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李开复:AI创投烧钱难为继 会有独角兽逐渐死亡

摘要:

达沃斯时间1月23日消息,新浪财经今日在2020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对话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他指出,过往两年AI创业公司估值过高,非理性烧钱模式难以为继。甚至有些公司估值是“非常荒谬的,所以这些公司肯定会碰到问题。”

李开复此前指出,随着移动互联网红利期的结束,未来平台级别的移动互联网超级独角兽会大大递减,下一个机会将主要来自后端创新。他进一步对新浪财经表示,后端创新可以在中国推动行业整合, 例如以夫妻店为主的零售业。后端创新在未来5-10年会带来特别巨大的价值,也会产生独角兽。

谈及创新工场,李开复透露,创新工场在布局做更大的全周期投资公司。(新浪财经 王茜)

AI创投烧钱难以为继 会有独角兽逐渐死亡

新浪财经:您近日指出,随着移动互联网红利期的结束,未来平台级别的移动互联网超级独角兽会大大递减,下一个机会将主要来自后端创新。“大大递减”是指新的移动互联网独角兽会减少,还是包括现有的独角兽会被消灭?

李开复:就全世界来说,都有一些独角兽会逐渐死亡。2017、2018年估值太厉害了,我记得那个时候有些AI公司出来说我有5个很厉害的AI科学家,我的估值就是1亿美金、1.5亿美金,这都是非常荒谬的,所以这些公司肯定会碰到问题。

还有些公司他可能看到市场销售额在倍增,但是公司越来越赔钱,例如它每卖出来的一块钱可能都要赔两块钱或三块钱,(当时)资本市场不是很谨慎的去看这些公司,说你今年的销售涨了四、五倍,然后明年还会涨三倍,太好了,你赔钱也没关系,我再给你烧更多的钱,这种做的方法以后就会越来越难了。

我们肯定现在要看现金流,如果一个公司来说,我们的销售额今年比去年涨3倍、涨5倍,但是去年每卖一块钱赔三块钱,今年每卖一块钱赔五块钱,这是个绝对不能投资的公司。但是过去可能就会有些人套一个简单的公式说,我们在增长期,我们只看销售额的增长,利润可以先不记,甚至在美国上市都可以,这些规则都要在改变。

所以我觉得从独角兽来说的话,中美都会有一些死亡的,然后未来的新的移动互联网前端的独角兽肯定会大大的下降,因为它不在那个周期了,但是后端创出来的公司独角兽就会变得更多。但是,这些公司的评估方法其实是不一样的,而且它的成长的这种速度也是不一样的,我们的投资的节奏、雇人的节奏、买用户的节奏都要重新去思考,更多的是一种to B的思维,不是to C的思路。

后端创新推动行业整合 未来5-10年会产生独角兽

新浪财经:您此前提到过后端创新,什么是后端创新?您能否举例阐述?例如中国餐饮年消费额达到4.7万亿元,但是没有一家餐饮企业可以做到1%市场占有率。如果后端创新,是不是就可以出现这样一家餐饮龙头?

李开复:所谓的前端创业就是一个新的界面,比如说微信、支付宝、滴滴或者是美团这类的公司给用户带来巨大的便利,但其实便利来的同时在后端还是很相对低效的,即便是一些顶级的互联网公司,它的后端还是有不完美的地方。比如说我们双11在淘宝买东西,每一个包裹寄到家里来,其实都不是用最高效的方法去打包的,那么怎么样去带来这样的效能?

这种案例还有很多,比如说零售商店,他们的后端其实都没有很好的数据管理,没有数字化,没有做销售的预期。(零售领域)在国内现在还有700万家“夫妻”店,他们都没有用到大公司规模化的管理和数字化的运营。可以带来价值的技术驱动,比如说用数据的管理,把后台做一个数据平台,用AI来推测销售,然后用推测的销售,如每一个店每一个产品的销售,来倒推他的生产、储存、物流等,应该怎么去做才能最优化。

这个其实可以用在各个不同的领域,比如说医疗大数据,怎么样去用医疗大数据来做更好的保险,怎么样去把保险跟医疗跟数据对接,怎么用AI的方法能够整理各种数据?来做很好的贷款,维持很低的坏账率?所以这些都是后台用技术驱动、提升它的盈利的空间,或者来降低成本。我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力量。

不过像你说的另外一个力量,就是中国其实还有很多行业不像美国已经整合了,像美国有coscto、沃尔玛已经是零售业的龙头,即便是线下也做得非常有效率。那么中国是还有很多零散的店,效率低下,所以除了技术驱动之外,这些行业的整合,从1%的市场份额涨到40%、50 %、60%,都会有很大的规模效应。我觉得这两件事是相辅相成的,一个是技术驱动,一个是行业整合龙头出现。当然这一类的后台公司不会像过去移动互联网的这种to C的公司爆发式的增长,但他还是会为未来的5年到10年带来特别巨大的价值,也会产生独角兽。不过投资的时候要必须考虑到,它不会是一个爆发式的增长,可能更是to B模式的逐渐地成长。

创新工场在布局做更大的全周期投资公司

新浪财经:您近期接受采访时,提到创新工场一个很大的挑战是不够大,那未来要怎么做?

李开复:其实不是挑战,我觉得现在是非常好的机会能够做扩张。如果一个投资机构它有早期、中期、后期(投资),彼此的周期是有互动的,就可以有一个更完整的战略,能够参与整个投资周期。我们看到现在自己的发展其实还是挺好的,我们原来是天使投资,以后也还会继续有做天使投资的部门,但是我们的主力现在放在A、B轮,我们再下面计划放到C、D轮,所以应该是说,我们在布局做一个更大全周期的投资的这个公司。

新浪财经:您近来指出,未来将是Tech VC的时代,是要由懂科技的人掌管的VC机构。Tech VC时代,创新工场给自己定下怎样的目标?是否要对标一些顶级私募?

李开复:我觉得我不会(对标)的,我们会有自己的做法。其实投资(界)有一句话,我特别认可——要做一个长期有优质回报的基金,那么这个基金一定要能做别人不能做的事情,或者能懂别人不能懂的事情。我觉得中国每个成功的大基金都有它们的特点,比如说红杉或者是高瓴,他们的特点都不一样,你不能说红杉要对标高瓴,或者高瓴对标红杉,我们肯定跟他们的做法是不一样。

VC的话,我觉得在天使期我们可能比别的VC更看得懂这些项目;做A、B轮的时候,我们就要针对一些领域,更侧重科技驱动,用数据说话,寻找在这些赛道里最好的公司,探索出可持续发展的路径,来推动这些公司爆发式或者很好成长;C、D轮我们不但要去投资它,而且我们还可以用我们的AI技术去赋能它。

所以我们的整个打法其实都是以技术为主,只是从早期的黑科技发展到了“应用为王”的阶段—特别是用AI和技术去赋能传统公司,将会创造最大的经济价值。所以这个做法跟任何其他的基金都不一样。那么它的一个重要背景就是我们认为自己是更懂也更擅长技术,而且我们有人工智能工程院来提供技术的赋能,因此与别的VC相比,在这方面我们的打法特别有特色。但并不代表我们一定会比哪些VC做得好或不好,可能就要看我们的未来是不是技术驱动的未来,如果是的话,我想可能就会有一些优势。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