策大权已经留给了圣达·皮查伊(Sundar Pichai)。从某种意义上说,这让人觉得,这次两人的离任是官方对多年来现实情况的正式承认。

曾几何时,创始人的离任会让一家科技公司陷入自我怀疑,但在谷歌,这两人的离任带来的却是令人如释重负的结果。这两人与安迪·鲁宾(Andy Rubin)的性骚扰赔付案紧密关联在一起,后者引发了行业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员工罢工,给皮查伊留下了一堆麻烦。面对政府合同的内部纷争,全球最大视频平台调和纷争,以及与共和党和唐纳德o特朗普(Donald Trump)之间酝酿的宿怨,皮查伊需要很多帮助和运气才能度过难关,而佩奇和布林的事情只会分散其注意力。是时候让两人离开了。

对谷歌而言,这是过去的十年的末尾的一个令人沮丧的音符,也是一个重要的教训。谷歌和其他行业一样已经成长起来,此时它更需要的是聪明的管理者而不是天才,随着2020年的到来,这样的管理者正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活动入口:

阿里云上线企业应用中心 一站式解决企业刚需

京喜首个年货节开启 “超级百亿补贴”红包在此领取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