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还能履行它的隐私承诺吗?

摘要:

北京时间1月23日上午消息,路透社昨天发布的一条新闻扰动了整个互联网行业:在遭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抱怨之后,苹果公司决定放弃对iCloud备份进行加密的计划。

访问:

苹果在线商店(中国)

apple-4.jpg

“之后”一词耐人寻味,这似乎表明这两件事情并不是单纯的时间先后关系,还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路透社本身并没有表示,苹果保留解锁用户的iCloud备份的功能是因为担心联邦调查局施加的压力,但也没有否认这种说法。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苹果不想戳那只熊”,而那只熊就是联邦调查局。

这并不是表示iCloud存在漏洞——这一点众所周知。如果路透社的报告准确(事实上,我们没有理由怀疑这份报道的准确性),那么这条新闻就将成为苹果在保护用户数据方面的罕见态度转折。

此事之所以引起轰动,是因为它所在的更大背景是美国总检察长指责苹果拒绝帮助联邦调查局展开调查,而苹果对此坚决否认。但是,在这种否认中还存在一个尴尬的事实,即苹果等于变相承认它会通过iCloud漏洞访问这些数据。

在过去的一年中,苹果将自己树立为隐私保护典范。从苹果自身关于隐私和安全性的表态来看,只要是不够完美的隐私和安全数据,似乎都会被其视作失败。但我们应该明白一件事情:并没有真正完美的隐私和安全数据。

需要明确的是,苹果确实在限制数据的收集和传播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在设备上加密方面,它也已经领先于其他科技巨头。在设备加密和追踪方面,其他大型科技公司也都应该以苹果为榜样。

不过,谷歌在某些方面似乎做得更好,因为该公司提供了完整的备份加密,就连谷歌自己也无法在其服务器上访问新款Android手机的备份信息。

事实上,数据隐私和加密确实非常复杂。我们希望安全与不安全之间是泾渭分明的非黑即白,但实际上,安全就像一个渐变频谱。我们每次选择那些几乎不可能记住的密码时都会做出权衡。苹果在选择保留iCloud备份的解密密钥时也会做出权衡。

蒂姆·库克(Tim Cook)上次直接谈及这一问题时表示,苹果为忘记密码的用户保留了密钥。那是一个合法的用例,至于你是否相信这是他们这样做的主要原因,取决于你对苹果和大型科技公司的总体信任程度。

顺便说一下,这场辩论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当沃尔特·莫斯伯格(Walt Mossberg)在2016年在转栏中提及“iCloud漏洞”时,技术人员就已经知晓此事,但并没有多想。早在2016年,这就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现在到了2020年,问题变得更为严重,因为苹果过去一年都在努力树立iPhone的正面形象。

当苹果在美国最大的消费电子展张贴巨大的广告牌,吹捧“ iPhone上发生的事情仍会留在iPhone上”时,人们都希望看到它能言行一致。当苹果在5月份投放“与隐私有关”的广告时,人们希望它能兑现承诺。这个话题的热度之所以如此之高,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苹果的言论令人发狂。

这似乎是在指责苹果的虚伪行径。但其实并非如此。正如前文所属,数据安全性是一个频谱,从一开始就很难理解所有事情。更何况,用绝对化的术语来描述也并不符合常规营销模式。

下一步会怎样?我预计苹果会做出许多让步。但是并不确定会有多长的沉默时间。联邦调查局和总检察长肯定会继续施压。很难判断其他大型科技公司是否会像苹果那样趁机大肆宣传,但苹果的用户很有可能对其提出更高的要求。

完全可以对苹果在iCloud备份上做出的选择展开理性的讨论。针对此事展开公开、细致的讨论肯定是好事,但问题在于,在讨论加密问题时,细致和理性都成了稀缺品。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