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HMS未来几何?

摘要:

美国制裁的阴云至今没能从华为头上散去,对各类供应商的封锁让华为手机业务进展艰难,甚至连在国际市场销售所需要的GMS(Google Mobile Service,谷歌移动服务)也无法在手机上使用。

访问:

华为商城

华为手机2019年全球出货量为2.4亿台,仍旧有高达16.8%的增长,并成功超越苹果成为仅次于三星的市场份额第二大手机厂商。虽说背后离不开国内市场的稳定,但华为依然想要在国际收获增长,于是在2月24日晚上向全世界带来了HMS。

HMS是什么

华为希望通过打造HMS(华为移动服务)生态,在国际市场打造稳定可用的智能手机体验。华为在发布会上重点介绍了HMS Core 4.0、AppGallery应用商店、华为移动应用阵容以及吸引开发者来共同建设生态的耀星计划。

虽然是第一次在国际市场面向消费者正式公布,但HMS已经具备了相当多的能力,不是纯粹意义上的新生平台。因此以HMS Core 4.0为名的移动服务组件已经拥有了相当多的能力,比如机器学习、数字版权、身份验证等等,在过去还都需要配合GMS才能实现。

往常关系到应用根基的支付服务、定位服务和广告服务,HMS也提供了与GMS相对应的能力,能让开发者尽可能地无损转移。可以说,华为已经做好了国际市场销售的产品没有GMS的准备。

AppGallery被视作一大杀手锏,实际上就是国内版华为应用商店的国际版本,作为Google Play不能使用后的应用获取、分发渠道存在。由于华为在中国市场的领先再加上早早在170多个国家上线,它已经有了4亿活跃用户,也有了世界第三大应用商店的资本。

云服务、浏览器、智能助手、钱包、音乐、视频、主题、阅读器组成的华为移动应用阵容,也同样来自于国内版本的华为移动体验。现在正式宣布进入国际市场,想必也是完成了内容源和服务商的接入整合,能较好地代替GMS中对应服务。

提供10亿美元支持并举办国际范围内100场以上的活动,用丰厚的利益来吸引开发者共建生态,耀星计划足以体现华为招揽HMS生态开发者的决心。这也意味着HMS真正意义上地向全世界范围内推出,国际版华为手机用户的体验有望得到全方位完善。

拥有HMS之后,华为旗下手机可以更轻松地在国际市场销售,不用担心GMS空缺之后消费者体验受到太大影响。荣耀旗下的V30 Pro和9X Pro就是首批预装HMS的手机,过去一年荣耀在国际的出货量大受打击,HMS或许能助其打响重获高增长的第一炮。

正如上文所说,HMS一词尚属新鲜但整套服务已经在国内出现很久了,以华为移动服务的身份承担着华为手机在国内使用中的用户体验。国内不同于国际的智能手机市场环境,让每家手机厂商都或多或少搭建了自家移动服务,HMS因此能快速投入研发并走向市场。

即使没有用华为手机也会和华为移动服务打交道,在搭配其他品牌安卓机来使用华为智能手表的产品时,需要安装的移动服务组件正是HMS的核心部分。通过这套组件,华为智能手表的健康服务可以正常运作,也能和华为账号体系通信,带来与华为手机同等的体验。

HMS的诞生,代表华为成为又一家能够实现全部手机系统生态组件的的手机公司。可以相对独立地为用户提供整套移动服务体验,同时还为华为带来了丰富的想象空间,移动设备巨头之路从此变得更为宽阔。

HMS背后的战略意义

华为在2019年遭遇的种种事件已经敲响了警钟,这家公司的国际合作伙伴很有可能受到外力影响,只有为自身搭建有极高控制力的自有生态,才能尽可能不受外界干扰。HMS出现后,各类应用的运行环境也会得到保障,不会出现缺失或折扣。

Android阵营厂商一致采用GMS,借由后者为用户搭建了完善的移动体验和账号体系,又让用户对其产生了极大的黏性。一旦出现了没有GMS的手机,通讯录同步、邮件、账号服务、地图等等体验受损,直接导致用户会拒绝购买和使用,而华为正面临着如此困境。

因此所有人都在说,华为手机的国际业务将是HMS正式推出的最大受益者。HMS Core 4.0带来了较为丰富的用户体验,大部分GMS的功能都可以得到对应,仍能有不错的用户体验。想要进行什么操作都能在华为的账号体系下完成,不必强用谷歌。

对于应用开发者也是如此,实现诸如广告、定位、支付等等关系到应用盈利命脉的能力,HMS至少是可以尝试接入获取潜在收益的平台。没有GMS不可怕,可怕的是应用平台不能为开发者带来利益,利益始终是开发应用的最大动力

事实上,早就有多个国内手机厂商在布局面向国际市场的移动服务生态:小米把小米账号带到所有小米手机进入的市场,同时也在系统中保留自家应用商店和音乐视频服务;OPPOvivo也各自在国际版手机中提供服务,与GMS形成了共存共生的形态。

所有人都意识到服务的重要性,连接网络占到智能手机使用的绝大部分时间,必须为用户带来可用且足够丰富的移动体验。同时移动服务蕴藏的收入也让手机厂商动心,国内市场的诸多动作已经证实服务能带来硬件之外的更多收入,还不用提应用的广告和销售分成。

在手机产品走入国际市场的同时,厂商们都在搭建移动服务体系,甚至组建了应用分发联盟,开发者只需上传一次应用,就能在不同品牌手机的应用市场中同步上架。这无疑让厂商在谷歌之外提升了话语权,积累更多国际开发者或是出海的国内开发者。

搭建移动服务生态固然诱人,但手机厂商们都没有就此放弃和谷歌的关联。身为Android联盟主导者的谷歌,依然从上游掌控着手机系统的底层体验以及最完整的Android移动服务能力,远不是任意一个厂商自有服务能够彻底替代的

迄今为止,谷歌拥有超过10亿的用户数量,200多万上架应用。GMS庞大根基给手机厂商带来了不少便利,往往只需要做好手机本身并接入,就能享受到完整生态带来的用户量和用户体验加成。这也是Android系统开源之外的另一大吸引力。

HMS是华为在不可抗力下的无奈之举,是GMS无法使用后的救火队长。必须要为用户提供一套完整的生态服务,但在任何国际合作伙伴都可能受到影响的前提下,华为只能自己站出来将HMS发展成各方面都齐全的服务,就像在国内所做的那样。

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就很难关上,手机厂商如果经由华为推出HMS这一次看到了独立服务体系的甜头,未来是否还会继续保持和谷歌的合作并将服务分成拱手相让,恐怕将变得难以预料。

未来的可能性

华为2.4亿台年出货量的体量,或许有可能让HMS如发布会上的喊话那样,成为苹果和谷歌生态之外的第三极。对于应用开发者来说,在开发环境之外最重要的因素,莫过于生态能够提供多少用户,拥有大量用户的生态自然能够吸引到开发者的注意。

现在的HMS以及未来可能到来的鸿蒙系统,暂时还不能成为完全独立的生态,必须要保证与Android生态的高度兼容性,亦或是尽量不增加额外成本的开发难度。对于开发者来说,差异越大意味着开发成本越高,被Android和iOS双平台研发绞尽脑汁的开发者几乎不可能再拿出精力应付第三个平台。

早年间尝试成为第三极的palm、黑莓、微软最终都迎来了失败,他们都警示着后来者,搭建生态需要不止一朝一夕的巨量投入,就算到了华为这个体量也不见得是易事。保持开发者支持和独立性之间的平衡,远非像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如果是完全兼容Android,那么可以沿用现有的应用生态甚至无需修改,但自有生态的建设效果将受到打击。如果是坚持打造全新的开发和生态环境,那么厂商需要在资源、资金、开发教学、分发等等一系列环节,为开发者提供尽可能多的扶持。

更不用提谷歌的潜在威胁,掌控GMS也带来了强大号召力,无论是对于厂商还是对于应用开发者都非同小可。宏碁曾尝试在国内推出搭载云OS的手机,却被谷歌以不符合合作伙伴要求而叫停,可见其中的控制力度。

现在Android阵营第一大厂商三星同样早早布局,也在积极维护开发者,打通了完整生态所需的上下游,还尝试过Bada、Tizen等自家手机系统。三星却一直没有和谷歌拉开关系,甚至还不断成为新技术的急先锋,GMS对于Android手机的重要性不用多言

余承东在发布会最后的喊话,就是在代表华为向谷歌表达诚意。在全球范围推广HMS之后,华为也依然会是谷歌的合作伙伴,依然会作为Android生态系统中的成员活跃着。至少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华为手机还不能完全离开GMS

结语

正如余承东在微博中的发言:“我相信科技应该是开放的,普济天下。只有这样,才能通过技术推动世界前进,创造更美好的全联接世界。”开放的世界才能带来更多的共赢,独自承担有可能成为强者,但也需要面对同样巨大的风险

在国际市场不断变化的风险面前,华为依然推出了HMS,并展现出将手机业务进行到底的准备。我们要祝福有勇气的华为,希望经历风吹浪打之后依旧坚韧不拔,希望能够为整个市场带来更多突破更多有价值的产品。

访问:

立即注册.com域名 为我的品牌代言!

查看评论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