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成了Facebook的事实仲裁者,不管他喜不喜欢

摘要:

近期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深陷美国社会斗争漩涡,他不愿意得罪美国总统特朗普,不肯对后者的争议言论采取措施,不想在美国政治纷争和社会动乱中站队。但他的无动于衷同样也被外界视为一种政治立场,给他和Facebook带来了大量的批评和争议。

访问:

阿里云推出高校特惠专场:0元体验入门云计算 快速部署创业项目

美国WIRED网站上发布了一篇评论文章,文章中认为我们的制度给了大公司的领导人巨大的权力。Facebook受到扎克伯格的绝对控制,他的选择决定了这种权力是否会带来伤害。

扎克伯格是Facebook的首席仲裁者

马克·扎克伯格一直说他不想成为事实的仲裁者。他说,没有人会希望他成为数十亿人的审查员。他曾试图减轻自己在相关问题上的主导地位,甚至成立了一个有可能否决他的监督委员会。

尽管他本人不会同意,但扎克伯格不仅是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的社交媒体平台的首席仲裁者,他还是一个积极主动的仲裁者。这一点在周二他与数千名关心此事的员工进行的近两个小时的远程会议上表现得尤为明显,当时他为自己对唐纳德·特朗普的几个博文不删除、不降权、不进行事实检查的决定进行了辩护,总统的博文在员工眼中似乎违反了Facebook的政策。内部会议的泄露曾经是在Facebook不可想象的不忠诚行为,但现在却是不可避免的,在会议记录中,扎克伯格详细讲述了他是如何咨询关键助手,并煞费苦心地分析自己的社区标准,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自己做出最后的决定。在这种情况下,他认为特朗普使用“当抢劫开始时,开枪射击也就开始了 "这样短语,不是在宣扬暴力或是通过种族主义言论来取悦特定群体。

这场戏剧性的事件因两个因素而进一步加剧。首先,Facebook内部这次反对扎克伯格是前所未有的,员工周一公开在推特上表达了他们的不满,并举行了“虚拟罢工”。一些人甚至直接辞职。另外,公司的早期员工也发表了一封信,感叹Facebook背离了最初的理想。正如我在本周早些时候所写的那样,令他们感到困扰的不仅仅是特朗普在Facebook同步发布的两条推文。挫败感来自于这样一个事实:多年来,扎克伯格所颂扬的“自由表达”意味着承载错误的信息、仇恨和分裂的言论。

第二个因素是外部威胁:一场旨在篡改或废除立法的运动,该立法赋予扎克伯格做出这些决定的权力,而无需对其近30亿用户发布的所有内容承担法律责任。这部法律被称为1996年《通信规范法》第230条。它免除了Facebook和Twitter等平台对用户所分享内容的责任,将它们与《纽约时报》或WIRED等媒体区分开来。但它也赋予了平台的编辑自由裁量权,可以对内容进行监管,使其平台安全、文明。作为对大型科技公司力量的回应,一些政治家认为,平台应该被视为一种内容提供方,而不是一种像电话线一样的工具,唐纳德·特朗普就是这样想的,他上周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规定如果平台被认为有政治偏见,政府应该剥夺平台的这种庇护地位。另一位宣称自己是第230条的敌人是乔·拜登,尽管他没有像特朗普那样呼吁成立政府真理队。

扎克伯格对总统博文的决定,并没有受到特朗普威胁将使用行政命令的影响,但它肯定对特朗普和保守派有利。更重要的是,这很符合Facebook允许推广分裂和煽动的内容的倾向。扎克伯格试图为他的员工提供背景,他说,虽然总统的自由表达可能会促进有害的内容的生长,但这种自由同样也给了没有权力的人,让他们发出自己的声音,让他们发布诸如警察暴力的视频证据。“我强烈要求人们不要仅仅通过伤害和缓解的角度来看待我们所做的事情的道德影响。”他告诉员工。

在Twitter,CEO杰克·多西确实通过这个角度来看待唐纳德·特朗普的推文。在长期对特朗普的不和谐内容不闻不问之后,他下令Twitter标记了两条有争议的推文。而Snap的CEO埃文·斯皮格尔则走得更远,将特朗普的帖子从平台的 “发现”(Discover)频道中删除,理由是总统的言论具有分裂性和种族歧视。斯皮格尔在给员工的信中解释道:

对于Snapchat,我们就不能在美国推广与煽动种族暴力的人有关的账号,无论他们在不在我们的平台。我们的Discover内容平台是一个经过编辑精选的平台,由我们决定推广什么......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删除有争议的内容,或者对某些人敏感的账号......但在我们的国家,人类生命的价值以及为自由、平等和正义不断奋斗的重要性,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我们与所有站在和平、爱和正义一边的人站在一起,我们将利用我们的平台来促进善而不是恶。

特朗普的支持者和特朗普本人可能会抱怨Twitter和Snap的做法。但这些公司完全是在以法律允许的方式行使《通信规范法》第230条规定的权利。

扎克伯格应该注意了。是的,一个人对人们在网上的言论有如此大的控制权,这很疯狂。但不管你喜不喜欢,我们的制度给了大公司的领导人巨大的权力。在他完全控制的Facebook,孰轻孰重,由他说了算。我们必须要求他以最好的方式履行这个角色,尽量减少平台用户发布的有害的言论,无论他们是小市民还是总统。他的员工正在对此抗议。他的数十亿用户也应该让他知道民意走向,而政府不应该进行干预。

年轻时的扎克伯格是怎么想的?

13年前,我为《新闻周刊》的一篇封面报道写过关于Facebook的文章。就报道出来几个月前,该公司面向所有用户,而不仅仅是学生,介绍了News Feed(Facebook推出的信息流功能)。它的CEO当时还不是亿万富翁,他向我解释了为什么成年人会喜欢这项服务,并且他这样做不是因为收了钱。

扎克伯格本人23岁时的稚气未脱的模样,会让美国任何一个调酒师在上一杯莫吉托之前,都要仔细检查他的驾照,但他却不谈钱。他不谈钱,只谈公司的发展。在吃豆腐点心的间隙与《新闻周刊》的记者交谈时,他更有兴趣解释为什么Facebook:(1)不是一个社交网络网站,而是一个 “实用工具”,一个促进用户与朋友、家庭成员和同事之间信息流动的工具。(2)不仅仅是面向大学生。(3)是一个改变世界的拥有无限潜力的想法。每隔一段时间,他又再次解释第2个观点,,表示他的愿景的核心围绕着一个他称之为“社会图谱”( 每个人以及他们之间关系的全局图谱)的概念。

来自读者的问题

科罗拉多州杜兰戈市的Rob问道:“有没有哪个社交媒体平台有合理的言论标准,并且严格执行了?如果有,我就去那个平台。”

Rob,你问题的关键词是 “合理”。一个人的合理就是另一个人的愤怒。本周收到的读者邮件中,人们因为自由派的偏见而骂我,而其他人则问,为什么记者们不在唐纳德·特朗普不适合担任总统这个问题上大做文章。举个例子,如果Facebook下架了指控新冠疫苗会导致自闭症的内容(这是科学界所质疑的说法)有些人会认为这是不合理的。言论标准肯定需要判断。如果用户认为标准不合理,他们必须考虑离开这个平台、与还在使用这个平台的亲朋好友失去联系是否值得。责任感来自于市场、员工,以及CEO照镜子时的良心。

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

除此之外,扎克伯格还是个固执的家伙。这就是为什么,在我关于不满的员工的文章中,我正确地预测他不会在特朗普的Facebook问题上让步。(周可)

访问:

Verisign - .com域名的守护者 为品牌代言

查看评论
阿里云域名特惠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