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首页 | cnbeta报时: 07:46:58
昨天,可能是任正非与特朗普距离最近的一次
发布日期:2020-01-22 08:47:55  稿源:网易科技

“如果特朗普过来,您会敞开大门欢迎他吗?”“当然,我们可以去讨论这个世界应该怎样开放、合作、共赢,也许他会改变他的思维方式。”2019年是任正非高度曝光的一年,这一年中,在被外媒多次问及对特朗普的感官时,任正非这样回答。

文 | 静静

出品 | 网易科技《态℃》栏目组

2020年达沃斯论坛,可能是他跟特朗普离得最近的一次。这也是时隔5年任正非重返达沃斯,物是人却非。

5年前的2015年,任正非被公关“骗去”达沃斯,讲述了自己创办华为的故事。彼时的华为刚经历低增长的苦楚,业绩增幅19%,一枝独秀成为当年唯一实现增长的通信设备厂商。那一年的业绩是孟晚舟以华为CFO的身份首次与媒体沟通,也是华为财报沟通会上的唯一一次亮相。

5年后任正非重返达沃斯。

此时的华为仍然有着高增长,但却面临着巨大压力:对外面临着美国禁令,5G海外频频受阻;对内则面临着17万人的调整和组织架构的变革。而此时的孟晚舟,在加拿大面临着被引渡的可能。

2020年的达沃斯,特朗普上午做了特别致辞,任正非下午参与了沙龙对话,这可能是两位离得最近的一次了,尚不清楚二人之间是否有过接触。

对话毫无疑问会涉及到美国对华为的禁令。任正非非常肯定地告诉主持人,美国对华为的打击没有起到多大作用,2020年美国升级为用技术打击华为的计划,也不会对华为有太大影响。

“我们花了几千亿来打造备份,我们总结经验,锻炼队伍,胸有成竹地应对打击。”任正非的这句话如果面对面告知特朗普,他会是怎样的一种反应?

其实,任正非在回答媒体关于特朗普的问题时,就曾称特朗普是一个“伟大的总统”,也认为特朗普成就了华为,让世界上更多的人知道了华为。

所以,外界都很期待:如果任正非遇到了特朗普,他们会说些什么?会有怎样的火花产生?

网易科技《态℃》栏目组总结了2019年任正非在公开场合谈到特朗普时的一些观点和内容,以供大家畅想:

1、伟大的总统

任正非在2019年2月份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任正非评价特朗普是个“伟大的总统”。

任正非表示:“他把美国的税收在这么短时间降下来,在世界上特别是民主国家是很艰难的,民主国家最大的特点是大家要争,争论很长时间才能达成一个认识,美国税收从这么高跌下来这么低,在一个很短时间达成共识,形成美国的法律,这对美国一百年左右的经济振兴是有好处的。因为税收低了,企业负担轻了,企业就可以快速发展,而且人类社会会进入一个快速的发展时期。所以,特朗普这点做法非常伟大的。”

在2019年3月13日,任正非接受CNN采访时也提到,特朗普是一位伟大的领导者。“特朗普是一位伟大的总统。他敢于大幅削减税收,这将有利于企业。但他必须善待公司和国家,以便他们愿意在美国投资,这样美国政府才能够收取足够的税收,任正非强调。

紧接着2019年4月13日,任正非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我认为特朗普是伟大的总统。因为在一个民主国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税收大幅度降下来,历史上没有过。

2019年5月24日,彭博电视采访任正非问道,是否依然认为特朗普是个伟大的总统时,任正非仍表示,特朗普是个伟大的总统。

不过,任正非借此揶揄了一下特朗普宣传了华为的伟大:“他去全世界说’华为是一个伟大的公司,千万不要卖零部件给它’。这不就是宣传华为了不起,我们合同增加,订单供不上货了。我觉得他是一个伟大总统,宣传了华为的伟大。”

另外,在2019年6月24日,任正非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也提到“伟大”一词。

“第一,他太伟大了,我是一个小人物,怎么能见到他呢?第二,我也没有时间见他,忙着补洞。”

2019年7月18日,任正非接受意大利媒体采访时,关于特朗普已经把华为或者把任正非形容成了“邪恶的王子”形象,任正非则再次提到认为“特朗普总统是一个伟大的领袖,我们两个都不是魔头。”

2、特朗普需要更开放

不过,任正非也表示了自己对特朗普的一些看法。比如2019年2月19日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任正非提到,自己对特朗普是有看法的。

“他一天吓唬这个国家,一天吓唬那个公司,一天乱抓人,这样很多人不敢到美国投资,不敢到美国投资的话,美国减下来的税从哪儿来?美国减税的目的是为了让大家去投资,新公司产生的税收冲抵降下来的税,美国就会持续兴旺发达。这一点美国也要调整它的政策才行,要对很多公司友好,不友好没人敢去投资,因为投资可能就有风险,会有影响。处理好这个问题,对美国在全世界的形象也是很重要的。”

在一个月后,任正非接受CNN采访时也提到,特朗普应该以更开放的心态接受各种公司的投资,要宽容地对待这个世界,也许投资蜂拥而去,美国真能造就一百年的繁荣。

在美国禁令之后,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宣布启用备胎计划。早在20多年前华为就有了“蓝军部门”,主要任务就是唱出对立面,虚拟化各种对抗性声音,甚至提出一些危言耸听的警告。蓝军成立的原因就是因为任正非相信“惶者生存”的理念。他认为华为的竞争对手仍在“时刻的盯着”。如果不主动打破自己的优势,其他人迟早会打破。

在美国禁令之后,华为运营商BG的一位高管表示早在10多年前,华为就在IBM指导下提出了业务连续性管理,虽然性能上短期不能媲美原有方案,但维持业务连续性没有问题。

2004年华为成立了海思,海思十年磨一剑,不仅打造出了自主研发的麒麟芯片,与三星苹果PK的华为手机正是用了此芯片。除此之外,海思还有服务器芯片(鲲鹏系列)、基站芯片、基带芯片、AI芯片、物联网芯片等。

与此同时,华为还对外宣布了鸿蒙操作系统,在海外谷歌服务停止之后,华为启用了自家的HMS服务。

3、特朗普是华为的倒逼师

在美国制裁华为一个月之后,任正非除了评价特朗普是个伟大的总统之外,还提到了特朗普对华为的“积极作用”。

任正非在接受加拿大《环球邮报》时提到,特朗普在没有打击华为之前,公司内部比较松散,特朗普打击之后,内部开始“求生存、求发展”,更加团结一心,意志更加坚强,干劲和热情更加高涨。

2019年6月18日,任正非在接受法国《观点》周刊采访时提到,美国不购买产品或者一部分国家不购买产品,对华为没什么影响。过去三十年中,就很多客户不买华为产品。

“现在特朗普先生给我们大肆宣传以后,反而买我们产品的客户增多了,因为他的宣传具有伟大的影响力,有一定的分量,我们自己说自己好的时候,有些客户并不相信,特朗普说我们好的时候,这些客户反而相信我们了。”

2019年9月19日,任正非接受《财富》采访时直接将特朗普定位为“华为改革的倒逼师”。

“一是,因为华为技术先进,合同很容易拿到,前方的国家代表处不需要费太大劲就容易解决问题,拿到合同以后很清闲,可能就会腐败,公司就摇摇欲坠了;二是,我们的机关越来越庞大,办公环境越来越好,敲敲键盘输出几个流程就拿到钱了,谁还会愿意去艰苦地区和国家工作呢?杜塞尔多夫收入没有增加多少,但多了几倍地区部机关的人。在特朗普打击我们的时候,我们真正感觉到了生存的威胁,不努力就要走人,高级干部也是一样,不努力就要撤掉。你看,这一年来我们焕发了青春,人人都非常努力。”

任正非认为特朗普在客观上帮助了华为,帮助华为推动了内部的整改。

2019年10月份,心声社区公布了任正非签发的总裁办电子邮件,提到了华为公司组织变革思路。他表示华为正在进行三个方面的组织变革:合同在代表处审结、人才差异化管理、干部管理,特别是流程和边界性问题。

其提到组织变革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避免官僚主义产生,增强作战能力。改革需要三至五年才能完成,代表处组织结构改革可能需要两、三年,地区部组织改革再往后也要两、三年。

4、热烈欢迎特朗普参观华为

2019年4月13日,CNBC采访时问任正非是否有尝试主动联系特朗普总统进行交流,任正非直接回答:“我不知道电话号码。”很巧妙的避开了这个回答。

媒体随后又假设了如果特朗普与任正非共处一室,任正非将传递怎样的信息给特朗普。任正非提到了“合作共赢”、

“两个国家、两个公司一定要合作起来共同获得胜利。美国有这么强大的经济实力,有这么多优质的商品,中国有十三亿人口的市场,美国需要中国的市场,中国需要美国的科技,合作起来这两个“火车”就开起来了,可以把全世界经济带出困境。我认为,中美之间就是合作共赢,没有其他话可说。”

任正非表示非常欢迎特朗普来深圳看看华为的技术。“我很欢迎”。

在随后接受法国《观点》周刊采访时,任正非也表示,会敞开大门欢迎特朗普。“我们可以去讨论这个世界应该怎样开放、合作、共赢,也许他会改变他的思维方式。”

2019年6月24日《金融时报》采访任正非是否愿意接听特朗普电话时,任正非表示:“他可能太忙了,有时间打电话聊家常吗?我觉得不大现实。我也没有时间见他,忙着’补洞’。”

在2019年7月30日任正非接受雅虎财经的采访时,再次提到了如果特朗普电话,是否会接。任正非提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观点,他表示家人曾说过“你们两个性格很相像,思维方式都有一些霸道。”

不过,同样的,他表示,华为与美国政府一直有沟通管道,比如纽约东区法院、德州法院。美国政府有什么声音,可以通过律师传达给华为,犯得着这么伟大的领袖打电话吗?而且电话不一定说得清楚,通过律师给华为传达就行。

在北欧媒体采访任正非假设特朗普想要亲眼看一看华为,见一下任正非时,任正非表示,可以给他看。“我会拥抱他的。就像你们记者一样,参观我们展厅时,允许你们摄像、拍照。美联社参观时,连电路板都允许他们拍摄回去,没有关系。如果想看我办公室,更欢迎他去看一看,但是没有他的办公室漂亮。”

任正非欢迎特朗普来看看华为的“川普走廊”,如果在任期间不方便,可以退休以后过来。“我们会很热烈地欢迎他。”

据了解,在松山湖溪流背坡村华为的欧洲小镇,有一个由150多个俄罗斯著名画家画的走廊。任正非表示,由于他们国家受到美国制裁,生活困难没有着落,由于经济困难而来为华为画画。

任正非解释道,他们说“没有川普制裁,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画家为你们画画的”。他们休息喝咖啡的时候,戏称这条走廊叫“川普走廊”。

5、特朗普介入孟晚舟事件

对于外界传闻的特朗普介入孟晚舟事件的传闻,任正非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不评价,逐渐表达出自己的一些想法。任正非在年初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对于特朗普介入孟晚舟事件表示,不知道这个事情。

“因为我不认识他,也跟他没有接触过,所以我也不去评价这个事情。如果他跟我做朋友的话,我才会真正去了解他,我能了解他的就是从他的twitter上、从他发表的讲话上。我觉得他最近的《国情咨文》讲得很不错,我全部读完了,觉得讲得很不错。”

在随后的CNBC采访时,任正非表示:孟晚舟没有任何欺诈行为,这点我们已经在法庭上陈诉了,将来双方都可以拿出证据来,我们是有证据的。所以,孟晚舟所蒙受的冤枉可能是政治性的,特朗普本来就代表政治,怎么来解决问题?就是让我们国家给它好处,我们没有犯罪,凭什么让国家拿好处给美国?

对于特朗普介入孟晚舟案件,以此作为中美贸易谈判的一部分,是否欢迎这样的做法时,任正非在回复CNBC采访时还表示:“不知道。因为特朗普怎么想,没告诉过我。”

2019年8月20日,美联社采访任正非问道,特朗普曾经暗示过,如果中国政府愿意在贸易协议上跟美国达成某种程度上的共识,就不会对华为下狠手,把华为从实体清单上拿掉,或者进一步改变孟晚舟的状况。您对特朗普总统的表态是怎样的反应?他似乎把华为作为中美贸易谈判的棋子或筹码,对这个表态您什么反应?

任正非表示,如果通过这个“棋子”能解决问题,听起来是好的,但是要中国国家为我们做出让步,我是不会去推动的,这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问题。我们毕竟有钱,还能扛得起打击,中国很多老百姓是贫穷的,让贫穷的老百姓让一些利益给美国,来救一个有钱的华为,我良心上过不去。所以,我认为,我能坚持多挨打几年,包括我女儿多受一些罪,也不能把中国的利益让给美国。其实,美国也应该看到,中国还有不少贫穷人口,他们的生活还在低水准上。

因此,在这点上,我完全没有考虑,我也不会去求中国政府给美国好处,放华为一马。不放一马,我们就是发展慢一点,孟晚舟多待一点时间,多受一点苦难,但是对中国人民、对国家有好处,我心里就舒服一点。如果国家拿很多利益去换取华为生存,我总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国家。

如果美国说“任正非出一点钱,改善一下”,我可以考虑;美国说“5G技术对美国安全有威胁”,我们可以对美国公司完全转让5G技术和生产工艺体系,让美国在5G基础上开发6G,缩短美国的技术发展进程。这些我都愿意做,因为这是牺牲我们自己,不用牺牲中国其他人的利益。否则,将来我走在街上,别人会骂我的。

美国《财富》杂志表示特朗普可能会介入孟晚舟一事,华为是否仍然欢迎这样的姿态。任正非则表示,如果特朗普能介入孟晚舟问题的解决,说明孟晚舟的问题不是犯罪问题,是一个可以交易的问题。交易的条件是中国政府必须在贸易上给美国作出大让步,然后把孟晚舟作为有条件的交换。

“如果我们要对美国让出更大贸易条件,那就是拿穷人的钱去换取孟晚舟的自由,我们不会考虑这样做的。可能你们没有到过中国的西部,西部有些人还是很贫困的,我可以找一些现在贫困孩子的图片给你们看。如果拿贫困人口的钱去交换我们的自由,我们从良心上过不去。”

访问:

阿里云2020年上云采购季开场 活动开出“降本增效1亿补贴”

查看网友评论   返回完整版观看
加载中...
加载中...

返回上一页  首页 | cnbeta报时: 07:46:58

文字版  标准版  电脑端

© 2003-2020