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首页 | cnbeta报时: 11:11:24
5G有真假吗?从iPhone 11想到的几个话题
发布日期:2019-09-18 11:33:05  稿源:新浪科技

2019款iPhone开始上周五已经开始接受预定。由于苹果已经不再公布初期销量,今年的iPhone是否得到市场认可,销量究竟增长还是下滑,或许只有等到苹果明年年初公布第四季度业绩,或者第三方数据公布才能真正获知。

访问:

苹果在线商店(中国)

新浪科技 郑峻 发自美国硅谷

今年iPhone最大的一个争议就是不支持5G网络。虽然库克公开解释是5G网络还不够成熟普及,苹果没必要冒进;也许吧,但就算库克想用也没基带芯片。苹果今年4月才和高通达成专利授权和部件供应协议,导致2019款iPhone来不及用高通基带芯片,只能继续用英特尔的基带芯片,而英特尔又拿不出成熟量产的5G基带。所以,苹果只能尴尬等到明年再上5G。

很多人认为,5G网络现在不够普及,苹果明年再上也完全来得及。很多果粉甚至认为,5G网络并不会带来实质性提升,支不支持无所谓。或许其中一些是每年都会升级iPhone的死忠果粉,或者从未体验过5G网络(毕竟现在只有少数终端在一线城市才能体验到5G)。

关于现在是否应该购买5G手机,5G网络何时才能普及,5G网络有什么意义,怎么看待NSA和SA网络标准,的确存在着诸多不同意见和争论。结合美国和国内5G网络和终端的实际进展,简单谈谈自己对几个问题的看法。纯属一个科技媒体人从消费领域出发的浅显观点,权当抛砖引玉讨论,欢迎不同意见,更接受通信行业的专业人士指正。

1、现在该不该买5G手机?

美国四大运营商正在积极铺设5G网络,大体来说,年底前每家运营商至少会在8-10个一线城市部署5G基站服务。相比之下,中国国有运营商在国家政策指导下,大举投资铺设5G网络,部署速度明显领先美国,在5G时代占据着先发优势。

市场研究公司Bernstein预计,今年年底前中国将部署15万个5G基站,韩国以7.5万个排名第二(韩国在网络基础建设方面一直是数一数二的),而排名第三的美国只有1万个基站。而2020年底前,中国的5G用户将达到1亿人。

中国移动计划今年年内在全国建设超过5万个5G基站,在超过50个城市提供5G商用,明年则在所有地级以上城市提供5G商用。实际上,国内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等一线大城市的诸多地区都已经率先提供了5G服务。而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也在一线重点城市开通了5G网络商用/试点。

中国5G服务的资费也不能算贵。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上个月表示,联通5G的套餐最低190元。而中国电信本月会在北京推5G新号段,网络套餐起步价格只有199元。这已经够有普及诚意了。

所以,如果你渴望第一批用上5G网络服务的用户,那么购买5G手机就是早买早享受。这并不是说有了5G手机,就一定可以随时随地用上5G网络;而是有了5G手机,就可以在越来越多的地方先用上5G网络,体验完全不同于4G的网络服务。而且,中国5G网络覆盖范围正在越来越大,兴建步伐越来越快,未来的体验只会越来越完善。

2、各家都有5G旗舰

实际上,主流厂商里面只有苹果没有5G旗舰,有的厂商甚至已经发布了两部。在苹果的主场美国,三星LG、摩托、一加都已经或即将发布5G旗舰;而在中国和国际市场,华为vivoOPPO小米、中兴也先后推出了5G排头兵。苹果只能怪自己此前错信了英特尔基带业务,贸然和高通陷入专利苦战,错过了第一批时机。

中国市场今年发售的5G旗舰价格都比同等档次的iPhone便宜,选择也很多。诸多厂商实力产品价格从3798元到7999元,从中端的Vivo到高端的三星,可以说是丰俭由人。尤其值得一提的是,Vivo此前发布的iQOO Pro 5G起售价只有3798元,直接把高通最新骁龙855plus芯片的5G终端价格拉低到了4000以下,这可能是国内最具性价比的5G旗舰机。

在这样的市场竞争环境下,售价最低5500元起步(再次吐槽64GB起步的鸡贼做法,其他厂商都是128GB起步,128GB的iPhone 11要5999元),高配甚至超过万元的iPhone 11系列却不支持5G网络,的确是令人尴尬。

花这么多钱买一部高端手机,现在和未来都无法享受到已经商用的、最新通信技术服务,我是觉得不值。而且,除了每年换机的死忠果粉,相信普通用户买iPhone也至少会用上三年。简单的说,5G可能并不是2019年智能手机必不可少的功能,但绝对是旗舰机的一个标志。

3、NSA还是SA?

关于非独立组网(Non-Standard Alone)和独立组网(Standard Alone)这两种标准的争论也是近期国内一些读者的争论焦点。顾名思义,一个是基于4G基站升级改造的5G组网方式NSA,一个是完全独立组建端到端的5G组网方式SA。两套标准也各有长短。

个人觉得NSA和SA之间并不是真假的区别,而是在处在不同阶段、面向不同终端、带来不同提升的演进式关系,可以称为初期5G和完全5G。

具体来说,NSA可以令运营商节省成本,利用原有的4G核心网络,无需额外投入大量资金,迅速铺设打造5G网络,令消费者可以尽快享受到5G网络超高速率(大带宽)的移动互联网特性。可以说,NSA是面向消费终端的5G,带来的是超高清视频、云端协同、AR/VR等方面的体验提升。

SA则需要运营商投入更多资金,重新打造一个全新网络,无法现有的4G网络基站。但是SA网络标准可以全面体现超高速率eMBB、超大连接mMTC、超低时延uRLLC的5G网络三大特性,真正实现万物互联的潜能。可以说,SA面向的不仅是普通消费终端,更是面向物联网、智能城市、无人机、无人车、远程医疗、在线教育等诸多商用领域,带来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真正的生产力提升。

目前全世界绝大多数运营商都是采用的“先NSA,再SA”的5G网络铺设策略。原因也很好理解,运营商利用此前投入巨资打造的4G基站,打造NSA标准的5G服务,不仅可以节省成本,还可以尽快商用占据市场。

但是,中国在3G和4G时代步伐落后于全球,迫切希望在5G时代可以占据先机。这种国家科技大战略促使运营商在发展符合商业利益的NSA的同时,也遵循国家需要去重点发展SA网络,推动中国比其他国家更早实现5G网络的三大特征,带动生产力的真正飞跃。

中国三大运营商选择在5G商用初期以NSA模式组网,同时逐步向SA过渡。立场最为明确的中国移动会同步推进NSA和SA发展。今年年底的所有5G基站同时支持NSA和SA。

4、明年不让用NSA了?

这是一个典型的断章取义。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在上海MWC时表示,“中国政府很明确,明年1月1日开始,5G终端必须具备SA模式,NSA的手机就不可以入网了。”一些自媒体人只抽出这一句话来发挥,演绎成了“明年NSA标准手机就无法使用”这样的谣言。

实际上,如果结合杨杰当天的完整讲话就会发现,他的意思非常明确:由于政府的立场,明年销售的5G手机必须同时支持NSA和SA,而不可以只支持NSA模式。那句话的准确意思是,只支持NSA的手机不可以在中国入网。

这是因为目前全球绝大多数运营商都是从NSA开始起步建设5G网络,因此起步伊始大多数5G手机都是支持NSA为主,支持SA的反而是屈指可数。高通的5G基带芯片一开始也是只支持NSA,随后才推出了同时支持两种组网方式的X55芯片。

中国为了大力发展SA,推动运营商和终端厂商配合这一战略,所以才会要求5G终端必须同时支持两种网络标准。但一个5G手机必须同时支持NSA和SA两种标准,和“NSA标准手机无法使用”是完全两个意思。

那么运营商的态度是如何呢?“5G基站投资是4G的两倍,功耗是2.5倍-3倍。希望未来运营商的投入可以更低,以更少的投入获得更大的回报。”这是中移动董事长杨杰在同一天活动上的讲话。他还表示中国移动将充分利用4G站址资源建设5G,实现快速网络部署。

5、买手机暂时没必要纠结

个人觉得,作为普通消费者,在2019年购买智能手机的时候,其实没必要纠结NSA还是SA组网方式。因为真正在智能手机上体验到的5G网络特性,其实就是大带宽特性,通俗点说就是高下载速度,而这是NSA就可以直接提供的。而SA带来的5G全面潜力,更多的是在超大连接和超低时延方面的突破,涉及到更多的并不是智能手机终端用户。

此外,虽然中国运营商正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建设5G网络,网络覆盖范围和扩大速度也占据全球领先,但即便是基于4G网络改造的NSA标准5G网络,要达到目前4G网络的覆盖范围,保守估计还有好几年的时间。独立组网的SA标准5G网络需要较长的建网周期,要达到4G网络覆盖范围,可能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这当然是因为5G网络的铺设需要大量的资金和时间。不妨回顾一下3G和4G网络在中国的商用和普及速度。中国是2009年1月向三大运营商发放3G牌照(2009年下半年开始商用),2013年12月发放4G牌照(2014年下半年开始商用),2019年6月发放5G牌照(2019年下半年开始商用)。3G到4G、4G到5G的升级都大约是5年时间。

在未来几年的过渡期内,中国的移动通信网络都会处在5G和4G混用的阶段。目前全球绝大多数国家的5G都是先发展NSA,都会处在5G+4G并存的阶段。这也是通信网络发展的常规之路。

我是觉得,如果自己所在城市已经有5G网络或者即将商用的话,买个并不算贵的5G手机,并不需要考虑什么NSA还是SA。一个智能手机用多久,三年到头了吧?早买早享受最新技术体验。

活动入口:

天翼云 - 0元体验数十款云产品

阿里云双11 亿元补贴提前领 技术变现推广大使招募中

查看网友评论   返回完整版观看
加载中...
加载中...

返回上一页  首页 | cnbeta报时: 11:11:24

文字版  标准版  电脑端

© 2003-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