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与SARS相似但有区别 死亡率未知

摘要:

1 月 24 日,《柳叶刀》及《柳叶刀-感染病学》同时发表两篇新型冠状病毒病例研究,第一时间展示了首批武汉感染者的数据、以及病毒在武汉-深圳之间的人传人和跨城市传播情况。此外,数名专家对这两项研究发表了评论,认为目前发动公众做好防护、控制病毒传播将是重中之重。同时,他们也和《柳叶刀》一同呼吁:公开透明的科学信息共享和疫情信息共享,是帮助中国和全球各国度过此次难关的关键举措。

截至 2020 年 1 月 26 日早晨 9 点 30,全国已确诊 1975 例 2019-nCoV 感染患者,2684 例疑似, 56 例死亡。多数病例与中国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关,据报道那里贩卖新鲜宰杀的野生动物,但感染的最初来源目前仍然不明。

2019-nCoV 很可能与中国马蹄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密切相关。目前,已知有六种冠状病毒(包括 2019-nCoV 在内则有七种)能够导致人类呼吸系统疾病,但迄今为止,仅有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导致了大规模爆发且死亡率高(分别为 10%、37% )。目前,尚无特异性抗冠状病毒药物或疫苗被证实对人类有效。

武汉首批病例能告诉我们什么?

在第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分析了 2019 年 12 月 16 日至 2020 年 1 月 2 日期间在武汉市入院的首批 41 例确诊感染 2019-nCoV 的病例。

论文全文: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0183-5/fulltext

作者将临床特征、实验室检验和影像学结果与流行病学数据相结合。研究结果显示,25-49 岁、50-64 岁患者占比分别为 49%、34%,患者中位年龄 49 岁,多数去过华南海鲜市场(66%,27 例),以男性为主(73%,30 例)。

与 SARS 一样,大多数感染者为健康人,仅有不到三分之一的病例合并慢性疾病,例如糖尿病(20%,8 例),高血压(15%,6 例)和心血管疾病(15%,6 例)。

相似的,2019-nCoV 感染患者也表现出较多临床症状。入院的所有患者均患有肺炎,大多数患者临床表现有发热(98%,40 例),咳嗽(76%,31 例)和疲劳(44%,18 例)。超过一半的患者还出现呼吸困难(55%,22 例),但头痛(8%,3 例)和腹泻(3%,1 例)少见。

本研究的通讯作者,中日友好医院及首都医科大学的曹彬教授解释:“虽然有些症状与 SARS 相似(例如发热、干咳、呼吸困难),但是还有一些重要的区别,比如 2019-nCoV 感染患者不存在上呼吸道症状(例如流涕、打喷嚏、喉咙疼痛)和肠道症状(例如腹泻,见于 20-25% SARS 患者)”。[1]

大约三分之一的患者出现了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29%,12 例)或接受了重症监护(32%,13 例),其中 6 人死亡。研究人员表示,在危重病人中可见细胞因子风暴发生,但是,需要更多研究来阐明 2019-nCoV 如何影响人类免疫系统。

“目前还很难准确掌握与这种新型病毒相关的死亡率,因为往往在疫情流行的初始阶段更容易关注到那些危重病例,而可能忽略了较轻或无症状的病例”,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生物学研究所的共同作者任丽丽博士解释说。[1]

截至 2020 年 1 月 22 日,纳入研究的 41 名患者已有 28 名(68%)出院。

研究人员同时指出该研究的一些局限性,包括由于病例数有限,难以确切评估与疾病严重性和死亡率相关的危险因素,他们呼吁在门诊和社区中进行更大规模的研究以确认 2019-nCoV 感染患者的完整疾病谱。

无症状感染者出现

第二篇论文是首篇遗传分析研究,研究人员调查了因不明原因肺炎就诊的一个七口之家。其中,在最近去过武汉的 5 人中发现 2019-nCoV,同时在另一个并未同行的家庭成员中也发现了同样的病毒。只有一个孩子未被感染,其母亲表示,在武汉停留的大部分时间内孩子都戴着外科口罩。重要的是,另一名感染 2019-nCoV 的孩子并未表现出临床症状,这提示携带者可能在不知道自己被感染状态的情况下在社区内传播疾病。

论文全文: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0154-9/fulltext

“此前,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在医院和家庭环境中出现人际传播(人传人),且其他国家报告了受感染旅客的病例,我们研究的发现与这些是一致的”。本研究的主持人、香港大学深圳医院的袁国勇教授说,“由于可能会出现无症状感染,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的流行还依赖于隔离患者、尽早追踪和隔离接触者,对公众进行食品和个人卫生宣传教育,并确保医护人员遵守感染控制措施等。”[1]

研究人员还研究了该家庭的流行病学、临床、实验室和微生物学发现。

第一名患者( 65 岁,女性)于 2019 年 12 月 29 日在武汉一家医院探望了一名 1 岁的高热性肺炎亲属后五天出现症状。回家后,她于 2020 年 1 月 10 日被香港大学深圳医院(HKU-SZH)收治入院,她的丈夫(66 岁)也发病并同时入院(上图)。

1 月 11 日,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对另外四名家庭成员进行了检测——女儿(37 岁)和女婿(36 岁)在 1 月 1-2 日首次出现症状,已经持续了 9-10 天。他们的两个孩子并无症状。第七位家庭成员,即 63 岁的婆婆,她没有去过武汉,但几名家庭成员在返回时与她待在一起,随后她也感到身体不适,并因持续症状而于 2020 年 1 月 15 日入院。

基因测试发现,五名患者的新型冠状病毒进入细胞所用的刺突蛋白为阳性[2]。其中,从两名患者的临床样本中鉴定出了完整的 2019-nCoV 基因组。

在武汉期间,这家人没有去过食品市场或与动物接触。作者认为,该家庭感染最有可能的原因是,这名 65 岁的妇女在武汉的医院探望 1 岁的亲属时感染了 2019-nCoV,然后在 7 天的旅行中将其传播给了其他四名家庭成员,并在飞回深圳后,传播给了另外一位家庭成员。不过,当地卫生部门仍在对该家庭进行进一步的接触追踪。

目前,所有六名患者均入院隔离,截至 2020 年 1 月 20 日病情均稳定。

作者们强调:“在该疫情的早期阶段就需要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项研究仅简单反映了一个家庭集群,这种病毒的传播能力仍然未知。

该论文的共同作者,来自香港大学的 Dr。 Rosana Wing-Shan Poon 表示:“随着 SARS 大流行之后监测网络和实验室检测能力的改进,中国已有能力在数周内识别这场新的疾病爆发,并公开病毒基因组以帮助控制其传播。SARS 的爆发是从‘动物传人’(由动物到人类传播) 开始,从中汲取经验教训,所有野生动物肉类交易都应受到更好的监管,以终止这种潜在的传播途径。目前,仍需进一步的研究以阐明这种新型病毒和无症状病例可能构成的潜在威胁。”[1]

严密防控最重要

在同时在线发表的相关评论中,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王辰教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主任高福、英国牛津大学热带医学和全球卫生中心的 Peter Horby 教授,以及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的 Frederick G。 Hayden 教授写到:“为提高检测效率,除了当地疾病控制预防中心外,一线诊所也应配备有效的临床诊断试剂盒……应开展宣传教育活动,敦促游客采取预防措施,包括勤洗手、遵守咳嗽礼仪和在公共场所使用个人防护用品(如口罩)。另外,应鼓励民众主动报告发热和其他冠状病毒感染的风险因素,包括疫区旅行史以及与确诊或疑似病例的密切接触史。考虑到大量 SARS 和 MERS 的患者是在医疗机构中感染的,因此需要采取预防措施以防止病毒在医院内传播。”

在第二篇相关评论中,英国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教授 David Heymann(并未参与研究)写道:“这样快速共享(和开源)的科学信息可以为流行病学家提供实时指导以控制疫情,帮助临床医生管理患者,并协助建模人员了解未来潜在的方向以及各种干预措施可能起到的效果。”

同时发布的《柳叶刀》社论也指出:“公开和共享数据至关重要……目前大量需要快速获取有关这种新病毒的信息、受到影响的患者和社区信息,以及采取的相对应措施的信息。但同样重要的是,需要确保这些数据的可靠性和有效性,并进行独立审查。针对目前的和未来的卫生紧急情况,柳叶刀所有相关研究内容将完全免费获取。”

访问:

阿里云2020年上云采购季开场 活动开出“降本增效1亿补贴”

热门评论

>>共有0条评论,显示0
更多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