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首页 | cnbeta报时: 21:07:17
寺库上市五年两次被申请破产,李日学的百年企业愿景沦为空谈
发布日期:2022-08-11 10:14:35  稿源:蓝鲸财经

要活109年的寺库,在经历了短暂的几年高光时刻后,于豆蔻年华开始极速坠落。天眼查App显示,8月10日,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新增一则破产审查案件。这已是寺库年内第二次被申请破产清算,截至发稿,寺库官方暂未对此进行回应。

除了接连陷入破产疑云,寺库似乎也正在被合作伙伴抛弃。日前,意大利奢侈品牌普拉达(Prada)申请冻结寺库子公司名下1100万余元及相应价值财产,冻结期限为一年。至于具体原因,双方均未公开发声。

外界有观点认为,昔日合作伙伴如今对簿公堂,映射出寺库不断恶化的资金状况。而实际上,这只是寺库危局的一个缩影。

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寺库频陷裁员欠薪、拖欠供应商货款、用户集中投诉等风波,基本面已是千疮百孔。同时,寺库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也异常惨淡,连续9个月跌破1美元的警戒线,游走于退市边缘;该公司在2020年由盈转亏后,2021年巨亏5.66亿元,营收也已连续两年同比下滑。

寺库创始人李日学曾公开表示,要将寺库打造成一家109年的企业。如今,在负面缠身之下,寺库还能苟活几年?

年内两次被申请破产清算,与昔日合作伙伴对簿公堂

天眼查App显示,8月10日,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新增一则破产审查案件,申请人为赵冬萍,经办法院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这已是寺库年内第二次被申请破产清算。对此,蓝鲸财经记者询问寺库方面相关人士,但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回复。

此前,该公司曾在今年1月被申请破产审查,申请人为柴晨旭,经办法院为同样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当时,这被外界视为寺库将要破产的信号,不过遭到了寺库方面的否认。次日,申请人撤回了这项申请。接连陷入破产疑云,不得不让人重新审视这家公司。

记者注意到,在破产疑云之外,寺库似乎正在被合作伙伴抛弃。数日前,普拉达时装商业(上海)有限公司(下称“Prada”)与寺库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即寺库的运营主体,下称“上海寺库”)相关仲裁程序中的财产保全文书公开。

该文书显示,Prada申请冻结上海寺库名下1100万余元及相应价值的财产。法院经审查认为,申请人之申请符合法律规定,裁定实施查封冻结,期限为一年。

据悉,Prada集团与寺库的合作始于2019年6月。当时,恰逢寺库完成从奢侈品电商向精品生活方式平台转型,Prada集团旗下Prada和MiuMiu两个核心品牌同时入驻寺库平台,这次合作一度被解读为双方联合共赢的举措。

但就是这么一个曾被外界看好的商业合作,三年后就走到了分崩离析的状态。对此,一位互联网观察人士对记者表示,昔日合作伙伴如今对簿公堂,映射出寺库不断恶化的资金状况,对本就负面缠身的寺库而言,这将加速其从神坛坠落。

不发货等消费投屡见不鲜,时隔一年仍未改善

事实上,不论是陷入破产疑云还是生意伙伴反目,这都是寺库商誉暴雷的一个个缩影。在消费端一侧,寺库多年建立的信誉也快要消耗殆尽。

日前,一位寺库用户安安(化名)对记者表示,今年3月至7月,其在寺库平台接连下了三个订单,但其中两个订单迟迟未发货,剩下一单在找到相关负责人投诉后才发货。

“其中一单是3月份购买的,下单后三个多月没发货,我找了客服,但线上客服根本不理,后来我申请退款了。”据安安反馈,“另一单是7月购买的,商品页面写着一个月内发货,但一个月以后还是没影儿。”

此外,3月份其还在寺库购买了另一个价值较高的商品,见它迟迟不发货,安安就通过多种渠道找到相关负责人进行了投诉,之后才回复说由于上海疫情不能发货。但在上海解封后平台依旧不发货,安安再次催促后,寺库这才终于安排发货。

据百度贴吧、新浪微博、黑猫投诉、电诉宝等公开平台,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就有不少用户投诉寺库不发货、不退款、不退货等问题;进入2022年后,这一现象反而愈演愈烈。今年初,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与寺库相关的投诉量累计约8800条;而短短8个月时间后,这一数据就激增到了17270,几乎翻倍。

近两年,多数消费者会选择通过公开平台投诉寺库,也有部分权益受损的用户向法院提起诉讼,并获得法院一审判决支持。

对于这类纠纷,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对记者表示,如果平台和用户对于发货或退款时间有明确约定或事前承诺,而平台没有按照约定发货或退款就构成违约;反之,则平台应当按照一般交易习惯确定发货及退款时间,明显超出合理时间范围的也涉嫌违约。

此外,记者发现,天眼查APP风险信息显示,近两年寺库关联了上百条法律诉讼,案由包括买卖合同纠纷、租赁合同纠纷、网络购物合同纠纷等,涉及的企业包括鑫品汇寄卖行(北京)有限公司、青岛卓越融亿置业有限公司等。

截至发稿,寺库涉及的法律诉讼案件总金额达1306.76万元,其中,寺库作为被告/被上诉人的案件金额近830万元,占比63.5%。

业绩与股价双双承压,游走于退市边缘

以上种种现象无不表明,寺库的基本面早已千疮百孔。而从核心的业绩指标来看,寺库的表现也让人担忧。

5月13日,寺库发布了姗姗来迟的2021年年度业绩报告。财报显示,该公司2021年营收为31.32亿元,同比下滑约48%;净亏损达到5.66亿元,同比扩大6倍。如此“惨不忍睹”的业绩表现,或许是其一再推迟公布财报的原因。

结合寺库此前披露的2020年年报,该公司2020年营收、利润也是双双同比下滑。其中,营收约60.2亿元,同比下降12%;净亏损超7千万元,同比由盈转亏,上年同期为盈利1.54亿元。换言之,寺库早在2020年就陷入核心指标全线下滑的困境。

财报欠佳的表现传导至二级市场,也让寺库的股价长期承压。自2021年11月4日跌破1美元/股后,寺库股价一直低位徘徊,目前仍不足0.3美元/股,市值仅剩不到2千万美元。

这与寺库五年前上市时的风光几乎是云泥之别。2017年9月22日,头顶“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光环的寺库赴美上市,以每股13美元发行85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尽管其在IPO首日跌破发行价,但股价也是处在10美元以上的高位。

至此,寺库的股价已连续9个月低于1美元/股的警戒线。通常来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企业若连续3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美元,将收到合规部门的警示函,以警示其面临被动退市的风险。显然,业绩与股价双双承压的寺库,已游走于退市边缘。

李日学撤回私有化计划,百年企业愿景或泡汤

为了不被动退市,李日学在2021年初发出了私有化要约,提议以每股美国存托股(ADS)3.27美元的价格收购公司所有流通A类普通股,该价格较私有化提议的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约溢价35.68%。

彼时,寺库董事会已成立一个由独立董事组成的特别委员会,以评估和审议私有化提议交易。如果这笔交易完成,寺库将成为一家私人持股公司,其每股美国存托股(ADS)将从纳斯达克全球市场退市。

但到了今年5月,寺库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下属的特别委员会已收到来自李日学、签署日期为2022年5月20日的通知函,称其将撤回之前发出的不具约束力的私有化要约。

李日学在信中指出,在充分考虑了近期的市场情况后,决定不继续推行这项建议。与此同时,寺库董事会已批准解散专为该私有化建议而设立的特别委员会。

私有化计划落空后,寺库的被动退市风险恢复如初,该公司又提交了一份将其ADS上市从纳斯达克全球市场转移到纳斯达克资本市场的申请。

今年6月17日,寺库宣布,纳斯达克批准该公司将其美国存托凭证(ADS)从纳斯达克全球市场转移至纳斯达克资本市场的申请。该申请预计将于2022年6月17日美股开盘时生效,其强调本次转换不会对公司ADS交易产生任何影响。

据悉,纳斯达克资本市场是纳斯达克专为成长期的公司提供的市场,其财务指标要求不像全球市场上市标准那么严格,但他们共同管理的标准是一样的;当公司发展稳定后,他们通常会提升至纳斯达克全球市场。以此看,转入纳斯达克资本市场或许是寺库缓冲退市风险的举动。

李日学曾在公开场合畅谈愿景,称要将寺库打造成一家109年的企业。而如今看来,李日学的百年企业愿景或将沦为空谈。

查看网友评论   返回完整版观看
加载中...
加载中...

返回上一页  首页 | cnbeta报时: 21:07:17

文字版  标准版  电脑端

© 2003-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