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首页 | cnbeta报时: 18:31:56
新造车,程序员的糖,工程师的泪
发布日期:2021-06-22 13:52:42  稿源:GeekPark极客公园

一边是各家新造车“无上限”高薪抢“算法”人,一边是车辆机械专业的求职者找不到工作。人才市场的巨变,反应着似乎“老生常谈”的汽车行业大变局。人们的脑海中,对未来汽车形态的想象已经变了,抛弃了精密的齿轮和轰鸣的燃油发动机,转而对代码、屏幕、电动和无人驾驶伸出双手。汽车行业对人才的想象,也从车辆设计工程师,变成了软件算法架构师。

几年前,考生和父母对机械车辆类专业的想象是进车企和金饭碗,如今报志愿的机构会劝一劝,“现在还是计算机好找工作”。

“算法人”才是新造车的“心动嘉宾”

新造车风云迭起的当下,除了资本战争就是人才战争了。

蔚来、小鹏、理想三兄弟,以及百度、滴滴、小米、华为美的、360 等跨界选手都在战场上。原本高校并没有专门的新能源和智能汽车专业,有相关经验的人才自然抢手。

于是又开始比财力。多家新造车企业开出高薪吸引人才,有猎头表示,对于高管及复合型高级人才,招聘公司明确表示“年薪无上限”,无人驾驶核心人才年薪在百万美元以上也是有可能的。

6 月 16 日,小米在其官网发布了多个关于自动驾驶的招聘信息,包括数据平台、车载基础架构、高精地图、超声波雷达算法等 20 个岗位,把急写在了脸上。

小米招聘信息/小米官网

据 BOSS 直聘数据,2021 年一季度新能源汽车领域新发职位同比激增,高达 103.53%。今年以来,在汽车行业,自动驾驶研发、智能座舱设计、软件工程师、销售、用户运营等岗位的需求同比增幅已经超过 1.8 倍。

与此同时,行业薪资水平也大幅度上涨。据 BOSS 直聘统计,造车新势力给出的平均月薪为 15367 元,相比去年同期上涨 21.6%。特别是一些与自动驾驶算法相关的职位,年薪甚至可达到百万以上。

百度新造车公司集度 CEO 夏一平在近日坦言,在过去的一百天里,集度的状态就像“开着飞机修飞机”,一边组建核心团队,一边探索产品的方向。3 月初团队仅有“4、5 个人”,如今正式入职员工已超过 100 人。

近期传统车企的高管流动方向,也大多由传统出走新能源。6 月,原东风雷诺副总裁兼市场销售部部长洪浩加盟宝能,担任集团副总裁;5 月,福特中国电动车事业部首席运营官、Mustang Mach-E 电动车项目负责人朱江提出离职,业内猜测或加盟小米;4 月,原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李轶梵加盟华人运通,担任首席财务官。

除了高层变动,基础人才也更多流向智能汽车岗位。一位现就职某科技企业无人驾驶项目的工程师说道,自己毕业之后,先去到的是传统车企,但工作内容无成就感、薪资较低,到现在的企业,有薪资也能看到未来。“如果再换工作的话我还会选择新势力、互联网公司,原因无他,钱多就够了。”

“机械人”被“灭灯”

“我 985 本硕车辆工程毕业去了传统车企,薪资远远低于普通一本去互联网车企的高中同学,我心态是有些不平衡的。”

不少机械类学生吐槽工作难找,薪资低。这些感受没错,因为车企真的在缩招,甚至不招。

2019 年 9 月,一汽大众宣布暂时不再在 2020 年校招中招收车辆工程、机械工程等汽车类专业毕业生。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与智联招聘发布的《2020 年大学生就业力报告》显示,汽车/摩托车行业位列高校毕业生就业景气较差行业第 9 名。

曾经的汽车行业也辉煌过。一位汽车猎头说,汽车人才市场最辉煌的时候是 2010 年前后,那时毕业的应届生去上汽,每年至少能发 20 个月以上薪水。

现在汽车专业学生不再是车企最急需的人才,收入低没空间的车企也不再是学生们的首选。

国内机械硕士在读,本科车辆工程的杨罗恩对极客公园说,“我本科同学 40 个,一半考研,多数跨考,剩下一些去考公务员事业编,只有几个人去车企,也不一定是机械类岗位,对口就业率百分之几吧。”

他认为,一是由于过去多年,车辆工程和机械大类的有一定的规模存量人才,新的需求量不大。二是汽车行业新能源和智能化大势所趋,需要互联网和软件方面的人才,更需要复合型的跨界人才。“我自己也有很强烈的转型智能驾驶方向的意愿,机械和软件背景都有的人才不是更吃香吗。”

但这需要自学。他提到,高校的课程基本上不涉及新能源和智能驾驶方向,都需要学生自学和实习才能获得这些知识和技能。“学界和业界之间本就有延迟,自己要敏锐地去弥补。”

其实2019年上汽的校招只取消了车辆工程及相关专业,同时悄悄地挂出了大数据开发工程师校招职位,但似乎和学生们“对不上眼”。

造车需要多少机械和多少算法?

在对传统机械毕业生的抛弃和对算法人才的追逐背后,是汽车行业的大变革。传统的汽车行业面临着被四面蚕食的窘迫处境,新的汽车产业业态在快速升级迭代。

5 年前第一波新能源造车热潮出现时,新造车关键集中于能造出一辆新能源的汽车,组建基础“机械”团队进行造车本身还十分关键。

那时的“跳槽主流”多为传统车企高管。比如 2015 年 9 月,乐视带头挖走了当时原上汽集团副总裁、上海通用汽车总经理丁磊,后成为乐视超级汽车联合创始人。

2015 年到 2017 年,共有 200 多名职位在总经理及以上级别的汽车人才离开传统主机厂,加入造车新势力。当时的人才大战集中于造车新势力去传统主机厂挖人,但在完成传统机械造车团队组建,把车造出来后,被抢的人就不再是主机厂“老人”了。

现在,在抢人混战中,最抢手的毫无疑问是智能出行人才,“算法”在新造车战争中的地位远高于传统机械。

小鹏汽车早在 2017 年就重视智能驾驶人才的挖掘。2017 年,何小鹏亲自带队前往美国“出海捕鱼”,挖到了前特斯拉技术专家谷俊丽。她出任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全面负责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团队的创建,领导人工智能创新和自动驾驶软件的研发。

理想布局自动驾驶的动作正在进行。今年 2 月,理想汽车宣布将在上海设立研发中心,包括自动驾驶技术和下一代智能座舱科技研发。目前,上海研发中心的招聘工作已经启动,研发中心规模将超过 2,000 人。

蔚来也有动作。去年 10 月,有消息称,蔚来汽车目前正在规划自主研发自动驾驶计算芯片,不过该计划尚处于早期,主要由蔚来汽车董事长兼 CEO 李斌推动。蔚来发布的招聘需求中主要抢夺的人才,也均集中在了自动驾驶板块。

最近,某新势力车企 HR 对媒体透露,“位于上海的几家新能源车企,新一轮的抢人大战进入到白热化阶段。人才需求集中在电子架构工程师、自动驾驶工程师、智能座舱工程师等方面。”

机械被弱化、算法被追捧的逻辑和事实都已经呈现。于是汽车人才市场出现了奇怪的矛盾。一方面,人才市场的残酷选择让人才和高校阵痛,正倒逼着复合型人才的发展。另一方面,企业们也很被动,“无限高薪”增加成本,明争暗斗显得紧迫又狼狈,相关人才的价值是否虚高也未可知。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新能源车在车联网、无人驾驶等方向的持续深入和推进,“软件吞噬汽车”的趋势仍将持续。

查看网友评论   返回完整版观看
加载中...
加载中...

返回上一页  首页 | cnbeta报时: 18:31:56

文字版  标准版  电脑端

© 2003-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