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冠状病毒的关联,可能导致穿山甲面临另一种威胁

摘要:

穿山甲被认为是“世界上被贩卖最多的哺乳动物”,如今穿山甲科的8个物种都面临严重威胁,中华穿山甲和马来穿山甲更是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红色名录中被列为“极危”物种。然而,由于与冠状病毒的潜在联系,穿山甲可能正面临另一种威胁。一些科学家担心,在穿山甲被列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可能源头之后,可能会引发公众的恐惧,并破坏穿山甲的保护工作。

美国布鲁克斯菲尔德动物园芝加哥动物学会的资深研究者比尔·齐格勒(Bill Zeigler)也表达了他的担忧,即公众如果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接受这一结论,就可能对这种濒临灭绝的有鳞哺乳动物产生负面的看法。他说:“我的担心是,如果我们的表述不准确,人们就会害怕穿山甲。如果他们在野外发现一只穿山甲,就疾病传播而言这种情况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他们可能会杀死它,因为害怕。”。

在一些地方,食用穿山甲的行为屡禁不止,而穿山甲的鳞片也一直被视为珍贵药材。每年有数以万计的穿山甲被非法捕猎,导致世界各地的穿山甲数量急剧下降。然而,穿山甲鳞片的药效至今仍未得到证实,其主要成分与人类的指甲接近,与犀角一样都属于传统迷信。

伊利诺伊州的布鲁克菲尔德动物园是美国7个培育穿山甲最成功的机构之一。在过去4年里,该动物园成功帮助9只穿山甲幼崽出生。

包括比尔·齐格勒在内的多位科学家对穿山甲是新型冠状病毒中间宿主的发现提出了质疑。“他们发现的是一种冠状病毒,与在武汉发现的病毒非常相似,因此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齐格勒说,“但这项研究还需要经过审查或同行评议,然后才能说它就是来自穿山甲。”

穿山甲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吗?

华南农业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穿山甲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研究人员认为,此次疫情起源于武汉的野生动物市场。在分析了1000多个样本后,他们发现,从穿山甲提取的病毒的基因组序列与感染者的病毒基因组序列有99%的相似性。华南农业大学校长刘亚红表示,这意味着穿山甲是最有可能的冠状病毒中间宿主。

刘亚红还表示,有关穿山甲作为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的发现将有助于预防和控制该病毒。卫生专家认为,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最早在蝙蝠身上发现,然后通过穿山甲等媒介传播给人类。

相关报道并没有称这一发现是决定性的,而该领域的科学家正迫切等待研究结果的正式发表,以对其进行评估。此外,Virological网站在1月31日的一篇文章指出,来自蝙蝠的冠状病毒可能与来自穿山甲的冠状病毒重组,形成这一新型冠状病毒。

不过,也有科学家认为,尽管与穿山甲相关的病毒似乎与人类感染的新冠病毒有关联,但还不足以作为这一新病毒如何起源的确凿证据。穿山甲可能感染了与人类相同的病毒,只是另一个受害者,而不是源头。要确定该病毒从穿山甲传播到人类还需要更多信息。我们需要找到一些原本是健康的人,在接触到某些动物之后被感染了,而感染他们的病毒也存在于他们接触过的动物身上,才能获得确凿的证据。

2月15日恰好是世界穿山甲日(每年二月第三个周六),在当天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表示:“此前有科研团队指出穿山甲可能是新冠病毒潜在中间宿主,我们正组织科研团队论证,新冠病毒从穿山甲到人的传播路径也正在研究。”他还强调,有进展将及时公布。

保护穿山甲

穿山甲是受国际法保护的动物,但它们至今仍然是世界上最常被走私贩卖的哺乳动物之一。根据《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在2018年发布的数据,中华穿山甲在过去20年中数量已经减少了90%。2016年,CITES将8种穿山甲列入附录一(受灭绝威胁),完全禁止国际贸易。然而,在亚洲和非洲部分地区,穿山甲的贩卖似乎仍在继续。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传染病专家伊恩·利普金(Ian Lipkin)表示,只要贩卖大量动物物种的野生动物市场继续营业,类似的病毒“每隔几年”就会继续出现。他说:“我希望关闭野生动物市场。”

但这一步可能还不够。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WWF)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尽管关闭野生动物市场可能会产生重大影响,但如果需求继续存在,仅凭禁令便无法阻止非法野生动物贸易。这场健康危机必须成为一个警钟,提醒人们有必要停止不可持续地利用濒危动物及其身体部分,无论是作为食物还是宠物,抑或是为了它们的药用价值。”

访问:

立即注册.com域名 为我的品牌代言!

热门评论

>>共有0条评论,显示0
更多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