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日本IT业薪酬十年未增 被各国挖墙脚

摘要:

日本科技员工薪酬并未随着信息时代的爆炸式增长而水涨船高,不少外国企业纷纷挖走日本的技术人才。昔日技术员工的梦想之地现已经黯然失色。2018年春天,生活在中国香港的杨荫悦加入了一家日本上市软件开发商。她还记得当说出自己要去日本工作时父母脸上的焦虑表情。

“日本的工资不是很低吗?”他们问道。杨荫悦的哥哥是在美国工作的一名系统工程师,收入是她的四倍。

杨荫悦很少关注这些问题。“日本的东西更便宜。更重要的是,我作为一个网页设计师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她说。

但杨荫悦和父母之间的对话显示,日本是技术工人梦想目的地的地位已成为过去。

人力资源管理咨询机构美世咨询公司日本分公司合伙人兼管理咨询主管Masato Shirai表示:“在失去的30年之后,日本已成为一个低薪国家。”

美世咨询开展的年度薪酬调查(Total Remuneration Survey)重点关注了129个国家以及19个中国城市的薪酬水平。调查结果显示,现代信息经济中的日本员工收入停滞不前。

以调查中的系统开发经理年薪为例。在2007年作为基准年,当年年薪为100点基准的情况下,日本的薪酬指数一直在下降,2017年跌至99点。同期越南薪酬指数跃升至145点,上海薪酬飙升至176点,泰国薪酬指数甚至达到了210点。

新兴国家的增长强劲无可厚非,但其他发达国家的表现也好于日本。美国的相关薪酬指数升至119点,德国升至107个。

2017年,日本技术员工的薪酬中值约为10万美元,低于新加坡或北京相关技术员工的薪酬水平。即使在工资水平明显较低的泰国,技术员工的薪酬中值也接近日本的70%。

生活在中国香港的杨荫悦加入了一家日本上市软件开发商。她说香港的工资更高

现在,全世界的企业都在日本市场上寻找廉价劳动力。加州一家科技初创公司的负责人说,公司正在招聘更多的日本工程师,他们技术熟练,能按时完成任务,但薪酬只有硅谷员工的一半。

但这种趋势可能会造成日本在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人力资源不断流失。这些领域的高级技能人才至关重要。

英国人力资源公司瀚纳仕日本子公司的数据显示,日本市场网络安全顾问的年薪最高约为12万美元,而在香港和新加坡,网络安全顾问的年薪分别为22.8万美元和18.1万美元。

而位于硅谷中心的旧金山,当地政府认定年收入12.9万美元对于一个四口之家来说处于“低收入”水平。然而日本劳动部门表示,2017年日本家庭平均收入为551万日元(约合5.07万美元),只有12%左右的日本家庭当年的收入超过1000万日元(约合9.2万美元)。

瀚纳仕日本子公司区域主管迈克尔·克雷文(Michael Craven)表示,“总的来说,我对日本正在采取的措施……提高顶尖科技人才的薪资水平……持积极态度。”

“但是,如果我们行动得不够快,我认为我们将看到人才不匹配状况的加剧,因此企业将越来越难找到合适的人才。” 克雷文补充说,这意味着高技能人才可能会从日本流失。

随着日本企业普遍担心人才流失到薪酬更高的海外市场,薪酬结构正显示出转变的迹象。富士通和NTT数据公司(NTT Data)已经开始向高科技领域的高技能员工提供六位数的薪酬。

但总体进展缓慢。以资历为基础的薪酬制度在许多日本公司根深蒂固,工会仍然坚持统一全面对员工加薪。

美世咨询的Shirai说:“就业观念本身必须有所改变。”日本的就业模式是员工深耕于一家公司,职业生涯就此不断进步。这种模式在制造业驱动的20世纪实现了繁荣。但如果不改变观念,日本可能会被21世纪的数字革命所抛弃。

活动入口:

阿里云上线企业应用中心 一站式解决企业刚需

京喜首个年货节开启 “超级百亿补贴”红包在此领取

热门评论

>>共有0条评论,显示0
更多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